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小册子证实法的一段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日】早在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交流征稿的时候,有位同修大姐就极力的劝我写写做小册子这方面的体会,利于大家在这方面共同提高。可是那个时候确实没有把这个工作和证实法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没有提炼总结出来,如今第三届法会已经过去了我才觉的有些成熟了。本来第三届法会之前有其他方面的一些体会要写的,可是在心里一念──等第三届法会征稿的时候再写吧,结果真正需要投稿的时候,由于那段时间没有从法上突破,我被邪恶干扰的什么也写不出。所以接受教训,现在就总结总结,别考虑什么时候了,只要有利于证实法、有利于大家共同提高都是好的。

一、起因

起因也很简单,二零零一年我还在一家公司上班的时候,就和流离失所的一位同修住在一起,由于我们都是在外地,接触不上当地同修,所以我们就想办法自己印制传单。那位同修白天在家印晚上发,我主要负责下载资料和编排。很快接触上当地同修,提供一些给他们。但是那个时候不知道学好法的严肃性,技术上也很不成熟,当地同修对编排的资料提出很多不足,我也不知道向内找,没有在学法上下功夫,最后人家干脆不要我们制作的资料。几个月后,流离失所的同修到更需要的地方去了,也就终止了这个编排的工作。

这段短暂的编制资料工作虽然不成功,但是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知道这是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一个重要环节。因为我们反迫害、揭露邪恶、证实大法的文章很多,又都是在被邪党封锁的网络上,只有选取一定数量的利于世人接受的文章制成传单或小册子散发出去,才能让人看到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了解大法的美好,所以真相编排工作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后来我到了新的城市工作,还是接触不上当地同修,我就自己编排自己发。我自己在工作之余又编又发才能做多少啊,如果我真正能编排出能使众生得救的精美小册子很多人都用该多好呀!当时的心情是很急迫的,我常常在明慧网上看到很好的文章,可是众生看不到,仍旧被邪恶的谎言毒害着,大法被邪恶恶意的诬陷诽谤着,我的心很痛,当时的心情用心急如焚来形容不算过份的。

我感觉到师父看到了我的心,让我有缘接触到了一个资料点,我开始准备向他们提供我编排的资料。邪恶是害怕的,它利用我的执著,钻我的空子把我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在邪恶的场所,师父的法给了我巨大的力量使我能够破除邪恶的安排冲破牢笼走出来继续证实大法。

二、把小册子组合成一个全面讲清真相的整体

出来两三个月后,一位同修大姐找到我希望我能够参与他们证实法的工作,这是我求之不得的。

当时同修并没有让我马上做证实法的工作,可能是看到我那颗还在矛盾中的心,所以让我先学法。连续五十多天的学法,对我后来做的事情多么重要我现在是没办法看清的。我知道在静心学法中,那个根本的私心直接跳出来让我看到;还有和同修的矛盾也在法上看到自己不符合法的观念从而彻底解体它,后来再见到曾与之发生矛盾的同修就象刚认识时一样;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师父让我明白了小册子怎样编制才能更有利于救度众生。

有一天在静心学法中,我感到师父的法明明白白的告诉我,小册子应该以证实大法的美好为主,这样众生才好接受,就象七二零以前弘扬大法一样,只不过现在大法遭到构陷,应该首先破除邪恶的谎言,揭露这场毫无人性的对修炼人的迫害,唤醒人们的良知,最终使人们认同大法的美好。我从明慧网看到海外的同修也是充份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形式向世人展现大法的美好。

基于这样一个原则,不久我就开始编排小册子了。当时正好是二零零四年农历新年之前,同修们正在为怎样做真相资料存在一些争议。因为在这之前好象这个地区的真相资料主要就是揭露迫害和邪党的谎言,所以,过年了,把这些被迫害的消息象往常一样放在世人家门口合不合适,同修意见是不同的,很多同修都认为过年了,不应该总是一些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一些真相送给人家,世人都图个祝福和吉利,有的同修就不以为然。师父让我从法中明白的这一点正好在这个时候消除了这个争议。

年后我还是这样做的,以展现大法的美好为主。开始的时候,没有象现在网上登的小册子一样成一个系列,没有一个固定的名称,往往就以最突出的文章标题作了小册子的封面题目,内容主要是把半个月内的典型文章拣选出来,分成大法美好、突出的迫害案例、恶毒谎言、海外消息等几大方面,尽量的使各部份组合在一起看起来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我也很注意插图的使用,尽量使图文在意义上表达同样的内涵,尤其注意封面的设计,使封面配图和里面内容协调一致。

