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好人不应该失去工作

致锦州铁路供电段王国轩段长和尹书记的公开信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王段长、尹书记:

你们好!我们是你段职工吴俊德的同修。得知吴俊德去锦州找你们,希望恢复他的工作,因他没有写出使你们满意的书面材料,你们没有同意。就此事我们想与你们唠点心里话,希望你们能将此信看完。

尊敬的王段长、尹书记:吴俊德拥有怎样的人品想必你们比我们了解得多,但由于领导工作的繁忙或多种原因,对每一位职工的淡忘也是自然,所以我们还是回忆一下他是如何为人和工作的。吴俊德是你段新民电力工区职工,男,47岁。1982年参加工作。早在1989年他不幸得了败血症,锦州铁路医院判了他“死刑”,他又去了大虎山医院和沈阳光辉医院,几家医院诊断的结果是一样的。当时光辉医院的翟院长对他妻子说:你丈夫爱吃什么就给他吃点什么,这病治不了了。吴俊德的妻子感到天就象塌了一样,她经常暗自哭泣。后来为了治病吴俊德练起了武术气功,他的病情得到了抑制,但没有康复。1997年一个同事的父亲向他介绍法轮功,说这个功法祛病健身效果神奇,他欣然接受。刚刚修炼,大法师父就给他净化了身体,不久他身体完全康复,败血症不翼而飞。全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亲朋好友无不称赞法轮大法。

健康的身体使吴俊德万分珍惜法轮大法,他努力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处处为他人着想,在各种环境中努力做个好人。从此,在单位里他服从领导,任劳任怨,脏活、累活、危险活他主动去干,如挖沟等。在个人利益上从不与人计较。修炼前单位里的螺丝他也经常往家拿,修炼后他坚决杜绝了此事。他还把自己以前拿家里的螺丝都送回了班组。

修大法后有几次吴俊德怀着极大的善心搭救了他人的性命。仅举几例:

1. 大约在1998年5月的一天早上,在三台车站的西道口,三台医院的一名女医生,(其丈夫人称‘高小客’)骑着摩托车,在路口处不慎摔在一浅沟旁边,摩托车把人压在底下。女医生当时昏迷不醒,吴俊德当时在距她约300米处,一直到吴俊德走到她跟前,旁边看热闹的人仍像没看见此事一样,谁也不管。他正要上前搭救,有人说,“你别动她,别给你讹上”。当时吴俊德什么也没想,赶紧把女医生托起,又截了一辆客车,把人抱到车上,正巧车主认识这位医生,就把她拉到沈阳去治疗。后来她家人经多方打听,找到吴的单位,对他表示感谢。

2. 1998年夏日的一天上午10点左右,在三台站台上,吴俊德看见一个40岁左右的男子突然抽搐,周围人都看热闹,没人上前,吴俊德立即拉起那男子的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用另一只手搂着他的腰,叫来一个赶毛驴车的人,把这男子送到光辉医院救治。吴后来得知这人家住在马三家,是来三台打工的。这男子病愈后要酬谢吴俊德,吴诚恳地对他说:“你打工挺不容易的,还得养家糊口,我和妻子两人都上班,条件比你好,不用酬谢。”以后此人见到吴俊德就喊他:“恩人”。

3. 大约在1999年夏的一天午后4点左右,三台火车站侯站长突然喊吴俊德,说有个耍猴的,被火车撞到桥下去了,让他去看看,处理一下。当时有人告诉老吴说此人是中午11点多钟被撞的,估计已经没气了。吴俊德二话没说,开着车就去了,一看,人还有气,当时这人的侧胯处血肉模糊。老吴用双手将他托起,放到车上,送到光辉医院,简单包扎后,又将他送到三台火车站,后此人被送到了大虎山铁路医院,不久,这人脱险了。

4. 1999年夏的一天中午在三台车站,光辉农场职工万合(音)的儿子,放学时把自行车塞进停着的货车底下,想横过铁道,突然货车启动了,这孩子一着急,将车蹬子挂在了铁道上,他欲将车子推出,可推不动,这孩子急得直喊。正巧吴俊德路过此处,听到喊声,急忙过去帮孩子将自行车快速拽出铁道,把孩子拎了出来。

