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师在,有法在,修炼路上没有过不去的坎


【明慧网2006年4月12日】我是沂蒙山区的大法弟子。师父说:“你只要修炼,我就管你”(《法轮佛法(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我从自己这几年助师正法的修炼路上所发生的一些神奇的事,对师父的这句讲法有深切的体会,现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

前年底的一天晚上,我准备好明天利用赶年集的机会散发的真相资料,回家后,不修炼的妻子对我说:“我怎么总是觉的眼皮跳,好象要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并劝我说:“明天这个集咱不去了吧?”我知道这是魔在利用妻子的话干扰我明天要做的事。但同时我的人心也返出来了:明天这个集还去不去呢?不去吧,还有很多世人等着明真相被救度。去吧,会不会真的有危险?我有点拿不稳,心想求求师父吧。不一会我睡着了,做了个梦,“顺利”二字把我惊醒。心中大喜,师父点化我一切顺利。早晨四点多起床,近两个小时,走了两个村庄,安全的把真相资料及不干胶全发出去了,然后高高兴兴的去赶集。

有一次我独自一人去贴真相资料不干胶,刚贴了几个电线杆,就有一警车直奔我来,这时我想走脱已来不及了,可我口袋里还装满了大法资料,我马上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直奔警车而去,警察象没发现似的开车直往前去,上前跑了不远,又掉头直奔我扑来,可这时我已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正念走脱了。

2000年我去北京证实法时,被邪恶非法拘留几个月,再加上罚款,恶人一次次的上门抄家、骚扰,家庭中我讲真相的力度不够,使妻子儿女形成的那种无形的怕对我的压力很大,也给我讲真相带来了难度,但不管怎么难,我也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定的走师父给安排的修炼道路。

在2001到2002年那段时间里,真相资料非常的缺少,我看到同修用亲笔写的真相标语很好,我也试着写,虽写的不太好,但我想:字不在好坏,关键是只要抱着救度世人的心用心去写就行,写了几次,效果很好。

2001年底,母亲得了重病,兄弟们轮流看护,大年初一正好是我照料母亲。我想这正是我出去写真相的好机会,警察们都回家过年了,我要写遍整个村庄。我早已买好了一大盒油漆,算计写一夜差不多用完。9点发完正念,嘱咐母亲早休息后我就出来了。由于带着干事心,在本村写了两个电线杆,此时人来人往的还挺多,我想先到马路上去写,等会人们都睡了再回来写安全些。

来到马路旁边的一个机井房前的电线杆上刚要写,就听那机房的铁门“当”的一声动静挺大的,此时也没有风,看了看也没人,哪来的响声?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让我离开这里,此地危险。但我还不想走,出来一次不容易。随即从远处来了一辆摩托车,灯光越来越近,此时我已写完了三根电线杆,刚来到第四根前,那恶人的摩托车大眼睛就照了过来,我赶紧跑到六七十米远的麦地里趴下来。那恶人来到第四根电线杆前,看了看还没写完的真相标语,用灯从四面八方来来回回照了七八遍。我想恶人是看不见我的,可是那恶人就是不走,还是来回照个不停,果然一下照到我了,那恶人一边打手机一边骑车追我,我一看爬起来就跑,恶人在后边追,我边跑边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心里一点害怕的感觉也没有。我是个笨手笨脚的人,那恶人骑车一口气追了三百多米就是没追上,搁个常人可能吗?我知道是师父在看护着我。那摩托车的大眼睛一直照在我的后背,眼看就要被追上了,恶人吼叫着:“看你还往哪里跑?”就觉的那恶人一把就能抓着我的关头,我一步迈下了大约有七八十公分深的土地坎,一头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心想,这可怎么办?谁知那恶人却慌作一团,眼看就要抓到的人突然在眼前消失了,在相差一米远的地方来来回回照个不停,就是找不到我。这时我用力爬了起来,可一步也走不动,那恶人还是来回照个不停,可还是发现不了我,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这时公路上的摩托车一个接一个的从我身旁过去,我只好一点点的爬过公路去,这时我已经能走了,心想:别的地方不能去,先去东边的山上再说。我一步步上了东山,回头一看,整个五六里地的“万马湖”里,灯光照的一片明,恶人咋咋呼呼叫个不停。我的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心里念道:“师父啊,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看护,弟子一刻也修炼不了啊。”

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看不见那满山的石狼、地坎和遍布的荆棘,那荆棘扎满了手脚却不觉的痛,一双新鞋穿破了花。此时我已拿不出主意来了,人心又返上来了:怎么办?回家吧,怕恶人到村里查,去东边亲戚家吧,又怕亲戚打电话告诉家人,家人知道后给以后讲真相带来难度(当时我做的一些事家人是不知道的),又想到流离失所,可如果恶人不去家里查那不是多余吗?思考了半天,还是得求师父,就地跪下磕了三个头,求师父给弟子指点去向。走了一会还是没有正念,又连续跪下磕了三次头,求师父给弟子做主,一切听从师父安排。这时我心中生起强大的一念:“我应该回家”。

我想躲开那个“万马湖”,就越过了四个山头,走过了几个村庄,回到家中。一進屋门,看见母亲睡的正香,心中的千斤重石才落了地,热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此时已经是夜里2点多了。躺在床上,一夜的泪水泡湿了枕头,回想起来至今还是热泪直流。

迫害以来,虽然也在做着三件事,但也有很多的不足,有时放松了发正念,时不时的守不住心性,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左一跤,右一跤,跟头把式的也总算走过来了。我体会到:在证法修炼路上,只要心正,只要按着师父说的做,有师在,有法在,修炼路上没有过不去的坎。现写出自己的一点修炼体会与同修们交流,暴露自己的不足,尽快去掉它,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徒。

我没上过几天学,修炼层次有限,写的不好,望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