记的当时把突破网络封锁的办法放在小册子后面,很多同修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有时候我也把同修写的讲真相的诗歌放在前言、封三或者封底的位置,也有时候把四句的诗放在封面。形式不是一成不变的,但是整体上,无论是内容还是插图等等,一旦把他们放在一起,那就应该是一个统一的和谐的整体,那里面溶着我们大法弟子救度世人的纯正的慈悲善念。

现在回头看那些小册子,是很简陋的,但是当时还是达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协调的同修告诉我,她在这方面的压力一下子没有了。发资料的同修那一段时间对真相小册子提出很多意见,但是怎么提都没有太大改進,所以矛盾都往协调人身上积,由此给协调同修造成很大压力。也想了很多办法解决,比如,编排同修先初选文章,然后交给发资料的同修再选,集思广益,反馈上来后再由编排同修正式编排成册。尽管这样,这方面的矛盾依然很突出。我开始按照在法中明白的理去做的时候,一下子从根本上消除了这个矛盾,剩下的是同修正常的意见反映了,并且也不需要那个反馈的过程了。

在这里不是说我做的就好,我想说的是,是大法的法理指导我做出符合当时证实法需要的真相小册子。并且老在这一层次上做也不行,正法進程是不断往前推進的,指导做小册子的法理和技术上的要求也应该是不断提升的。可是当时并没有特别理性的明确这一点,所以给后来我继续做这项证实法的工作带来极大的被动。

很快的我把做小册子证实法与我没有修炼之前的读书联系起来,将我读书的方方面面都运用在做小册子中。在学法之前,读书是使我摆脱周围一切的办法,也是我不断探索自己出路、认识自己的过程,因此阅读很广泛的。对某一方面有疑问就找相关书来读,而且不读国内教材,多数读的是海外原著的译本。后来我知道这是引导我得法的台阶,也是我证实法所必需奠定的基础。

因此当时做的三类小册子中,除了上面提到的可以归为一类外,有一类就是根据我的理解,从不同角度、不同年龄、不同职业等出发编辑有针对性的小册子。这一类做了几个之后,很快就与上面那一类归在一起,在同修的建议下开始编辑一种系列小册子。再一类就是地方小册子。

这些小册子不是我一个人做,还有三个同修,一个同修主要负责编排半月期的交流(当时那个地区自己编排交流材料),另外两个正处在学习年龄阶段,由于父母遭受迫害的原因而流离失所,所以小册子方面是以我为主的。每天除了学一讲法、炼功之外,就是阅读大量明慧网等网上文章、编排真相小册子,并且必须按时制作完成,因此压力是比较大的。好在有前面的学法基础,和做小册子不久还保有一份冲力,再就是协调同修提供的那个相对平稳的环境,所以一开始的压力还没有觉的有什么。

三、必须放下证实自我“求名”的执著

可是在邪恶的环境里面做这些证实法的事情,除了自身修炼有矛盾暴露出来之外,邪恶的破坏是最大的问题。转过年来四月,协调的同修和其他几名同修遭到邪恶绑架,直接影响到我们的住所,我们必须搬家。编交流的同修开始去协调、去营救同修,剩下我们三个在动荡中坚持做交流和小册子。

那个压力是相当大的,一是同修刚遭受迫害,共产邪灵制造的恐惧感使我很压抑;还有两个小同修(只是这样称呼吧)的矛盾,有个别时候吵的声音很大的,这种不在法上的行为也使我感到不安全;还有新参与协调的同修,当时为了营救同修和维持正常的证实法的项目,忙的很难以保证足够的时间学法,也出现一些不正确状态;加上大量的证实法工作上的压力,所有这些都使我感到很不安全。说这些不是说同修不好,我只是说自己当时的感受。当时我眼睛只是看别人不在法上了,没有找一找自己为什么有莫名的恐惧感,为什么这些都让自己看到。今天对照着法上来看,最关键的是我学法跟不上了,跟不上正法進程,也不适应当时那个地区暂时出现的危机。也是由于学法不够,导致在压力下我也对同修产生了一些不正确看法。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那段做小册子的时间是最苦的时候之一。