5. 大约2000年4、5月份的一天早上,在新民2站台头上,许多人都在站台上等大虎山至沈阳的通勤车,吴俊德也在等车。一个60岁左右的老太太和她的女儿晨练回来,来到铁道边,老太太上了铁道,这时一辆火车疾驶而来,老人以为这是大家正在等候的进站车,马上会停的。可这是通过车,进站后没减速,大家见此情景惊慌地冲老人喊,老人一下傻了,想往站台上爬,由于着急爬不上去。这时吴俊德急忙扑过去,拽着老人的衣服,往上使劲一拎,拎出了铁道,就在这一瞬间,火车飞驰而过,好险哪!过了一会儿,老人明白过来了,问:“拽我那个人哪去了?”吴俊德当时就站在老人身边,没有言语。

6. 2004年秋的一天下午4点,他正走在朱尔屯桥附近,一个三轮摩托车疾驶而来,在拐弯(90度弯)上桥时,突然三轮车直冲入桥下2米深的沟里,车轱辘朝上,开车人头部朝下,窝在车里动弹不了,当即休克了。周围有许多人看热闹,可是没人管。吴俊德立即来到桥下,用衣服袖子把玻璃碎片掸开,他见车门打不开,便从车窗处把人拽出来,当时吴的手也划破了。他先把人平放到沟边,只见这人满脸是血,喷出一股酒气。吴又爬到沟坡上,一只脚钩住身边的一个大石头,身子探进沟里,这时一个15、6岁的男孩子过来帮忙,小孩按住吴的腿,吴使劲儿抓住此人的双肩衣服处,终于把这个人拽到坡上来。5、6分钟后,此人清醒过来,他自称是‘老万’,让吴给他家人打电话,电话打通后,他家人来了,把他送进医院,临走时老万向吴俊德要名片,老吴说:“你赶紧上医院吧,我是炼法轮功的,你记住‘法轮大法好’就行了”。就这样老万得救了。此时的吴俊德正在流离失所之中,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生活也很拮据,但他救人仍不图任何回报,真正做到了古人所敬仰的“贫贱不能移”。

类似这样的事老吴也记不得有多少次了。

吴俊德还特别孝敬老人,无论是自己的父母、年迈的奶奶,还是岳父岳母,他都关怀备至。他继父病重时住院及平时看病的费用2万多元,全部是他掏的;继父去世时,他又拿出1万元给办丧事,事后老人的丧葬费下来了,他全部交给了生活困难的弟弟。他岳母临终前十分想念他,说如果能看上姑爷一眼就知足了,可由于吴俊德正在被非法关押,老人留下了终生遗憾。吴俊德的母亲没有退休费,想办低保又拿不出人情费,在吴俊德失去工作之前一直是他供养母亲。还有吴俊德那97岁的奶奶现在天天盼着他能早日回单位上班。

1999年7月江氏由于妒忌利用中共镇压法轮功。迫害发生后,身心受益的吴俊德凭着做人的道义和良知,进京为大法上访,被非法抓捕,先后被关押在大南遣送站、新民拘留所等地,长达1个月。

2003年3月18日由于恶人举报,吴俊德的弟弟被非法抄家,牵连到吴俊德。当天下午,沈阳国保一支队、新民市公安局、新民铁路派出所等部门警察来到吴俊德的工作单位,欲绑架他,他得知消息后,走脱了。从此他被迫流离失所。6天后,锦州铁路供电段人事科科长朗显明、保卫科科长高福安和工会主席张明春就逼迫他妻子签字,同时欺骗新民市政法委,说他2002年就自动辞职了,便以此为理由开除了他的公职。后来他们见到吴俊德本人时,竟说他们等了吴俊德45天,认为他无故旷工,才将其开除的。吴俊德的弟弟被非法劳教二年。

2005年1月9日晚上,吴俊德被沈阳平罗派出所非法抓捕,所长张太指使副所长陈绍卿和户籍员王建等十几名恶人对他进行群殴,将他的一颗牙打掉,其余的牙齿也全部被打松动了。在吴俊德被非法绑架后,于洪区国保支队、沈阳国保一支队的警察对他多次进行非法提审。最后平罗派出所非法判他1年半教养,1个月后又找借口增加半年的劳教时间。在抓捕吴俊德的同时,警察又去吴的住处抄家,当场抢走吴俊德准备做买卖借来的现金5000元,至今未退。后来警察们谎称用这钱给吴俊德治病了。(吴根本没有病,是被他们打伤的。)按现行法律,拘留所最多只能关人1个月,但他们竟非法拘留吴5个多月。后来吴俊德被送入沈新劳教所,在那里他遭到了强制灌盐水的折磨,当时警察指使十几个人犯人按着他,还用电棍电他。吴俊德被非法关押1年零9个月,才得以出狱。但目前他没有工资来源,一家三口人的生活全靠妻子的工资维持。

