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老人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八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七十岁,得法五年多了,我想借这个机会向大家说一说我的修炼心得。

一、得法前后

没走入大法之前,我全身都是病痛,连打喷嚏都疼痛。走路没法挺直,只能弯着腰,背驼的尤其厉害。一脚萎缩,只剩另一只脚稍微有些力量,出门一定要靠拐杖才能走路。老伴都说:“你全身都是病痛,只剩脚底没有痛到。”到中医医院诊治,针灸、拔罐、长期下来,吃下上百帖中药,都没有效果。中医没效急忙找西医,医师看着我背部的X光片子,一片白茫茫,筋骨几乎都看不见,直问我:“欧巴桑,你开过刀吗?”我说没有,医师一直摇头不敢相信。就这样,中西医治疗方法几乎都试过,仍然没有起色。当时邻居有一位法轮功学员,看到我的情况,建议我炼法轮功。就在同修热心的指导下,我走上大法修炼之路。

记的当时炼功第一天,没有特殊的感受,可是隔天清晨起床,连可以走路的那只脚都没有力气了。老伴说:“你只剩下一只脚可以走路,你不要再去炼功,不然以后两只脚都不能走路,看你怎么办?”我打电话告诉那位教我功法的同修,她语气坚定的说那是在“消业”,要我对大法有信心。她还热心帮我准备小板凳,方便炼功时可以坐在板凳上,我决定继续到炼功点炼功,并且和同修看完师父九天班讲法的录影带,每日必读《转法轮》。就在炼功第十四天,真正体会到大法的神奇。原先弯腰蹲下要起身时,必须两手撑地,靠手臂力量支持才能站起来,而那天帮邻居整理庭院,无意间,感到双脚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让我站起来,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对修炼大法更有信心。

炼功初期,有一段时间身体一直在消业,长时间的拉肚子,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净化身体,就象师父《转法轮》里所说的:“……在另外的空间看你的身体,那骨头都是一块块黑的。就这样的身体,一下子给你净化出来,一点反应没有也不行,所以你会有反应。有的人还会连拉带吐。”虽然一直有消业的情形,但我的身体状况却一天比一天改善。炼功时感受最深的是盘腿的问题,一开始因为长短腿的关系,一直无法双盘,同修鼓励我,试着盘上去,却常常一腿盘起来,另一腿却僵硬的拉不上来。

有一次和同修集体发正念,我告诉自己:只要让我的腿盘上来,我就不会轻易放下去,终于咬紧牙根将双腿盘起,那时真是锥心刺骨的痛。我想起师父《转法轮》中所提及:“有些人盘腿怕疼,拿下来了,不想坚持。有些人盘腿时间稍微长一点,就受不了。把腿一拿下来,白炼。一盘腿疼了,赶快活动活动完了再盘,我们看这就不起作用。”内心告诉自己:要坚持盘腿,直到发正念结束。而后炼静功,每次加长双盘的时间,最后终于可以双盘一小时。

另外,我从年轻时一直困扰的大问题是眼睫毛倒插的现象,有时痛的眼睛睁不开,眼泪直流,每个月固定要请人帮忙拔眼睫毛。修炼两年多,眼睫毛倒插的现象不再出现。以前看书或穿针线缝补衣服,都要戴眼镜,现在也不需要了,视力越来越好,这些身体的变化,都要感谢师父,感谢大法赐给我的一切。

二、心性的提升

得法前,在亲朋好友的眼中,我是一位脾气好,懂的替别人着想的传统妇人。但有时讲话会比较大声,一些话语会一再重复的叮咛、交代,一颗心经常挂念着日常琐事而放不下。生活在人口众多的大家庭里,侍奉公婆、照顾先生、连小姑、小叔也要服侍,还要帮小叔准备洗脸水。因为老伴是传统的大男人,如果我事情没有做好,就会招来责骂,心中常觉的委屈,会躲在角落暗自哭泣。得法后,每次读到《转法轮》中韩信受辱于胯下的故事特别有感受,“人争一口气,那是常人的话。为这口气活着,大家想一想,活的累不累?苦不苦?值不值得?韩信还毕竟是个常人,我们是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比他还要强的多。”内心就会体会到一点:虽然受一点委屈,更应该感谢老伴,让我心性提升。记的有一次过年前,忙于大扫除整理家务的琐事,忽略了师父要学员做好的三件事,以至于身体的老毛病又复发,全身疼痛不已。后来,透过向内找,觉察到慈悲的师父帮我们净化身体,是要我们在修炼上精進,不是忙于常人的工作,被常人的事务所牵绊。而后从新调整,平衡好修炼与常人的工作,很快的又恢复了健康。

在得法之前,有空就喜欢和左右邻居闲话家常,大家七嘴八舌聊一些没用的。得法后,明白《转法轮》中的法理,师父告诉我们要修口、要精進。以前那种爱到处串门子的习惯不再出现,自己一有空,就会坐下来读法,做好师父交代的三件事。有时常常觉的时间怎么过的这么快,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够用。我不再主动和大家凑在一起聊天,远离了口舌是非,整个人感觉清静不少。

