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沈阳法库县迫害大法弟子的四名恶人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原法库县政法委书记吴枫林、副书记刘贵华、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张洪喜、政法委现任书记何忠良,是近几年来在法库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责任人,以下是他们的部份犯罪行为:

原法库县政法委书记吴枫林,男,五十多岁,现任法库县人大副主任。吴枫林在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年末,任政法委书记期间是法库县迫害法轮功的最主要责任人。

一九九九年年末,吴枫林亲自带领所有政法委成员在法库县拘留所办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对法库县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迫害,最多时曾非法关押七十多人,最长时间达五个多月。他命令每顿饭只给学员一个没有拳头大的且用发霉玉米面做的窝头(曾有学员在窝头里掰出水泥块和老鼠屎),菜汤是白水煮几块白菜没有油,就这样饿了学员好几个月不许家属接见。且放学员回家时还强迫家属每天交二十元伙食费和几千元保证金。

吴枫林唆使拘留所的鲁管教、卜管教、许管教经常毒打学员,挑拨学员家属打学员,把学员关在狭小的监号内几十天都不让出来一次。经常在走廊里大骂师父和大法弟子,有时半夜私设公堂与张洪喜、刘贵华等人毒打迫害大法弟子。如二零零零年三月六日晚上吴枫林与张洪喜等人分别把张志国、张笑、张志广三人调出去毒打,吴亲自打了张志国几十个嘴巴子、张笑的脸被张洪喜用笤帚都打变形了。吴枫林把张志广打倒后用皮鞋踩住手来回碾。一次吴枫林打一法轮功学员时,一位好心的部队转业干部李辉(被雇用看学员的)上前劝阻也被吴打了一个嘴巴子。办班期间吴枫林还把王显涛和李福堂送龙山教养院洗脑班迫害,把孙耀和弥宪坤送马三家教养院迫害 。

原法库县政法委副书记刘贵华,女,五十多岁,现调法库县检察院工作。刘贵华在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年末,任政法委副书记期间是法库县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之一。办洗脑班期间刘虽身为女士却经常出手打大法弟子曾用橡胶棍毒打大法弟子乔成林,逼乔成林谈对法轮功的认识。大法弟子何明英、关美华、关英华都被其单独调出去打过,一位女大法弟子孙得福被刘贵华用笤帚把脸、嘴都打破了,笤帚把都打碎 了。

原法库县政法委秘书现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张洪喜,男,四十来岁。张洪喜是与前任政法委书记吴枫林、刘贵华和后任政法委书记何忠良一起且一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责任人,他对法库县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未间断过,不但操纵还亲自参与,如抓人、殴打等等。据不完全统计迫害以来各级政府及执法人员在他与吴枫林、刘贵华及何忠良的操纵下已将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送进洗脑班迫害,几十人劳教、判刑,十几人流离失所、多人下岗。迫害期间直接或间接造成多名法轮功学员父母离世、致使一名法轮功学员离婚、一名法轮功学员离世。

他们采取的高压手段有:非法抄家、罚款(不开条)、勒索、殴打、监视、株连、停职、非法拘留、劳教、判刑等无所不用其极。尤其非法抓人后还要向法轮功学员家属收取高额伙食费、洗脑班学费、保证金、雇用监视人员的工资等等,有的农民没有钱就强行打粮或用物品抵押,再没有便把帐下到各村农民负担上。据知情者透露,大约在2004年公安部部长刘京来法库秘密调查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是否在法库,法库有关部门“积极”配合搜查,得到上级5万元奖励,被其与何忠良等几人私授。

2005年以来张洪喜亲自带人多次到各镇迫害法轮功学员。如到登士堡吴春山、冯桂芬、陈岩、大孤家子李爱莲等学员家骚扰并搜查,寻机迫害,致使陈岩、李爱莲流离失所有家难归。更甚者张于9月14日将叶茂台镇法轮功学员刘宪勇绑架送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又与何忠良合谋将去与其理论的刘宪勇的嫂子与两名亲属(法轮功学员)毒打后送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据不完全统计,法轮功学员李富堂、张笑、刘宪勇、乔成林、张治国等都被其亲手毒打过。办洗脑班期间,张笑的脸都被张洪喜用笤帚都打变形了。二零零五年在法库拘留所里大法弟子刘宪勇绝食抗议非法抓捕,张洪喜亲自拽着他的头发给他灌盐水。

法库县政法委现任书记何忠良,男,五十多岁,是继原政法委书记吴枫林之后又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人物。上任以来就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伙同610办公室主任张洪喜等人把法库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形势推向顶峰。上任后便花钱雇用臭名昭著的张士教养院洗脑班恶人,来法库拘留所办洗脑班,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零五年十月份,何忠良亲自下令绑架来与其非法抓人理论的大法弟子刘宪勇的家人和亲属并与张洪喜合谋把刘宪勇的嫂子和两名亲属非法送马三家劳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