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幕话剧:原来如此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日】

人物:
甄荣:女 二十六岁 油泵厂技术员
高厂长:男 四十三 油泵厂厂长
赵书记:男 五十多岁 油泵厂党总支书记

时间:二零零六年九月某日上午
地点:厂长办公室
布景:普通办公室,设有写字台、椅子、沙发、电话……


幕起:
高厂长正在埋头写文章。赵书记匆匆走进来。

赵:写什么呢?这么认真。
高:修改新技术方案。
赵:你先放下,我跟你说点事。
高:(停下笔)您先坐,说吧。
赵:(满脸愁容)咱俩也合作了好几年了,有件事你得帮帮我呀!
高:什么事呀?看把您急的。
赵:我这个书记没法当了。
高:怎么了。
赵:上边党委来个电话,非要在九月底前突击十个党员,今年到现在都九月二十二了,一个写申请的都没有,这又不是摘鸭梨一会儿就一筐,还说完不成任务就怎么怎么的。
高:让我说呀,您也别着急,没有就没有。
赵:不行啊!你这个管技术的厂长哪知道里边的事呀,你要一个没有真有你好看的,我不怕别的,就怕你嫂子说我犯错误了,丢了这屁官。
高:我说您就别当这个书记了,您来当厂长,我回车间当我的技术员去。
赵:(有所思的)你看这样行不行啊?我也不找车间支部了,直接找个人谈话,马上给点好处,把这事搪塞过去算了。
高:您说谁呀?
赵:前几天,上边写条子送来一个姓孙的保安,是说因为打架在局子里呆过几个月,咱们跟他谈谈话,给他订个长期合同,作为发展条件。
高:这能行吗?
赵:不行也没什么法子呀!怎么也得交个差。
高:(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赵:(向幕后)喊:小李子,让保安小孙到厂长办公室来一趟。
(小李应:好的!)
(小孙穿着保安服装上场)
孙:书记,厂长是叫我吗?
赵:是,你这小子挺精神嘛!多大岁数了?坐下吧。
(孙坐下)
赵:今天有个好事跟你聊聊。
孙:给我涨工钱?
赵:你要想在我们这呆下去,还要涨工钱,那就要加入一个组织。
孙:什么组织啊?
赵:入党啊。
孙:书记,像我这号的也能入党?
赵:只要愿意谁都可以加入,你这回要入了就给你涨工钱。
孙:(听了喜形于色)那我入。书记,我还知道好多党的知识呢!
赵:(高兴)说说,我们听听你都知道什么?
孙:好!全心全意为权力服务。
赵:不许胡说!
孙:我爸告诉我的,他也是老工人哪!我还知道党的三大作风呢!
赵:别乱说。
孙:我不乱说,三大作风就是(低头想想)对了,就是密切联系领导,理论联系实惠,表扬与自我表扬。
赵:(脸沉下来)谁告诉你的。
孙:那天我在饭馆吃饭,有几个人喝着酒说的。
赵:(惊讶后,又一本正经的)你们小年轻不知道,我们党正在反腐倡廉,贪官是要制裁的。
孙:(抢过话头)书记、书记我知道,大家都说:反贪才知无官正。
赵:(生气的站起来,拍着桌子)象你这样还能当保安吗?你得向英雄模范学习。
孙:书记、书记,我知道这个英雄模范,那是雷锋叔叔。我在幼儿园就会唱:“雷峰叔叔没户口,三月来,四月走”,现在三月都不来了。
赵:(挥手制止,气的瞪眼)
孙:书记别急,别急。那天我上厕所有人告诉我现在的英雄。
赵:(脸稍缓和)
孙:三英雄是:“猫头鹰……”
赵:你给我住嘴,今天你就给我卷铺盖滚。
孙:书记,我没说假话。您要真让我走,我求您了,我妈卖菜好不容易攒的伍千块钱,您帮我从你们领导那要回来呀!(边说边下场)
赵:(象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坐在沙发上,望着厂长,大失所望的,若有所思的)这个党怎么连数都凑不上来了,原来如此啊!
高:书记,别犯愁了,我给您推荐一个人,跟她谈谈试试,可以吗?
赵:谁呀?你说。
高:技术科的甄荣,您看行不行?
赵:这小女孩倒是不多言不多语的,技术又过硬。就叫她吧。
高:我自己去叫。(下场)

