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生死 坚修到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个农村妇女,一九九八年七月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得大法之前一个月,我身上的附体全没了,学法后才知道,师父早管了我。我记得有一次在看病回家的路上,我就望着天空流泪,心里好难受,感觉好想家,就象父母在天上等我一样,我不知是怎么回事,后来学法才知道,我们是从宇宙空间各个层次中来的。就这样,我就修炼下去了。

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们大法弟子遭到了恶人的迫害,师父遭到恶人的诬蔑。这时我们全家四口人,还有同修悟到天塌下来,我们也要坚定,我们要跟师父走到底。就这样,摔摔打打一直跟到现在,不记得邪恶到我家骚扰了多少回,后来全家流离失所一年多,二零零三年回了家。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三日我丈夫被恶人绑架,八个月不许家属见面。有一次,我为了给丈夫带去师父讲法和经文去看守所,我把师父的法和经文写在布上,整整写了四天,手都写出了水泡。在写完的当天晚上,师父点悟我、加持我,梦见和一位同修上了好高好高的大坝,坝坡都是佛、道、神、菩萨、莲花的形像,我登他们一个个肩膀,最后是踩着莲花上去的,上去后一条宽阔笔直的大路,我和一位同修往前走。醒来后,我才知道这是梦,是师父的呵护、加持和点悟我,让我坚定正念。

第二天,真的有一位同修要和我去看守所发正念,我们两人到那以后围着看守所走一圈连发正念,然后把东西顺利的送了進去。这都是师父的呵护,让我们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解体一切邪恶。

到了二零零六年五月,我家发生了一串的事情。妈妈今年八十八岁了(大法弟子),妈妈原来一直在我家。她去了姐姐家,她一走家中只剩我一个人。过了六、七天,监狱突然来电话说我丈夫病危,我们就去了。到那才知道我丈夫已经被迫害死了,我们家属跟恶警们理论。他们说不出理由来,这样才答应点条件,把我丈夫火化了。我把骨灰带回家,全村的大法弟子来给他送行。接着我大女儿(大法弟子)跟男朋友分手。

这一连串的事情,真让我难以承受,那真是很难。那种剜心透骨的难受,那种难以割舍的滋味,那种防护自己不被伤害的心,这时才感到去执著心是这样难。有时同修指出自己哪方面不足时,虽然接受,但心里总是不坦然,维护自己的私心不放,好在师父的法一直在我耳边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美西国际法会讲法》)。还有经常想起《转法轮》里讲的“大根器之人”,所以我才没倒下,很快平静的走了过来,一切都在师父的呵护、加持下,我才能度过一个个难关。

人的生死根本不是真的生死,一个生命离开了大法,那面临的是无边的极度痛苦和绝望,那才是生命的死亡和毁灭,那才是最可怕的。其实只要我们把修炼、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摆在第一位,那我们是无所不能的,大法的神迹就会时时在我们身上展现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