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广播电话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九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大家好!

利用这个机会,我想要跟大家分享我一年多来做广播电话的体会;首先谈一下我在推动广播电话上的心路历程。一年多前,有一次在电话组的会议上,大家在谈论电话在讲清真相中所起到的作用后,主持人提到花莲地区还没有同修开始做广播电话。我记得好象是隔天,跟我一直合作打迫害案例的同修正好到我家,我们就对这件事進行了交流,觉的很惭愧没有做好,正好那时候有同修发过来的电子邮件就有电话方案,方案的介绍内容很触动我。我们认为电话是一项很好的工具,可以大面积向大陆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因此我们应该要让更多的同修知道有这项法器。我就跟同修说我们来申请,并且也要推动。就这样我们踏上了推动电话项目的路,完全是自发性的。

在我们一开始推动过程中,就遇到了很大的障碍,旧势力的干扰很大。不过我们两个人一直以正念对待,我们总是互相鼓励对方,我们认为这肯定是一个非常好的救度众生的法器,我们应该排除干扰,所以我们绝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们互相说:旧势力越是阻挡,我们就越要推动,更要把这项工具介绍给更多同修,让更多的同修有机会完成救度大量众生的大愿。

在这一段推动的路上,对我的心性考验非常的大。举个例子;有一回有一位同修传话说有几位同修说我讲话很强势,造成别人的压力,甚至害怕接我的电话。当我一听到这些话时真的很难过、很受挫折,当时突然有一念在我脑海中闪过“我不要再推动了,我为什么要这么累呢?我不是擅长讲话的人,我不适合这份工作”那一念起时,我自己都感到很泄气。那一关我真的没过好,不过,很快的,师父的许多法就不断的在我脑海中涌出。我警觉到那一念不对,师父在《转法轮》里说了:“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每当学到这段法时,没有实际碰到也不会有什么特别感受,但真的刺激到心灵时的那一刻,要做到不动心,还真的是不简单,这也才真正的了解自己的心性还得要多多的提升!

感谢师父的慈悲点化,经过这一次心性的考验,没过好的关,下一回我相信会过的好一点。也很感谢花莲同修帮助我提高心性,让我看到了许多不足的地方,否则我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自己隐藏在内心深处的许多执著心呢。师父在《转法轮》里说:“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我想师父是看到了我有很多的执著放不下,为了提高我的心性,才会设这个关让我过。我想通了,我的心也就很快的放下了。

就在那天晚上我一通一通电话打给同修,电话一接通我就跟同修说:先跟你说一声对不起。当然接到电话的同修都很讶异,都问我为什么这么说?我大概是这样说的;我听到有同修说我讲话很强势,造成别人的压力,我因为是第一次推动一个方案,可能因为我比较急,如果我讲话造成你们的压力,真的很抱歉,我向你们道歉,希望你们不要介意。经过我诚意的跟同修说明,跟同修之间的矛盾自然很快的就化解了,并且本来对我有意见的同修也愿意跟我谈他们的想法以及提供他们的意见。师父在《洪吟(二)》〈断〉里说:“修不难 心难去”,这件事让我体会到要放下怕丢面子的执著心,真的一点都不难,在修炼人面前,面子一文不值,只要放的下这颗心就会体验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

现在,当我再碰到许多矛盾、挫折的时候,我的心情已不再这么容易波动了。做证实法工作做的不顺时,我也不会再将其归咎于是同修的不配合,而是选择面对自己的内心世界,是不是自己有哪里做得不足的地方?并且努力用正念去对待每一次出现的问题。我从法理上清楚的知道,这都是放下不同的执著,去掉人心的好机会。我不再轻易的把提高自己心性的大好机会往外推了。

我参与电话的拨打已有一年多了,在这段时间里,感触特别深的是拨打电话的效果跟自己的修炼状态,跟发正念之间紧密的关系。

我想只要有些用心关注电话的同修都会发觉,只要修炼状态好、发正念状态好的时候,拨打的效果都会很好。举个印象最深刻的例子:一个电话新功能刚推出两天时,有一位同修打电话给我说她那里有好多听众反应,她说这功能设的真好,并且问我这边拨打的情况如何?我告诉她我这里都没按键的,她说怎么可能,应该有很多反馈才对啊!当时我心里感到很惭愧。第二天一想到我就发正念,结果呢,第二天居然有六个有反馈的。