王段长和尹书记:像吴俊德这样的好人不应该失去工作呀!这是一份多么值得呵护的善良啊。现在他已近50岁了,打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作为当年吴俊德的上级领导,你们当初对老吴的工作也是很满意的,真的不愿相信,一涉及到某层人士的身名利益就可以放弃真诚、道义和良知,抹掉善良的记忆!这里没有指责,中共建党后的历次政治运动还不都是挑动群众斗群众吗?这次迫害法轮功也不例外,它就是想达到人人自危,在善良的人民中搞起人整人的丑恶伎俩,当事人在不知不觉中坑害了他人,莫不知这也是在践踏自己的良知。其实这次迫害法轮功的有关文件的政策比历次政治运动都狠上加狠,可是在百姓中却没有达到邪恶政府所想象的程度,因此直接抓人、打人、杀人的“光荣”任务就落在了“职能”部门的邪恶人员身上了。与此同时,也真的蒙骗了一些不明真相的个体,因此各种形式、程度不同的迫害时有发生。但在邪恶的政府面前,很多单位的领导对于如此敏感的问题,都采取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方法,面对要人命的恶党,尽其所能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既保护了自己,又捍卫了自己做人的尊严,使许多修佛向善之人免遭迫害,以息事宁人的高尚品格为自己乃至后人积了福份!自古以来被真正贤德之人所唾弃的就是投井下石。以你们的年龄,该是从“文革”中走过来的。以毛泽东的淫威和权力,那场荒唐的运动也只闹了十年而已,待他一去世,也就结束了。“四人帮”的下场人们都看到了;而当年那些跟在后面搞“文攻武卫”、“打砸抢”的小丑们下场如何,人们也都看到了。报应的因果、历史的教训是深刻的,为什么很多中国人如此健忘呢?

今天,吴俊德只不过是讲几句真话,坚持自己的信仰而已。那么,作为一个公民表达一下自己对某个事件的看法,这不很正常吗?这是他善心的自然表露。我国《宪法》中明文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而那些直接或间接迫害老吴的人正是被凌驾于《宪法》之上的中共谎言所欺骗,而被这个恶党利用的如此得心应手。这样的政权靠的就是暴力和谎言,然而每次运动来时,总是有人被煽动得理智不清,盲目响应,历次政治运动之所以成功都是人们的妥协、懦弱甚至是参与、呼应得以成全的。让老吴这样的好人失去工作无形中加重了这场迫害的残酷。人的工作权利也是天赋人权哪!事实上你们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我国《刑法》第14条、251条和397条,构成了故意犯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和滥用职权罪。面对未来法制健全的社会,你们怎么办呢?我们指明这些,不是为了仇恨,同为中华儿女,何必互相伤害呢?中共不等于中国,爱国也不等于爱党。中共在建政56年中,利用各种政治运动害死8千万同胞的性命,特别是在这场镇压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达到了登峰造极——活体摘取人体器官!这样令人发指的罪恶,如果有谁还对其维护和协从,无论他如何表现和表白,在好人的行列里,就找不到他的影子……。回顾历次政治运动,当权者总是把他对善良民众的胡作非为解释的冠冕堂皇。不明真相则矣,如果明知政府是在颠倒黑白,相信任何一个有正常思维的人都要做出“善”的抉择,决不会与魔共舞。也许这样做不是你们的本愿,实际上在不同角度看来你我都是这场运动的受害者。

值得说明的是此篇文字,决不是对王段长和尹书记个人发难,之所以给二位写信是因为您的地位对于事态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真的是善恶一念间啊!请冷静下来,往事也会令您思绪万千。全世界有80多各国家对法轮功认可,崇尚“真、善、忍”,而唯独中共恶党如此惧怕这三个字,它强奸民意,“绑架”了所有的共产党员,为它在不久的将来的覆灭而做殉葬品。《九评共产党》一书揭露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读过此书后,那些有远见的良心人士纷纷找渠道,秘密退出了共产党的一切组织,目前在大陆通过互联网退出共产邪灵组织的人就有1600多万……。

好人是高尚的,是应该受人尊敬的,而不应该是受迫害的。真正的好人在任何压力面前都不会说假话,出卖良知。当历史翻过这一页的时候,善与恶的表现都终有结局。在此我们诚恳地希望王段长和尹书记,认真衡量一下我们的话,真正地为自己负责,也为他人负责,尽快恢复吴俊德的工作,请您以善凝结出的闪光点来衬托出您的正义,这样不但会帮助老吴,也将给您的将来带来大福份!

祝二位身体安康,工作顺利,供电段的明天更美好!

新民大法弟子
2006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