(高、甄同上)
赵:小甄来了,坐吧。
甄:书记,您找我,我正想找您呢!
赵:找我?技术上的事跟高厂长请示。
甄:我就是要找您。我要给您一本书看。
赵:什么书呀?
甄:《九评共产党》。
赵:好啊!我找你要发展你入党,你倒给我这本禁书?你知道吗?我只要打个电话你至少判四年。你不怕?
甄:我不怕。我相信这本书的力量,我看到您是个善良的人,您做这份工作也是无可奈何。
赵:(不可思议的)你这个老实巴交的小姑娘,只一心钻研业务的人怎么也掺和到政治里边了。
甄:这不是政治。您看看书就知道。您回顾一下这个党的历史是多么丑恶,多么残忍,这本书是让咱们挣脱魔掌的。
赵:不要再说下去了,看在你这几年表现很好,技术过硬的份上,把书交出来,你回去吧!(挥手)
甄:书记,我不回去,我要跟您说清楚。
赵:你要说清楚什么?
甄:直接跟您说吧。我就想让您知道,您当书记当到底会是什么!
赵:我这个三十年党龄的老党员,你一个刚毕业没几年的毛丫头给我说清楚?笑话!
甄:您看看《九评》就明白了,这个党实际上是个杀人魔鬼。历史上政治运动连续不断,杀害无辜百姓八千万。您回顾一下历史,远的不说,文革杀人、六四屠城,您这个年纪都经历过了。打压法轮功这群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是您亲眼所见。现在杀害的能知道姓名的已近三千人。您看看咱们厂那十几个炼法轮功的哪一个不是品质好、技术过硬的骨干?国安背着咱厂抓走的全国劳模张师傅和会计小李,那是多好的人?您和厂长不是还找他们要人吗?
赵:(沉思)
高:小甄说的是,该咱们思考思考了。
甄:二位领导,你们知道吗?现在恶党残忍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高价出售,牟取暴利。沈阳有个苏家屯,就是地下集中营,曾关押过六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全国有三十多个这样的集中营,而且现在还在残忍杀着……
(高厂长表示沉痛)
赵:(睁大眼睛)你说的这是真的?
甄:是真的。现在国际上已组成调查团,要来中国直接调查,已有觉醒的证人,勇敢的站出来了。我们有良知的人能无动于衷吗?
赵:太残忍了!太残忍了!
甄:您说这样的党我们能跟它搅在一起吗?
赵:这事是要想想了。嘿,我说小甄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能说了?
甄:我还要告诉您,现在都有一千多万人退出这个恶党和团、队了。
赵:你说什么?一千多万退党了?
甄:对呀!明白真相的人谁也不愿意当这个恶党的殉葬品。
赵:什么意思?
甄:这个邪党压根它就不正,它就是邪灵附体,犯下滔天大罪,现在又腐败透顶,天就要灭中共。您大概不知道吧,贵州发现了一块很大的藏字石,它是两亿多年前形成的,上面藏了六个大字,清晰可见,这六个字就是“中国共产党亡”。可见。有关科研部门还派人去考察,证明不是人造的。可见共产党亡是天定的。它的亡日即在眼前。谁不退出就是它的一份子,一起淘汰。这不是大事吗?所以才说三退保平安。
赵:有这么严重?
高:您想想吧,现在退出恶党已迫在眉睫。
赵:(怀疑的眼神)你也相信了?
高:这确实是真的。
赵:你们讲的怎么跟咱们厂炼法轮功那些人讲的一样?他们看见我就讲,什么他们不参与政治,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他们都是要做最好的人,他们的师父是清白的,是最正的……
甄:既然说到了,这叫讲真相,因为您被恶党骗了,还蒙在鼓里,我们就是让你擦亮眼睛,让您知道这个事情的真相。
高:让小甄给咱们讲讲更多的。
赵: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咱们厂炼法轮功的名单里没有你呀?
甄:(郑重的)跟您说实话,三个月前我才成为大法弟子的。
赵:(惊讶)真的?
甄:我跟您说,江老贼不是说三个月要消灭法轮功吗?七年过去了,您知道吗,现在世界上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上亿人在炼。《转法轮》已译成三十多种文字在世界洪传。法轮功在世界上已得两千多项褒奖。邪恶怎么能把正的打倒呢?最后恶党不是被打倒了吗?
赵:(拍拍脑门沉思)
高:你再给我们讲讲更多的情况。
甄:现在没人再信什么共产主义了,这个恶党老百姓已经恨透它了。那些贪官已经臭不可闻了。只是这些年群众让恶党给整怕了,表面上只能附和罢了。真正拥护它的还有多少?为了维护真理,法轮功越打压越不怕,在这七年当中,使我从大法弟子身上看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善,他们为了救度世人,用自己省吃俭用的钱制作真相资料,冒着被抓、被判刑甚至生命危险,挨家挨户的讲真相救世人。他们的品质太高尚了。我更从大法书中看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法理,我虽然没见过师父,但我深深的感到了师父的伟大!
(激动的掉了眼泪)
二位领导,真理永远是压不垮的。为什么中央党校二十人真名退党;为什么维权律师高智晟敢为法轮功三次上书胡、温,宁可被抓、被酷刑都不怕;为什么恶党打压下又有许多人炼了法轮功…… 那是真理在握呀!
高:小甄讲的太好了。
赵:(感慨、激动的)这回我真的明白了,法轮功为什么打不倒压不垮了,原来如此啊!
(干脆的果断的)退党。我也不当这个书记了。
(面向厂长)你呢?
高:一年前我就退了。
赵:(拍了一下高的肩)好啊,你!
甄:(激动的握着书记、厂长的手)祝贺你们,善良人得福报。
  (转向台前发自心底的喊出)
  法轮大法好!
高、赵也随喊:法轮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