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坚修到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苗栗大法弟子,我得法已经八年多了。这次法会,我想应该有很多刚走入大法中修炼的新学员来参加,所以,我想来谈一谈自己刚得法时的那种心情和一路走来我的坚持。希望能和新老学员一起共勉:修炼要坚持到底。

我刚得法时,经历了几个考验。第一个就是:一看《转法轮》我就犯困。上完九天班以后,我跟我先生每天都要学《转法轮》。先生的状态很好,每天花很多时间学法。但是我就是看不下去,一看书就想睡觉。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差不多半个月,《转法轮》这本书我居然才看了两页。心里想着是不是该放弃呀?虽然上过九天班,但是师父具体讲的是什么,自己也迷迷糊糊的记不清。

有一天,先生从集体学法点回来后着急的跟我说,很多同修修炼后什么病都好了,你怎么都不看书啊!他鼓励我,要我再试一试。当时,我就有一个很强烈的愿望冒出来了,我把《转法轮》抱在胸前,闭着眼睛告诉自己:「我也一定能看,绝对要看下去。」当天半夜,我一直拉肚子,拉的还都是黑墨水,但是肚子也不痛,就是一直拉。虽然我是二十多年的药罐子,但是肠胃并没有问题,为什么会这样呢?当时对法认识不深,还把睡梦中的先生叫醒,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先生说:「没关系!那是好事。」我虽然不理解,但他说是好事,那就好事吧,我也就不去理会了。奇怪的是,从那以后,每天看书我不再打瞌睡了,看完一遍《转法轮》时,我明白了这部法就是我要的。后来通过学法交流我才认识到,原来那时是师父在帮我净化身体,师父在管我了。而且师父在《转法轮》中也告诉我们:「修炼人是没有病的。」我相信师父说的每一句话,没有一点怀疑。当哪里返出来病业状态时,我的第一个想法都是:「没关系!那是好事。」

第二个考验就是:我不喜欢到外面去炼功。因为外面蚊子很多,还是在家里舒舒服服的好。我先生说:「人家都出去炼,你怎么不出去,那怎么行呢!」所以我就出去炼功了。刚开始出去炼功时,看见一只只的蚊子在吸我的血,还吸的胀胀胖胖的都飞不动了,我就会忍不住去打它们。后来,慢慢的通过学法,明白了炼功时乱动会影响到体外的“机”,而且师父也告诉我们蚊子吸走的都是脏东西,还有我自己欠下的业力也要还干净。所以,现在蚊子咬我,吸我的血,我就是不去理会它,也不动心,因为我知道:「没关系!那是好事。」

摆在我面前的还有一关就是盘腿,我盘腿打坐整整持续痛了五年。我是山里长大的,腿很硬,连散盘时脚也会翘的很高,刚开始时只能单盘炼功。而且我盘腿还不是普通的痛,我是那种一盘上去就大痛一直到结束。但是我看到很多同修都是双盘,我就告诉自己:「别人都能盘上去,我也一定行,我要再试一试!」慢慢的,我从一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我就这样坚持着。今天能盘几分钟,明天我决不少于这个时间,我绝对不往回走。但是因为太痛,炼功时身体就会动来动去,等到炼功音乐一结束,还常常痛的坐在那里大哭。后来,我一直看书,明白了很痛那就是业力要转化,所以我一直告诉自己:「没关系!那是好事。」这五年来,真的每次我就是坚持,再痛我也要坚持,很痛的时候我就想: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修炼以后,一路跌跌撞撞的过来,但不论遇到多少困难,多么难过的情况,我第一念就是:「我相信师父每一句话,没事!我是大法弟子!」记的有几次一大早要出门去炼功,都碰到些状况。有一次是下雨天,我穿着雨衣骑车去炼功。在路口的转弯处,一个不小心,我被路上凸出的水泥块绊倒,连人带车摔出去很远。那时候我就叫的很大声:「没事!」虽然很痛,我还是骑车去炼功点炼功,那时天色暗暗的。等炼完功,天亮了,我才看到我全身上下都是泥巴,连机车都沾满了泥巴。另一次,在去炼功点的路上,忽然跑出来一只猫,吓了我一跳,我也是连人带车的摔了出去。还有一次是被汽车撞,我的车子都撞坏了。但是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我都还是照常去炼功,因为我知道那就是我要过的关,很多业力就是自己要承受的,我不去理会它,我坚信师父说的,「 没事!」

现在,我每天都坚持学法。不管刮风、下雨、天气寒冷,我都坚持出去炼功。绝对不放弃任何一天给我们修炼的机会。因为我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就是要听师父的话。

我和我的先生都是修炼人,矛盾很少。但是,师父要我提高心性的时候,就会利用身边的亲人来考验我。我记的刚修炼不久,女儿有一次为了一点小事,跟我吵吵闹闹,我就觉的怎么说我也是你妈妈,你怎么这么不尊重我。我觉的很委曲,难过的一直流眼泪。后来,通过学法,察觉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啊!这个关没过去,平白失去了一个提高心性的好机会。有一天,女儿又莫名其妙的跟我吵闹起来。这次我就想,是师父要我提高了,我是修炼人,不要把她的话往心里去,我不吱声,转身去做我的事。女儿突然叫住我,还很亲切的跟我说别的事,好象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那时候我真的明白了,当师父要我提高的时候,只要守住心性,一切真的都会:「没事!」