三、感谢师尊的保护

有一次,骑着摩托车要去田里工作,就在住家附近的十字路口,为求方便快速,就直接横越马路,突然被后方计程车直接撞上,接着整个人就倒下去了。倒地之后,隐约感觉身旁有人要把我抬起,抬了两次,勉强站起来,感觉脑袋空空,也没有多讲什么。当稍有意识时,心里想:“没事!没事!”回头看摩托车前轮盖松脱,但车子还在发动着。而撞倒我的那位计程车司机说:“我的车子也凹了一个洞。”我没有和他争论什么,自己就骑着摩托车走了。到了田里,向老伴提起刚刚的事件,我说:“我在路口被计程车撞倒在地上,如果不是因为修炼,今天可能就没命了!”老伴语带关心的说:“那个路口上星期才发生车祸,死了一个年轻人,现在都还没有出殡,自己骑车要多注意啊!”我先坐下来稍微休息,发现头顶有一个肿包,隐隐作痛,连工作的斗笠都戴不下;当时的我什么都没想,只想静坐,我把身体坐直,约五分钟之后,头顶的肿包就消了,疼痛也减轻了,斗笠又可以戴上了,心也没有一直在意这件事,就开始工作了。等田里工作结束后,我把摩托车骑去修理,老板好心请我到店里坐着休息,这时,我感觉左侧臀部一阵阵紧绷的痛感,才发现那里有一块淤青血肿,我再度把心放下,当老板把车子修好的时候,那肿包也消了。回到家打电话和同修交流,同修要我赶紧炼静功,我很快就入静了,炼完静功之后,感觉身心并无大碍。后来也没有吃药、擦药,就安然度过此次车祸的魔难,我非常感谢师尊的慈悲加持和保护。

四、为炼功点尽心力

台东卑南炼功点的炼功时间是清晨三点五十分开始,因为部份学员忙于农事,要赶着下田工作,为了一次炼完五套功法,必须要很早就开始集体炼功。负责拿收音机和挂“法轮大法好”横幅的工作,对大家来说,是一份责任和负担。尤其冬天东北季风强,室外温度又很低,拿收音机的同修一定要比别人更早到达,这是一项毅力与坚持的考验。起初,由一位同修负责这个任务,后来这位同修有事,收音机就没有人拿了。我心里想:“自己不认识几个字,国语也听不大懂,走路行动并不是很方便,证实法讲清真相的工作,能尽力的部份有限,负责提收音机、挂横幅也是证实法的工作,是修炼的一部份,而且我都可以做到的啊!”就这样,我自告奋勇,接下了这一份工作,感谢同修给我机会,让我一直能为大家服务。有几次因前一天工作疲惫,到了起床时间,还是爬不起来,总想偷懒多躺在床上几分钟。在半梦半醒之间,耳朵听到一位男士的声音对我说:“你还不快爬起来吗?”讲了三遍,真的把我叫醒了。我睁开眼睛起身看一看,四周没有人,老伴还在睡觉,为何有声音要我赶快起床呢?事后,我体悟到:这是师父在提醒我,要我准时到达炼功点,不要让同修等不到人,因而耽误大家炼功的时间。

五、学法讲真相

因识字不多,初得法时,要自己单独学法较为困难。同修江先生夫妇主动邀请炼功点同修利用下午到他家学法讲真相。在江先生夫妇的耐心指导下,除了读《转法轮》之外,也通读《洪吟》、师父在各地讲法,并学会默背《论语》,读完法就打电话向大陆众生讲真相。起初只在一旁发正念,后来同修帮忙写简单真相稿,让我有勇气对大陆众生念真相稿,有时候还起到不错的效果,除听完真相内容,对方还想知道更多,就让其他同修接手,让他们明白大法真相。很感谢师父安排同修在我初期得法时,指导我学法讲真相。

除了打电话外,也邮寄真相资料,刚开始不会写简体字,常请同修的女儿代笔,后来同修鼓励我写写看,起初写的很慢,字又歪来歪去,但用正念对待,相信用正念写出的资料是带有能量,可以使众生得救,后来也愈写愈顺。有一回老伴外出三天,自己有较多时间,一口气用这三天写了二百多封邮寄资料。

近期,我加入台东唐鼓队,这是另一个证实法的机会。因唐鼓游行表演要背着唐鼓踩步伐,一个活动下来,就要两三个小时以上,对我的身体状况而言,是一大考验。一次屏东法轮功游行活动,邀请台东唐鼓队参加,我征得老伴同意,得以参加此次游行。既然有机会出门,内心告诉自己:“要有一颗坚定的心来参与此次洪法游行活动。”当天早上十点多,到屏东开始练习,随后召开新闻发布会,整个过程大部份都是背着鼓站着的。下午一点多开始游行,预计五点钟结束。游行前屏东同修慈悲关怀我的情况,问我身体可以应付得来吗?如果不方便,不必勉强,可和其他同修一同静坐绝食。我点点头表示可以,但内心有些许不安,问及同修是否有随行的车子,同修说没有,心里产生了一些畏惧。但立即转念,心里请求师父帮忙:“我坚定参加游行,请师父加持,让我完成此次证实法的行程。”当走了两个多小时,双脚脚底都起了水泡,无法平踏走路,只能侧一边行走。大约过了半小时,抵达终点放下唐鼓后,脚底奇迹似的不痛了,水泡也慢慢消去了,再一次感到大法的威力。

以上是我个人修炼的一点心得体会与大家交流,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