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生前的最后一句话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的父亲去世二十多天了。老人生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法轮功好!”。写出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以启迪世人。

我的父亲1908年出生于一个大家庭。念了两年书。十七岁离开老家,去中药铺学徒一年。三十年代,加入了外国人办的基督教会,成了一名基督徒。后来进入日本人办的铁路上班。1944年出了一次行车事故,同事告诫:赶快逃跑,如果被日本人怀疑与抗联有关就危险了。为此,辗转逃避躲过了日本人的迫害。一直到土地改革,共产党来了,老人的灾难也来了。老家的一群共产党土匪把老人全家劫持回从小离别的故乡。受尽威逼打骂欺凌之苦。全部财产被抢光。来年春天他们知道老人不会种地,决定把我们撵回城,临行前,开了一张写有“中农”字样的路条,也叫通行证。老人就这样戴上了“中农”帽子。

到了1949年因为生活所迫,又重回铁路。在当时老人也算是个文化人,当过小官,但过于耿直,中共官员曾经多次企图拉入邪党,均遭到谢绝。57年反右派时,因为单位没有完成指标,经组织暗示、揭批、落井下石,58年春天这个老工人被扣上了“中右”的大帽子。被批斗,逼迫交代检查,隔离看管反省。降职降薪调离原工作,监督改造。每月只发给28元生活费用以维持六口人的生活,当时四个子女在念书,生活之艰难可想而知,靠从口中省出的一点口粮喂养一只小鸡下蛋卖钱补充经济上的不足。六零年的年三十晚饭我们全家就是喝的玉米面粥。

从此,我们全家就没得到一天好日子过。国内外一有风吹草动、甚至某个邪党官员下来检查工作或者路过此地,我们就都得被教训一通。右派、黑五类、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不绝于耳,压的喘不过气。只能低头走路。老人难忍心中之苦,几次欲轻生,都被能吃苦耐劳的老母亲所劝阻。

直到给右派“平反”,压在头上二十多年的大山终于被搬掉了。刚有几天好日子过,他就感谢起恶党了。老人似乎看穿世道:“入党做官”、“入党发财”、“入党才有好日子过”。劝说子孙入党。可见党文化给中国人的毒害有多深,恶党成长的过程就是中国人被党文化不断的洗脑的过程。连身受其害的老人尚难逃脱。

《九评共产党》问世后,我们给他念,很快他就明白了共产党是什么,它给中国人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恶党近几年对我们全家的迫害(因为子女修炼法轮功),历历在目,老人深恶痛绝。再提共产党就骂不停口。一日闲聊,老人说起“亡国奴”,我们当时没反应过来,而后猛醒:这不是党文化吗?今天的中国人被马列思想奴化,没有中国人的文化、民族精神、忘掉了老祖宗,都成了货真价实的亡国奴!

我们多次给老人讲真相,老人还是有些误解,对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真相造成障碍。老人卧床不起期间,我们昼夜守候在老人身旁,无微不至侍候他,不嫌脏,不怕累。不管是他不能说话、还是不能翻身,从不嫌弃他。我们还放法轮大法音乐给他听。

在多日不能说话的一天深夜,老人清晰的说:“忠字舞邪!”稍停片刻又说:“法轮功好!”这就是老人生前的最后一句话,为自己的一生选择了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