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八日】慈悲伟大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内坜的法轮功学员,今天想和各位分享我打电话的心得及个人的修炼体会。

一、在区内成立电话小组

内坜区电话小组是在今年二月底成立的。在此之前本区虽然有过迅打小组,但由于内坜的同修并不多,每个人又都有各自承担的证实法项目,所以电话小组一直没有正式成立。我原先是负责分配本区迫害案例电话的,但我自己并没有实际打制止迫害电话,虽然曾动念要打电话,但每当拿起话筒,总觉的千斤沉、万斤重似的,提不起来讲真相,内心非常难受,觉的是个很难突破的关。然而大法弟子的使命怎容人心太重而蹉跎?在一次交流会上,辅导员要我向同修报告打电话的心得,我窘迫的说不出话来,战战兢兢的坦承自己的不足,虽然没有掩盖执著,但仍没有积极突破,直到相同的情况又发生了一次……,我终于悟到连续二次要我报告打电话的心得,一定是我签了这方面的约来的,我不能不实践自己的史前大愿,更不能欺骗师父,于是内坜区电话小组成立了。

二、在同修的帮助下提升,在坚持中走好修炼的路

在得知内坜成立电话小组后,桃园同修给予了莫大的协助,最初的一、二个月,他们每周都来带领同修打电话,从他们身上我们感受到强大的正念对救度众生所产生的力量!“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每一次讲真相中众生的触动及自己修炼的提升,都让我们坚持要走好这条用电话讲真相的路!终于,我们可以不用再麻烦桃园同修安排时间来指导我们了;终于,我们靠着交流和不断的摸索,恶警不再挂电话并且愿意好好的听真相了;终于,我们在遇到困难向内找,互相弥补缺漏和不足中,六一零和国保大队有人退党了……

在集体打电话的环境下,我们彼此学习、齐发正念。往往从电话小组回家后会接到同修的电话:“快!这通电话快讲成了,你再补上最后一张饼让他退党。”而我劝退不成的众生也会在同修的补足和努力下,让他与恶党彻底划清界线。有时年纪大的阿姨只会说“法轮大法好”,我们就设计比较简单的稿子给她说,竟然也能让公安触动到对她说:“谢谢!”电话小组就是一个整体,协同一致时,力量巨大。

当然也有师父要我们提高心性的时候,同修之间也避免不了磕磕碰碰的。但真如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所说的:“大法弟子是为了修炼才出现的矛盾,是为了证实法才出现的矛盾。尽管里边带有人心,带有显示心,带有个人的执著,带有人想要证实自己的那些因素,但是呢他们知道,一旦发现,他们就会去改。这和常人是截然不同的。……”我曾经觉的和某位同修一起打电话压力很大,总觉的她不认同我的带领方式和讲电话的方法。心里一直期待着对方能放下长期以来对我的观念,齐心的把电话小组带好。但是心里不舒服的感觉还是时常泛滥。后来想到师父的话:“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洛杉矶市讲法》)期待着对方能放下长期以来对我的观念,这不是旧势力的心态吗?只想要改变别人而不想改变自己!我为什么不能放下长期以来对她的观念呢?自己拧着劲不放开,不就明摆着不想精進,不想做个听话的弟子吗?当我决心去掉这颗人心的时候,我看到同修是那么的配合,那么的全心全意为推动电话组而用尽心思,令人不得不油然起敬!大法弟子真是了不起!

三、运用智慧讲真相、促三退

记得刚刚开始打迫害电话时因为紧张和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照稿子念:“我是在‘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网路上看到您的大名……”我念的铿锵有力,正气凛然!但是,话还没说完对方就挂上电话不再接了,后来我才明白:一味的想要震慑对方而不够善是不能达到救人的目地。所以我就修正了讲真相的方式,把握住语气的平和,态度礼貌,他们到最后多半会记QQ号上网看真相,甚至退党。

