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当地学员遭绑架一事的思考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本地区十一月份遭绑架的一名同修被无条件释放后不久,又有一同修被当地公安局伙同国保大队的不法之徒绑架迫害,由拘留所转至看守所,继而又到教养院。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发现,当地同修的整体修炼不成熟,是同修遭到進一步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

以下是几位同修的一点体悟,现整理出来,与当地同修紧急交流一下,意在更好的走正以后的路,积极营救同修,发挥大法弟子的整体作用。由于层次有限,对问题认识的不全面或有偏颇之处,请同修给予批评指正。

一、麻木、松懈心理

知道同修遭绑架后,没有形成积极参与的正念之场。在同修遭拘留迫害期间,有不少精進同修出现了忙的被干扰状态,家庭中的、社会中的琐事不断,把大部份身心用于处理这些事情上,发正念时间少,学法不静心,削弱了整体力量。近距离发正念的人少,大多数同修由于种种人心干扰,没能到迫害同修的邪恶聚集地发正念,只在家里发。我本人以前也有在家里也一样的感觉,直到去过一次之后,才发现是不同的。从这里体现出你对营救同修用心的大小,过程中也挖出隐藏的怕心和怕吃苦的人心。这也是一次走出人的考验。当地有许多同修到北京证实法时没有去,可是当本地同修遭迫害,需要你参与时,你还没去。同修的被加重迫害难道与我们每个同修没有责任吗?可能有的同修认为《明慧周刊》上说过,一群群的同修在一起怕遭怀疑、怕出事。但我们可以智慧的去做啊,有些同修不是做的很好吗?有的同修一看被迫害的同修的家属(也是同修)没去,就打消了去的念头,把被迫害同修的事当成了其家属同修的事,而不是我们每个同修的事,没把同修当成我们整体的一部份,把近距离发正念的责任完全落在了县城同修的身上。同修啊,大法弟子不是一个整体吗?上次营救同修的成功,体现了整体的力量,但这一次,每个参与的同修都应找到上次的不足,积极让没参与的同修参与進来,整体的力量应再次提高才是。感觉上营救同修的整体力量不如上次。

二、情的干扰

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同修没能和被迫害的同修的家属及时从法理上沟通好,有碍于面子、怕得罪人的心理,有时话到嘴边又咽下去,怕同修不愿意听。没能认识到同修受到迫害,我们有和家属同修一样的营救责任。好象觉得因其家属也是同修,参与的责任要大一些。许多同修都有意无意的觉的,真正堂堂正正闯出来的很少,有种用钱买人才能免遭迫害的念头,好象成为了一种模式。可是,如果都这样出来,我们讲真相的力度不是大打折扣吗?说关就关、说罚就罚,对当地常人来讲,谁还敢炼啊?这也是当地没有新学员的原因。在邪恶所剩无几的最后时刻,没有把大法弟子的神威展现出来,体现出来的却是对于迫害无可奈何的受气相。拿钱沟通过程中,有种种办不成的现象,看似偶然,能是偶然的吗?一切的一切不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吗?师父给我们整体提高的机会啊?师父把万古机缘给了每一个宇宙中的生命,包括参与迫害的人。我们用常人的方法使同修出来,又使参与者犯了受贿罪,向深渊推了一把。《周刊》上有过此类交流文章,旧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不就是经济上截断吗?常人这样做,我们不好说什么,用钱办事是人类变异的思想,但我们是大法弟子啊,师父说过,大法弟子走好的路是给后人留下来的参照。尤其在正法洪势快要接近人类表面空间,邪恶生命被销毁的少之又少的今天,怎么还能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呢?有的同修说,每个人修炼的路是不同的,有的同修可以不用花钱出来,这位同修就应花钱买通。同修啊,师父讲过这样的法吗?个人理解是在修炼的过程中,去执著心的状态、过的心性关不同,最终不都得修的执著无一漏吗?每个大法弟子身上都留有旧宇宙为私为我的因素,怎么还能去配合邪恶,认同旧势力的安排呢?有机会接触其家属的同修应多从法理上交流、鼓励,使其提高才是真正的帮助同修啊。不管从同修家里搜出什么东西,那都是用于证实法的,潜意识中不应承认有东西就要加重迫害的想法。在帮助同修过程中,都应向内找,看自己有哪颗人心反映出来,哪怕一瞬间也要抓住它、解体它。本人就发现自己在看守所发正念时,不时有怕心出来。因过去曾在此被关押过,对这里环境比较熟识,有种不想正面接触这里工作人员的心,本该要求正面接见同修的机会错过了。没有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只当成了同修家属的事,怕被盘问,还是维护自己的心啊。个别同修和被迫害同修的常人家属接触时,没有从人这层法上开导他们,使他们正的一面起作用,积极参与营救同修。本来就对真相不甚了解的常人家属看到同修许诺的结果没有实现时,又产生了消极抵触情绪,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师父的法不是讲给常人听的,常人怎么能理解的了呢?使家属同修压力也很大,不仅没帮同修,反而又向下推了一把常人。还有个别同修建议被关押同修绝食等,怎么能把自己的理解强加给同修呢?绝食、吞食异物等表面上是人对人的抗议形式,《明慧周刊》的多篇交流文章中也都谈到了。本人也曾绝食,但最后都是因为放下了人心才能解体了邪恶,表现在这个空间就是被释放。正法走到今天,大法弟子的正念才是更强大的啊。有机会接触被关押同修的大法弟子,应提醒同修正念正行,“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啊。