师父在许多经文中都一再的提到要重视发正念,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里面有一段话说:“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没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就认为没有功能。但是无论能否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动真念时都是威力强大的。”说实在的,以前我就从来都没感受到正念的威力有多么的强大,而电话表现出来的超常效果,让我真正的体验到了正念的威力,这也让以前对发正念都没特别感受到什么效果的我,有了新的认识,那当然就开始真正重视发正念了。不过呢,修炼状态不好的时候,发正念过程中就经常会走神,拨打的效果也就跟着不好。师父在〈排除干扰〉中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从这里我意识到了只有法学的好,自己修的好,才能做好证实法工作,才能救度更多众生,法要是学不好,法的威力就不会体现出来,正念就不会强。认识到这以后,我开始督促自己不管多忙都要多学法多学法。

另外,偶然间我也发现,学法越专注、时间越长,电话的拨打效果就越好,反馈的多,听完的比例也高,而学法的时间少,电话的拨打效果也会跟着成比例的降低。那为什么电话的拨打效果会充份的反映出个人的修炼状态呢?初期注意到这种情况时让我非常惊讶!以前常看明慧网上文章谈到一些神奇现象时,因为不是自己切身的感受,所以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而电话体现出来的神奇现象,这一下可就让我亲身的见证了大法的威力。我自认不是大根器之人,这明明白白的显现在我眼前的现象确实增加了我许多的正念以及炼功的信心。

从电话的拨打效果完完全全的反映出了我们个人的修炼状态上,恰恰的说明了所有的物质都是有生命的。从这里我相信这些为证实法而工作的工具必然也都会为能参与救度更多众生而感到幸运。也因此它们总是那么贴切的提醒着我要多学法、多发正念,才能做好证实法的工作,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现在我那里有四台电话在同时拨打,每天看着好几百个大陆众生从那儿发出的讯息听到真相,我就感到很欣慰,也很荣幸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的,我们都不承认旧势力的这场安排,但也因为这场迫害之邪恶、手段之残忍,使得我们必须大量的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而我能有这样的机会在证实法中、在揭露邪恶中体现出了我们大法弟子的伟大、慈悲。这不是感到很荣幸吗?

电话除了广播真相外还有其它许多特点,它可以突破邪恶的层层严密封锁,把讯息快速的传递到对岸的电话中,同时设有反馈渠道,它也可以把《九评》广播频道广泛的传达给大陆众生,让更多的人能收听到《九评》。师父在经文《济世》中说:“广传九评邪党退”,可见《九评》的真实是邪恶最为害怕的,《九评》的威力是可以解体中共恶党的。目前大陆人口多达十三亿,据统计显示,目前大陆上使用市话及手机的数量约有接近八亿,透过电话大面积的电话广播,就可达到传递《九评》及主动回拨电话为大陆众生退党的作用了。

电话大面积的覆盖,可以遍及乡村每一个角落,只要有电话的地方都可以到达,而且机动性强,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针对特定的地区快速的大面积拨打。举个例子:电话可以针对迫害案例严重的周边地区大面积广播。我们知道邪恶迫害大陆同修都是在阴暗里干,它就是怕恶行曝光,一旦把邪恶的罪行在附近邻居全面传开,就可以起到窒息邪恶的作用,就有可能救了同修。前一阵子明慧网就登了有多位被关押的同修因为国外的大量拨打电话而被放出来的例子。

最近明慧网报导了几篇电话广播起到很好效果的文章。大陆众生在同一个地区很多人同时都听到了广播电话后,大都会互相的传递讯息,虽然大部份人并没有立刻退出党团组织,但真相的传递会越多越广泛,起到的一种连锁反应,让邪恶的暴行全面传开,让退党讯息全面铺开,这就是中共最为恐惧的了。

中共连活体摘取器官这样的邪恶都能做出来,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中共一天不解体,迫害一天都不会停止,但要中共解体就唯有退党大潮了。电话在揭露邪恶、广传《九评》劝退党上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让中共恶党非常害怕,甚至要求下边说:对法轮功打来的电话不要接听,具体电话内容是什么却不敢提,这就足以表明它们对电话讲真相的恐惧,而电话的大面积拨打就更让邪恶胆寒了。

师父在《在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里说:“学员的每一个电话都使它们震惊的睡不着觉──怕。”而今天一台电话一天就能拨打出几百通电话,那就让邪恶更睡不着觉了,那我们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如果现在就有一万台电话同时向大陆广播,据估计,一个月大约可以拨通八千万个以上电话号码,一年就是九亿六千万通以上的电话号码,这是多么庞大的一个数量,会有多少众生可能透过电话反馈退出共产党。那么电话的威力就可以发挥到最大了。

(二零零六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