有时也会遇到恶警逼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的体悟是无论自己说“是”或以其他身份回答都会落入他们设的陷阱,所以我对他说:“我一定要是法轮功学员才能揭露迫害吗?我就不能基于我是个人,秉着做人的正义和良知来告诉你:这场迫害根本就不应该发生!”对方有时会哑口无言,静静的听我讲真相。

随着经验的累积,对于打电话我不再恐惧了,而且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我加入了迅速退党服务中心,每天约有三个小时是我的排班时段,我发现自从加入迅速退党服务中心以后,对于时间我更能善加利用了,以前下了班就是忙孩子和家事,往往有些不该浪费的时间会在不知不觉中消磨掉,但现在我会抓紧时间学法,讲真相。孩子也多半能够配合,甚至还会背电话稿,给我提供建议,每天下课就问:妈妈,今天有人退党吗?

四、让黑窝内每通电话都响起,彻底解体邪恶

师父新经文《彻底解体邪恶》出来以后,经由同修的提醒我悟到应该把经文背下来,当背到“目前只有少数邪恶的烂鬼被旧势力集中在劳教所、监狱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内,因此,使邪恶的迫害还在局部地方严重存在。”就让我警醒到:所有黑窝内的电话必须响起来!在另外空间,大法弟子用强大的正念解体邪恶;在人的空间,大法弟子“口中利剑齐放”,用电话直捣黑窝、窒息邪恶,这是刻不容缓的事。于是再度积极打迫害电话,抱着一颗:“我就是要做的心!”不再摸索什么说话技巧和方法了,当对方接起电话时,我直接说:“您好,诚心的向您请教某某学员等人现在是不是在您这儿?你们在十月二十二日非法绑架了五名大法弟子,‘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网路已经揭露的非常清楚了,请您立即释放好吗?”对方很紧张的说:“你打错了。”挂电话!我再拨过去,换人来接,破口大?!我持续平和的讲真相,就这样在谩骂和挂电话中,我拨了十多通吧!渐渐的骂声没了,轮流来听我说真相的人多了,时间也长了,最后骂的最凶的那个人叹口气道:“说吧!你一直打电话来的目地是什么?”我说:“只有两个目地:第一,请您立刻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第二,我要告诉您真相!请您相信我,我是真心希望您平安,希望未来的美好和幸福永远伴随着您和您的家人,所以您一定要知道被国内封锁的真相,您一定要懂的保护自己和家人,不要再为邪恶的共产党卖命了……”

他说:“唉!我们刚刚几个人还在讨论着:真是被你征服了!好啦!放了,就某某那几个人是吧?放了放了,叫家属来签字带回去吧!”我诚心的谢谢他,并请他一定要上QQ去看退党真相,他告诉我:一定上去看。

每当我看到“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法会修炼心得交流稿”时,都会深深触动和了解到自己的不足与差距。大陆同修真是以一抵百、抵千、甚至抵万啊!当我知道在炎热的夏天密闭的像蒸笼一样的房间内,一个大陆同修就可以做出三万份《九评》并且装箱、装车的发送给众生后,我就彻底明白:一个资料点被破坏、一个同修被非法绑架,对救度众生、讲真相的影响和损失有多大?我们怎能不加大力度直捣黑窝、彻底解体邪恶呢?某些大陆同修长期的流离失所、失去亲人、没有朋友,还要肩负着资料点的重责大任,甚至承受着:眼见同修一个个被绑架、入监的压力,却能靠着坚信师父坚信法的力量,闯过难耐的寂寞所带来的危险和魔难。身在台湾安逸环境中的我,要放下名、利、情就这么难吗?我还可以因为工作忙了、累了或自己和孩子的修炼状态不佳,就缩短了我打电话、救众生的时间吗?这么重的人心,怎么配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为了不辜负师尊,不辜负我们身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殊荣,让我们真正的做好三件事,兑现助师正法的史前大愿吧!最后谨以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与同修共勉:“当我们走过这段历史的时候,回过头来每个大法弟子都能够说我做了我要做的,(鼓掌)那才是最了不起的。”

谢谢师尊,谢谢各位同修!

(二零零六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