三、真相讲的不到位

当地派出所、公安局和国保大队不断勾结迫害大法弟子,说明这些机构不明真相的人大有人在。几年来,真相传单没少发,可迫害还在继续,没有把当地参与迫害的直接责任人曝光。从上一次营救同修来看,当地学员才陆陆续续的往这些机构寄信。从接信人的反应上,他们暴跳如雷,并没有真正的启发他们的善念。这说明我们用心不够,把参与者当成了对立面,没有从救度世人的角度考虑。今后应加大力度向各级政府、公检法、信访办、拘留所、看守所等部门寄信,要坚持不断。从地理位置上看,市内的党政机关都距离比较近,各乡镇派出所的主要负责人也都居住在县城,有机会到市内的人都应近距离发正念,解体公检法司等系统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请有条件的同修搜集提供与迫害有关者的人员名单,也方便外地写信讲真相的同修。还可采用电视转播各大班子会议时,记录名单。只要用心,师父就会给安排机会。真相讲到位了,就可扭转当地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形式。寄信讲真相的同修应多看几遍《九评》。本人所接触的司法人员都知道大法真相,但受中共恶党毒害太深,认为中共恶党说好就好,说不好就不好,说法轮功有政治图谋。应多从《九评》》方面讲真相。另外我发现有的同修在邪恶之徒一说法轮功是X 教,和遵循的所谓法律时,同修往往底气不足,对相关的法律更是一无所知。在此我建议每个同修都看一遍明慧汇编的关于用常人法律的武器维护合法权益的材料,书中很好的申诉案例给我们很多启发,可以用笔记下来。当地大多数同修都受过不同程度的关押、罚款等迫害,都应理直气壮的运用常人的法律形式给公检法司各系统讲真相,积极给法院、人大、检察院各相关系统写申诉材料,利用常人这一形式揭露邪恶、制止迫害。不要等迫害发生了,才疲于应付。所有在家的同修都应有这一心理准备,多学法。要变被动为主动,为师父讲的全民反迫害的形式的到来打下基础。我发现有的老同修《论语》还背不下来,我希望每个同修每天都背一遍《论语》,因我在被关押期间,通过背《论语》才加大了否定邪恶的正念。

四、名人心理

由于被迫害同修在当地得法较早,又是夫妻同修,在当地同修的眼里认为是完美的一对。本人有一段时间也曾羡慕过他们的志同道合,时不时的对不修炼的常人家属话里话外表露出来。他们的所做所为对当地同修影响很大,当作了榜样。学人不学法,不用法衡量学员的对与错,对同修期望过高。当同修有没在法上的做法或不符合自己的观念时,不是善意指出交流,而是背后议论、传播,甚至忿忿不平。还有的同修对其以前的事斤斤计较,没能体现出大法弟子的洪大宽容。都是修炼中的人,难免有不同程度的人心,同修通过学法会逐渐认识到的。修炼的人谁能无过呢?因上次被营救的同修属于默默无闻的那种,知道的人很少,致使营救同修过程中整体上人心很少,正念较强,营救成功。

五、缺乏交流

我们当地同修之间交流并不是没有,而是流于形式,没有把自己修炼过程中的体悟、经验教训开诚布公的讲出来,而是有想听别人讲的有求心理。有的同修看到别的同修有明显的执著心表现出来,不是善意的直接指出,而是拐弯抹角的说。反正我的意思表达出来了,明不明白是你的问题,我的心尽到了就行了。追求表面的平和,有怕得罪人的心理。同修之间愿意听好听的、不愿意听不好听的。有的同修被其他同修直接指出(语气有些生硬)时,有反感、固执己见的表现。修炼过程中有些执著心自己发现不了,别的同修看见了给你指出来,共同提高,这不就是交流的目地吗?希望我们当地同修都拿起笔来,把自己修炼中体悟最深的、能对其他同修有帮助的事都写出来,制成两份,一份上网,一份在当地传看(可以不用写姓名地址等)。由于能直接上网的同修有限,大多数同修看《明慧周刊》文章数量太少,有时对当地情况没有针对性。这就应该让我们放下人的观念,年纪大了,文化低,没写过等等障碍,可以口述给能写的同修,让他们帮助整理出来。

我还发现一个现象,我所接触的部份是女同修,大多数同修在没修炼前给人的感觉就是倔强、直爽,吃软不吃硬。在家庭生活中都有独当一面的表现,有主见,但有些固执,好象缺乏体贴、善解人意等女性的特点,这可能是师父讲法中说的阴阳反背的现象吧?看到《正见网》有同修回忆九九年广州国际法会期间,丁延给人的印象总是那么的美好,说将来的女人都应该象她那样时,我的感受很深。因为我本人在这方面就做的很差,好抢话、不理解别人的感受、忍耐性差,别人说话硬时,我比他还冲,这都是今后要修去的。

修口的问题也是我认为的比较重要的一点。同修身上有缺点,不要你传他,他传你,加大负面作用,使同修之间造成间隔。不要看重别人过去的不足,人间表现出的不足都不是他真正的自己。昨天没悟到的,今天悟到了,我们每个人不都是这样的吗?一定要珍惜同修之间万古仅有的缘份,共同走好以后的路。

以上是本人在这次营救同修过程中的一点体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以待尽快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