时间不太长,被邪恶绑架的协调同修一个多月后正念出来了,我的环境有了很大改善,学法上充实了一些,但是没有根本上突破,与同修的矛盾有些很快过去了,有些当时仍不能释怀。当时没有意识到的造成矛盾的一个因素是自己在做小册子上有那么一点成就感,那是证实自我的心。

所以外地我熟识的一个资料点同修再次叫我过去的时候,我答应了。到那个地方去证实法一直是我的一个情结,所以在“那个地方需要”这样一个借口下,埋藏着当时还不太明确的证实自己的心,避重就轻的就这样离开了。

不从法上提高到哪里也不行。不久我去的资料点遭到邪恶破坏,使我又处于动荡之中。好在在同修的鼓励下小册子并没有停,但是做的很苦。今天明白这种苦来自于没有在法上跟上正法進程,不能在做小册子中把自己对法的理解、对众生的慈悲、对救度众生的紧迫溶在其中,使自己陷于一种常人做事的状态,有时候觉的很枯燥乏味。

我知道小册子不能说停就停,因为那已经不是我个人的事情了,当时有很多同修都在下载使用,所以我在心里企盼能够找到一个同修来接替我做下去。师父真是看到了我的心,不久来了一位同修,正好想做这方面的事情。

在同修还没有接手我做的这个系列小册子的时候,明慧开始不登我编辑的了,同修和我都意识到应该交接了。同修接手后,很快的就進入了角色,克服了很多技术上和材料掌握上的不足,完全凭借着她学法的坚实基础,做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小册子。

好的小册子在人这一面看来是同修共同配合的结果,比如文章是同修写了发表在网上的;所用图片是同修制作的;题目是在已有小册子的基础上、在发资料同修实践的基础上改進过来的;对于小册子的风格、面向的阅读群体等同修也都提了不少的好建议;明慧同修又做了发表之前的改進。根本上来说是师父的法力在做着这一切。可是,自己当时就当成自己的资本了,在法上停滞不前。对于明慧发不发自己编辑的小册子很在意,发了就沾沾自喜。对于同修对小册子的修改,表面上也下了些功夫,比如文字修改和插图的改進等。但对于当时内心的苦和同修为什么对小册子这样改都没有从法上真正找一找自己,致使我不得不暂时停止了这个项目。

此时我也理解了在我开始做小册子之前为什么很多同修都对小册子有意见了。其实早在我之前做小册子的那位同修做了很多小册子,并且很多地区都在使用,对救度众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后来为什么有这方面的矛盾了呢?根据我一路走来的过程我认为关键是注重做事,学法不够,跟不上正法進程的需要。我当时的出现也不是偶然,师父看我有这个心,在法理上让我明白,赋予我这方面的能力,使我能承担当时的证实法的重担,想想这些我还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

四、提高心性,在法上认识

不做小册子之后,我并没有完全停下来找自己,有一段时间除了把背了一多半的《转法轮》背完之外,就是做了一些技术、协调等方面的事情。有一次在外地走在路上,一个念头進入我的思维,我想:为什么我总是考虑一些整体方面的事情,从宏观上着眼,我为了别人吗?我比别人更能放下自我吗?有些同修从身边的事情做起,一个人一个人的救度,以后不是也要成为他所成就的宇宙的王吗!他们不也是从整体上在考虑吗?那么在我这里表现的这种思维是什么呢?在人中的表现不都是被旧势力安排的吗?表面上我的这种思维是从整体出发,为了整体,为了别人,这其中就没有自己的观念吗?我所自以为是、洋洋自得的“证实自我”不就在这种思维中隐藏着吗?

想到这些使我在不做小册子之后有了一个比较大的飞跃,后来我就把这一方面的思维表现和做小册子联系起来。我做的小册子基本上都发到明慧,为同修从源头上提供资料,这里面就有证实自我的心。我这里不是说这种思维结构如何,我要找出的是那种不正的心。而恰好是每个人都从不同的角度思考问题,才使我们证实法的事情可以相互圆容。

在这期间,我从网上海外同修的交流中得到很多启发,使我认识到两个问题:一是我做小册子的技术上需要突破,其实小册子插图很重要,能贴切表达文字内涵的图片往往能打动人,使人愿意去看文章,可是作图的技术我以前一直在回避;其二,小册子也算是一种媒体吧,媒体可以有表达什么的倾向,但是媒体必须客观公正的表达,而我在做小册子的时候越来越把自己的观念加在其中。

