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恶警对我的残忍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一名内蒙古的大法弟子,在一次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当地派出所两名恶警绑架我,把我的上衣撕碎,裤子撕开一尺多长的大口子。在派出所里恶警用电棍猛打我的后背,其中一名恶警所长把电棍用力对着我的小便处说:“两个电钮一按费了你。”他把我的耳朵打得至今没恢复听力。

两天后,把我送进内蒙古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第一看守所监管大队升级迫害。在那里有一个特殊监号,警察专门组织一伙重刑犯在那个监号残害大法弟子,犯人们把自来水一盆一盆往我的嘴里倒并加上大把洗衣粉,犯人们叫喊着,“你骂你师父就不灌你了”。师父把我们从地狱里救出来,让我做修“真善忍”的好人,使我走上了修炼大法的道路。谁能做对不起师父的事。犯人见我不骂,牢头和几个犯人冲上来就打,掐我的脖子灌冰冷的自来水。当天值班姓杜的所长在号外监视着,犯人为了讨好警察发疯迫害我,使我窒息。

次日放风的时候,执勤的那个少数民族狱警在上面叫喊:“法轮功不老实,就狠打”。他们不择手段迫害我。九十度弯腰手不能着地、擗腿、把我的头按在便池里用自来水冲、几天几夜不让睡觉、不背监规罚站不准休息。牢头叫一个大约有十五六岁的少年犯看着我、打我,他很不情愿的打(本意不想打,怕警察和牢头)。这就是中共的执法部门,不但不能教育人,把一个能有机会从新做人的少年犯向罪恶的深渊又推了一把,对大法犯罪。

警方以给犯人减刑作诱饵,唆使这些犯人残忍迫害大法弟子。他们一直用脏话逼我骂师父、骂大法,我不骂,牢头叫骂道:“不骂下回用热水烫,晚上谁拉泡屎叫他吃了”。

有一个戴重型脚镣的犯人向我表白,他的罪是死刑罪,打法轮功就能减刑,就不会被判死刑(这就是中共的法)。他还说上次有个法轮功叫他们打成什么什么样了!中共执法部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狠毒、残忍的程度可想而知。

在监号里不许大法弟子随便上厕所,大便不给手纸,让你用自己衣服擦。家人送来的日用品被没收,必须在监狱花高价买。牢头在警察纵容下,横行霸道,用一卷卫生纸强行换取我的一条毛毯。

莫旗国保大队高队长提审我时用电棍打我,逼我说出资料的来源,我不说。姓高的说:“你不说,就拨通你家的电话,我这打你,叫你家里人听着”。(中共警察执法犯法都这么‘光明正大’,大陆法轮功修炼群众无处伸冤。)我有一个年迈多病的母亲,亲朋好友左邻右舍都称我为孝子,哪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儿子?恶党教育的警察连八十多岁的老人也不放过,想用最卑鄙的手段置老人于死地。在恶警摧残折磨我时,我没做到正念正行,讲出了资料来源,几位同修立刻遭到非法抓捕。一件人命案可以一拖再拖,但非法抓捕法轮功恶警却急上加急。

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抢走了大法书籍和电脑。中共谎言欺人一时不能欺人一世,我们大陆大法弟子饱受中共恶党迫害,最有发言权。全世界有良知的人到大陆亲自看一看,不要被谎言欺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