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自己的争斗心和害怕孤独的心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师父好!
同修好!

我叫莎丽达(Sarita),住在瓜德鲁普。

那是在四年前,我们这个区炼功点的负责人要搬家了,因为我们那儿炼功人不多,她很早就向我建议(在她走的前一年)接替她。事实上,其他那些和我们炼功的人也都要到别处去生活,大部份是要去外国。于是,在那个时期,我就成了唯一的一个从地理位置上讲能够固定下来负责这个炼功点的炼功人。

可是,那时我在工作上还是个新手,要花时间去学,在修炼上,我也是个初学者,那时我才开始修炼不到一年。由于我对自己缺少信心,所以对独自承担这个责任有些迟疑。其时,我知道一个炼功点存在的重要性,我也非常明白那时我是唯一的暂时能撑起这个地区炼功点的人选,于是,怀着无奈的感觉,我很不情愿的答应下来了。

在此期间,也就是在那个负责人要走的前四个月的时候,新来一位女士定期的来炼功。那位负责人感到我不太积极,于是有一天她问这位新来的女士是否愿意负责这个炼功点的事,她说行,并表示非常愿意。可是我知道她除了工作之外,还要花很多时间参加一些其它的社会活动,因为担心炼功点不能稳定下来,我立刻以肯定的口气做出了反驳,说由我来负责这个炼功点。

事后想来,我的争斗心又出来了,还伴随有很多其它的执著,比如让别人看我有多好啊,还有随时准备应战别人等等,可是我这颗真正修炼大法的心却不想这样做。我一直有一种感受,经常是不情愿的、被动的去干事,而不是由我自己以一个修炼者的心态去选择,去做。

也是在这时,我自愿的承担了一项给大纪元法文版查询和写文章的工作,加上我的教师工作,这些占去了我很多的时间。我变的常常迟到,因为我在电脑前忙到最后一分钟,在这方面我还缺少耐心,我不能及时停下手头的工作,因为我想马上做完,所以,我没有把炼功点的活动是否要准时作为优先考虑,而总是希望在此之前先把工作做完等等,我只执著于结果而不注重过程。

关于我的同修,我们彼此都很熟悉,表面上看,我们相处的也很好,所以,当看到其他同修之间发生矛盾时,我们却感到很惊讶,因为我们这里看起来都很好。可是,我不自觉的还会因为她不能正常的去炼功点和每周的集体学法而在心里责怪她。

知道她经常去参加其它的活动,我默默的继续做着,并希望她能尽可能的多投入一些精力進来,以使我们能够一起往前走。这仍然是对自己缺少信心,害怕孤单,这种害怕从幼年时期就有了,甚至更早的时候,现在也冒出来了。今天我明白了,对自己缺少信任,就是对师父和大法缺少信任。

还有,已经有三个月了,我感到有一种很强烈的、在内心深处的厌倦感,我受不了了,我向她坦承我一个人已经做够了,她经常不来,而且很长时间了,我一直希望她能自己向我提出来在两天的炼功时间里,至少负责起一天的炼功。

我们做了一次长谈,内容包括我们的想法、对彼此的理解。是这次谈话让我知道了她一直认为是我特别不想离开这个位置。这真令我惊讶!三年来,我们在一起修炼却对彼此有着如此的误解。

从我这方面来讲,我知道我对她缺少信任,潜意识里认为她没有能力管好这个炼功点!多么错误的观念和发出了一个什么样的思想!

我怎么可以认定一个修炼大法的人有没有能力去做证实法的事!

但是,在这次长谈以后,我对她产生了埋怨情绪,执著于她对我应该有感激之情,我一直认为这两年来,是我在辅导她,在带着她,是我坚持把她带進了这个修炼小组,她才能得以参加讲清真相的活动……

我没有意识到,我是想把她塞進一个模子里,我生活的模子里,也许是我害怕孤独的执著心让我这样做的,我在潜意识里想让她陪伴我一同修炼,走一样的路。

然而,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修炼的路。只有师父来决定,只有师父才知道谁可以走什么样的路。

在认识到有这么多的不足和这么多的执著之后,我决定加强我的学法力度,只有加强学法才能改变这些不正确状态,才能更好的同化真善忍。

(二零零六年法国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