还有一件对于突破自我、继续做小册子有直接关系的事情就是,我在暑假后开办了一个展现大法内涵的传统文化辅导班,考虑到当地证实法项目的安全,因为种种原因在当时不能够坚持下去,但是两个多月的工作体验和对学生接受能力的了解给了我做小册子最直接的感受。尤其是在班办起来后,我从流离失所的封闭状态一下子几乎全面接触社会,对于我是一个不小的冲击。正是在这种无可回避的压力冲击下,使我正念更强,由此突破了许多东西。辅导班停下来后,集中精力学法,在很短的时间内,从法上认识到自己的根本执著所在,使前段时间包裹在身体周围的厚厚的一层东西一下子解体了。

没有了这个东西的阻挡,我从新回头看自己走过的这个过程,我发现了在做小册子中那个自我方方面面的表现。刚开始针对不同行业等做小册子的时候,有个别时候有一种隐隐的东西说不出,总感觉有利用大法的东西,突破了这个根本执著我才发现那表现的是一种什么东西,那就是利用大法,让大法给人带去美好,基点在人这儿。可是现在我清楚的知道,是大法给了人类美好,也只有大法能给人类美好,这是真正在证实法,真正是站在证实大法的基点上了。

感谢师尊又给予我履行使命的能力和机会,从法中获得更新的一个我,又从新开始做小册子了。因为我原来做的册子同修做的很好的,所以根据我从辅导班得到的体验,我做了给教师的小册子。当编辑出来之后,我没有马上发出去,也没有在那里象以前一样自我欣赏,我在想这个小册子还有什么不足。插图上的不足还是很明显的,就没有别的了?我不相信。我从每篇文章到整体构思看了又看,后来只是改了一个小地方,觉的没什么挑剔的了。可是发出去后我没有象以往完成任务之后的如释重负的心情,我坦然,但是又没有完全从中解脱,这是修炼,不是工作,修炼人就应该找自己的不足。后来我跳出小册子本身,我从小册子基点出发去考虑,我发现在编辑过程中对揭露邪恶的迫害重视不够,这吓了我一大跳,使我惊醒,我这是干什么呢?我把关注点放在了什么地方?尽管几天后明慧毫无改动的登了那一期小册子,我知道我应该从这个地方警醒,使自己走的更加纯正。

还有一个使自己得到提高的方面就是这段时间我阅读面更广泛了,这使我掌握的材料更加丰富,这应该是做好编辑工作的基本功之一吧。我理解除了学法、从法中证悟的法理指导我做好这项工作外,多读网上的文章也会看到正法進程的变化,这能弥补我自身法理上的不足,使我在做小册子过程中把正法進程的变化溶入小册子之中。在看文章过程中,我也经常意外的有其他收获,看到自己与同修的巨大差距。

五、学好法是一切的保障

在这篇文章中,我把与小册子编辑有关的大部份事情都总结在其中了,看看做小册子以来的这些经验和教训,深深的感受到学好法才是一切的保障。我感到仍旧有很多不足需要多学法,好尽快同化法,使救度众生的小册子更加纯净。

目前存在的明显不足,一是作图技术,刚才已经提到的,可是这不单单是个技术问题,我发现不愿意学的背后是懒惰、求安逸,还有就是在本来有事情做的时候再插進来别的事情,那需要加大心的容量。二是我做小册子本身还有自我的因素,我专业本来是学计算机的,可是我为什么没有象在小册子方面对于技术推广那么用心呢?这里面就是爱干什么不爱干什么的执著,虽然已经很淡了,但是还有;三是学不好法的时候受邪恶的情魔的干扰还很大,到了现在这方面很多时候还表现出常人的思维。我知道没有别的办法,只有老老实实的学法才能突破。

虽说做小册子大多数时候不需要直接面对发资料的种种危险,但是几年来也出现了几次危险情况,最后都有惊无险的过来了,我知道这完全是师父的慈悲呵护的结果。或者是师父事先点化使自己能够真正冷静下来学法,或者是在魔难前的种种矛盾中坚定正念,舍弃自我、同化大法从而破除邪恶的安排。

自己能够做这些事情,能够继续在比较宽松的环境下证实法,这一切一切都是师父洪大慈悲法力的体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