师父交代我们要做好三件事:学好法,发正念,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我现在来谈谈自己讲真相的部份。电话是我讲真相的法器,我每天安排两个小时打明慧网的迫害案例电话,跟那些公安人员劝善、讲真相。我也参与迅速退党服务中心,帮助可贵的中国人退党保平安。每一通电话我都感觉很殊胜,因为我知道我在救人。

明慧网上公布了一些恶人、恶警,但是我发现,只要我心怀慈悲,好好的跟他们讲真相,对方想挂我电话都挂不了。记的有一回,我打电话到某公安局讲真相,对方气急败坏的说:「你竟然敢把法轮功宣传到我这里来!」我慢慢的告诉他:「法轮功不需要我宣传,现在全世界八十几个国家,包括各国元首,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只有中国在打压。你想想看,将修炼真善忍的好人非法抓捕,送進劳教所、监狱,还把他们的器官活生生的强摘移植,贩售图利,太残忍了,没有人性。象这样残忍的事情,只有在中共专制的社会里才会发生。」他着急的大声说 :「你这是造谣! 我不相信!」我又告诉他:「这可是有根据的。加拿大独立调查团在七月六日发布新闻,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从二零零零年至今,有四万多个移植的器官来源不明,多少法轮功学员因此而丧失生命。」 听到这儿,他的声音变的越来越小,要我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虽然他没有给我什么明白的回应,但我知道他一定会去思考。今天他听我讲,明天他再听别的大法弟子讲,他们一定会明白的。

还有一次,我打到劳教所,告诉对方他们的名字登在互联网的恶人榜上,全世界都知道他们迫害法轮功。他紧张的说: 「真的吗?在哪个地方?我们怎么没看到?」我说:「当然看不到啊,网路都被封锁了。听你说话,感觉你心地蛮好的,你为什么要参与迫害呢?」他着急的说:「我是好人,我没有抓他们,我还偷偷帮着他们呢。」我告诉他:「好人都会有好报的,对不对?有一个很重要的消息。你知道现在国内已经有超过一千五百多万的同胞用小名、化名声明退党吗?因为中共做了太多的坏事,大家都要跟中共划清界限,以免老天爷要报应它时受到牵连。」对于退党的讯息他很惊讶,连声问我:「真的吗? 有这回事吗?」我告诉他:「三退是唯一的出路与选择,我给你取个小名声明退出,祝福你永远平安,以免天灭中共那天当了陪葬品。希望你也要找个机会跟你们的同事讲一讲,别参与迫害法轮功,天上的神都睁大眼睛看着呢,善恶有报哪。」他说:「好,好,你帮我退。」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在讲真相中触动人根本问题的时候,同时感到大法弟子真是在救他的时候,我想人明白的一面就会表现出来。」

我打电话给一些中共高官讲真相时,我都是站在对方的立场为他着想,没有任何责备。当对方感受到我是真心为他们好时,什么话都会跟我说。我跟他们劝善,希望他们为自己的将来留条后路。现在挨点责骂,好过于将来妻子、儿女被人指指点点,甚至赔上性命。就是在言谈中,慢慢的跟他们劝善,一点一点的唤醒他们的良心,我真心相信人都有明白的那一面,希望他们都能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我平常口才不好,讲话的声音也不是很好听。但是,我觉的我的心有到位的时候,他们也会接受我打去的电话。譬如说,我回拨迅速退党服务中心的电话,有的我早上打去, 他要我晚上再打,他要考虑。晚上我再打去,对方真的就在等着。化名都已经取好了,就等我帮他退党。

这次去香港,我有分享心得,我说我一岁多的孙子很顽皮,对每件事物都好奇,都会去抓去动,完全不能离开视线。我只好在我家楼上、楼下各准备了一副背带,背着孙子打电话,有时打二十几通电话,我就要背孙子二十几次。他干扰我啊,抓我头发,抓我的背。但是,从香港回来以后, 我又有新的体会了。我想我做的是最正的事,应该要否定一切干扰。现在,每天孙子送过来的时候,我就跟他沟通:「你要好好的跟阿婆配合啊,你很乖,我们一起救度众生,一起救人好不好?」 他就会一直点头说:「好,好。」我想修炼人说话是有能量的,以后我要讲我孙子很乖,他一定会百分之百配合我救度众生。我现在想法跟上次不同。

我有一个建议,同修如有象我这样在家里带小孩的,或者是看护老人家,或者不能外出讲清真相的话,都可以来参与打电话。打电话讲真相很直接、也很便利。我们只要拿起电话,就可以帮忙众生退党,就可以救人。师父在 《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告诉我们说:「现在每分每秒都很主要,错过了这段时间哪,就错过了一切。」

层次所限,以上我说的不好的地方,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六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