坚定实修 师父时刻都在呵护着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六十岁上得法的。在这九年的修炼当中,以法为师,一直努力以修炼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努力去做,就这样在修炼的路上摔摔打打的过程中走过来了。

一次看《明慧周刊》时,突然想起师父讲法中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理性》),“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我明白证实法是大法弟子的重大责任,为什么没做好呢?自己肯定有一种什么执著没去在阻碍着。向内找发现以前想写稿是有一种显示心、求名心在里边,怕达不到目地就不写了。现在我要赶快把这个心去掉。写的过程也是个修炼提高的过程。

那是在二零零四年四月份,因家里房顶漏雨,我上房修理。在东房和北房之间架着一块自制的预制板,因质量不好加之时间久,板中间有下沉的现象,怕出问题,我还嘱咐过家里的人不要在上面行走,以免掉下来。

就在这次我上房修漏的时候,要从架板上通过,当一只脚踏上去的时候,心想:还能就在这一瞬间断了吗?就在这一念刚出,“哗”架板断了,连人带板颠倒摔下来了。当时觉的脑子“嗡”一下子,睁眼一看,躺在地上了。我马上想起自己是修炼人,快求师父保护,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我也不吱声,心里求师父保护。

这时家里的人听见了动静赶快出来了,一看此情景:哎哟!怎么这样了,你也不喊一声。我说没事,不要怕。他们要扶我站起,我说,叫我歇歇。后来老伴也来了,儿子也被人叫来了,当时发现我头上有血往下流,也不疼。他们扶我起时,发现左臂不能用劲,一用就痛,不动也不痛。站起后,我说你们不要扶我,我自己能走,回到房间里当医生的儿子给我缝好了头上的伤口。

他们要去找小车,送我到医院拍片子,检查看是否骨折了,又拿来消炎的药叫我用,我笑着对他们和气的说:“你们不用担心,我身上好好的,没有什么问题。”我的手动了一下,叫他们看,“要是骨折了还会动吗?你们都看到了,我炼法轮功前那么多病,动脉硬化、静脉血栓、骨质增生、长时间的感冒,现在一切都好了。这六年里,你们也亲眼看到我没吃一粒药,没打过一针,身体越来越好了。这都是师父给我做的。今天这么点小事过几天就好了。你把药拿回去叫别人用吧,我是不用的,我给你们讲个道理:我炼法轮功依靠的是我的师父,身体挺好,吃了药那不就等于不相信师父了,师父不管了,那能行吗!”他们听的有道理,也就不再谈此事了。

这样经几天胳膊能动了,一个多月后,我就骑上自行车赶集,干其它事了。事后我悟到,一念之差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这可真是千真万确呀!

这事发生后,我经常和其他人讲:我要不是学法轮大法,这么大年纪,身子又笨,从房顶上掉下来,早摔个七死八活的了。现在你们看我身体多好,也没花一分钱。这都是法轮功的奇效。他们听了都点头赞成。

相隔三个月后,我骑车到外县几个偏僻的小村发真相资料,早饭后骑自行车出发了,到目地地后开始散发,发了两个小村子,也挺顺利,到最后还没发完时,因路不平车座倾斜了,我就停在大路旁一个树下修车子。猛不防,突如其来的有人把我按住,扭着我的胳膊,另一手掏出证件晃了一下,我一看:三个穿着公安服的人,当时慌了一下,旁边还停着一个公安小车。马上又一想:要冷静,不能慌,不要怕,有师父保护,事情已发生了,就按修炼人的标准做吧。脑子非常清醒。

他们检查我车篓里有十多份真相资料和一个光盘。上车后,一人说:你不要怕,你只要配合我们不会有事。我说你看看我,象个害怕的样子吗?告诉你们说:你们还年轻,也有老有少的,可不要做伤天害理的事,做坏事是有恶报的。一路上我不断的发正念,求师父保护。

到了公安局来到一个大办公室,那天里有八九个人,我看了一圈,心里平静下来,准备给他们讲真相,这时有人问我,你们炼功的人家给你多少钱?我说炼功做好人,身体又好,还要什么钱,学法轮功的也不掏钱,也不挣钱,这就是法轮功人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地方,自己学好了还要救别人,要钱还算做好事吗?

我就讲大法的真相,他们都静静的听着。上楼来到政保科,原来的三个人加上政保科一个干事共四个人,他们在等政保科科长,没事就都看起真相资料来了,还放光盘看。我心里想,这真是真相讲到公安局来了。于是说:你们看那上面,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不是都教人学好吗!给他们一直讲我学法后受益情况,抽空就发正念求师父救弟子马上回去。我还不断的背《论语》,加强正念。

他们有人还说要学功法,叫我给他们做着看,我说这不是教功的地方,有时间到你家中教你,只要你真心学,保证对你有好处。

下午三点左右,政保科科长来了。但在我眼中,什么也不是,他们也只不过是不懂事、受蒙蔽的可怜的小孩子吧,我也不怕。后来他就用一些惯用的做法,一时和气,一时凶,一件事反反复复的问,总想把我搞昏了,达到他的目地。可是我有师在,有法在,脑子时刻清醒着,知道他心里想的是啥,所回答的不会有什么他们要找的漏洞,让他们抓不住把柄。

当他说炼法轮功犯法时,我立即告他说:中央说的不符合事实,法轮功是好的。他也记在上面了,也没写其它的。后来又把我拉到原出事的辖区派出所,和派出所的人一同去那个村取证,一直到深夜一点,结果什么也没搞到。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通过这两件转危为安事情,我理解主要是平时多学法,是大法给了我力量,是大法给了我智慧。我的体会是:只要我坚定实修,师父时刻都在身边保护着。只要我正念正行,有事求师父,师父就会清理一切不好的东西,保证我不会出现任何问题。所以我们一定要坚修大法,金刚不动。

在这修炼的最后时刻,我们更要坚信实修,不折不扣,不加其它任何杂念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按师父讲的:越最后越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