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玉溪同修被绑架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11月16日,玉溪红塔区七位到周边山区发真相资料的同修被邪恶人员非法劫持(其中三名同修正念走脱、流离失所)。我觉的玉溪所有的同修应该尽快从怕心和麻木中走出来,认真思考一下,为什么玉溪能够尽可能多的走出来的同修接二连三遭到邪恶绑架,漏在哪里?整体的漏在哪里?

这和我们玉溪许多同修总是处于等、靠、要和最大限度保护自己不被迫害的状态有关(包括笔者在内)。玉溪的同修大都得法和做三件事起步较晚,总体人数也较少,可很多同修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养成了“做的多就会被迫害”的不正确后天观念和“让别人多做、自己少做”的自私和求安逸观念,导致玉溪众生迟迟不被救度,大量的众生目前仍处于七年来只是接触过一次甚至没有接触过大法真相的状态。鉴于这种情况,玉溪也有较精進的同修“邀约”在一起去散发资料,但往往持续不了几次后就被邪恶非法绑架。类似的情况至少有三次以上,笔者非常心痛,为同修心痛,更为玉溪的众生心痛。

其实“保护自己不被迫害”的想法似乎已经深入我们地区许多为自己的不精進而找借口的同修的思想微观中,它往往使我们承认了这场迫害,让我们维护着自己的害怕而长期处于消沉的状态,被动的做着三件事。出现魔难问题时,想到的不是师父和大法而是如何用人的办法解决问题。甚至能够走出来的同修也受此思想的影响,在这次七位同修发资料被恶人追赶拦截和举报时,同修说,她们那时就只是一心想着要走脱,也害怕,也发正念,可是收效甚微,若一心就是慈悲众生,把“众生的得救得度放在第一位”,向拦截她们的人讲清真相,放下生死和自我,正念正行,情况可能就不同了。

玉溪的大法弟子并没有形成强大的整体,很多同修仍在保护自己的怕中,(体现在只看师父新经文和周刊,却不要或只要一两份真相资料),很多同修学法不入心,而我们整个地区的学法小组不稳定,一有什么情况就停止、有的片区十多个同修却没有一个学法小组,而我们的资料点也没有遍地开花……我们把眼光都投向少数同修,等、靠、要,做的也很少,这是否是玉溪同修接二连三被绑架的原因?

同修们,精進起来吧,做好三件事不是停留在嘴上的,注意安全也绝对不是走不出来的借口。由于害怕被迫害而最大限度保护自我不受迫害,不正是我们应该突破的壳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