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辽宁省沈阳市沈新教养院恶警陈伟(图) 【明慧网】

曝光辽宁省沈阳市沈新教养院恶警陈伟(图)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陈伟,男,三十八岁左右,早年在沈阳军区某部队当兵。二零零一年任沈阳市张士教养院“专管大队”副大队长。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张士教养院解体后,被调入沈阳市沈新教养院,任一大队(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大队长至今。此人六年来屡次暴力殴打、电击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三年张士教养院迫害高峰期,对法轮功学员的电棍迫害中,此人几乎每次都参与。此恶警目前在沈新教养院继续行恶。法网恢恢(www.fawanghuihui.org)恶人榜恶人编号:19721 。

陈伟家庭住址: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路官二街2-7号楼1单元。
陈伟之妻,在沈阳市燃气公司铁西分公司工作(请知情者补充详情)。

沈阳市沈新教养院一大队二分队电话:024-25369745-258211
沈新教养院地址:沈阳市于洪区巢湖街35号 邮编:110141

沈新教养院恶警陈伟的部份恶行: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日,恶警陈伟在沈阳张士教养院用四根高压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吕岩松;

二零零二年八月三日十二点左右,恶警陈伟(时任副大队长)、宋百顺(大队长、教导员)、魏茂金等电击法轮功学员张国义,并唆使劳教人员作帮凶。

恶警陈伟、宋百顺命令几个普犯扒光张国义的上衣,双手反背铐牢,地上铺了一床棉被,令其俯卧在上面,两名劳教犯人用力把张国义的头按在被子里,令其几乎窒息。恶警陈伟和宋百顺一前一后坐在椅子上,用二根电棍不停的电张国义的嘴、腋下、腹部和胳膊,宋百顺边电边骂。张国义整个身子剧烈颤动,在电击过程中手铐深深嵌入肉里,手腕流血……后来电棍没电了,陈伟和宋百顺又换了两根接着电,在场的另一队长魏茂金(三十多岁)狂叫:“再不行往肛门里电!”当时在场的还有队长潘金维(四十多岁)。此次电棍电击施暴近三个小时,张国义的嘴肿得说不出话,腋下、腹部和胳膊等处大面积灼伤起鸡蛋大的血泡,整个上身几无完肤,手腕肿得呈青紫色。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初,在张士小楼,恶警陈伟、教导员宋百顺伙同恶警魏茂金、滕府训、范广靖、麻志刚,将法轮功学员焦国连(四十七岁,于洪区学员)、王永利(三十七岁,新城子学员)、蔡文章(四十岁,东陵区学员)、国殿会(三十四岁,铁西区学员)、陆远峰(五十二岁,于洪区学员)、祝红军(三十六岁,法库学员)、吴崇峰(三十四岁,新城子学员)、魏长春(四十七岁,沈河区学员)、李铁坤(三十七、八岁)等人的衣服扒光,分开两臂吊铐在床栏上,用床单拧的绳子捆住双腿,同时用四、五根电棍电击学员的嘴、腋下、胸、背等处。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末,恶警陈伟、教导员宋百顺伙同魏茂金、滕府训、范广靖、麻志刚等几名恶警,把学员的外衣扒掉,同时用四、五根电棍电击学员的嘴、腋下等敏感部位,之后用手铐将双臂分开吊铐在床栏上,双腿用绳子绑住,不让睡觉,由恶人轮班看守。警察们用电棍往法轮功学员国殿会嘴里电,致其嘴、腮等处灼伤起泡,肿得进食困难。蔡文章的腋下也被电击。焦国连还被普犯捆绑、毒打,行走困难。恶人们至少对二十余人次大法弟子施用酷刑以达到邪恶的转化的目地。采取的手段包括拳打脚踢、将人吊起在半空、剥夺睡眠、使用电棍等。很多人的嘴上、前胸、后背、大腿等部位布满了电棍烙后的疤痕。

二零零四年四月份在所谓的“攻坚战”中,恶警大队长陈伟、教导员宋百顺、史凤友、麻志刚等对法轮功学员齐立克、焦国连、刘彭令、张家安、王顺庚等十余名大法弟子采取电击、殴打等手段暴力转化。

二零零四年六月,恶警大队长陈伟、教导员宋百顺、史凤友、麻志刚等对刚被劫持进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王卓、啜振久等十四人进行暴力转化,并扬言以后对所有拒不转化的大法弟子都采取使用电棍、拳打脚踢、吊起、剥夺睡眠、长时间下蹲等方式迫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初,参与营救被警察电击毁容的高蓉蓉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张士教养院小白楼,恶警陈伟卖力参与迫害,多次在走廊、监室对法轮功学员大声谩骂、威胁,并伙同宋百顺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马玉平。

几天之后(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张士教养院宣布解体,恶警陈伟被调入沈阳市沈新教养院,现任一大队大队长,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六年七月四日下午一点,在沈新教养院副所长关枫阴谋策划主持下,恶警陈伟和教导员于文波,胁迫手下和劳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威胁、恐吓、用刑,强迫穿“号服”。恶警们电击马玉平头、耳、太阳穴、胸、腹、腋下、臂等处多次,又拿电棍电马玉平的腿、后背、胯等处,马玉平身上留下多处黑斑。在这次迫害事件中,法轮功学员刘大力、朱玉祥、窦新哲等多人受到电击迫害。


恶警 陈伟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