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就在我身边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四日】我是一名内蒙老年大法弟子,在一九九八年十月末有幸得到宇宙大法。在我修炼的路上师父一直在呵护着我,才使我走到了今天。我一次又一次亲身体悟到了师父的慈悲与大法的神奇。

我得法不到两个月时的一天清晨,要坐早晨五点多钟的车外出办事。天又黑又冷,空中布满了星辰,地上的积雪很厚,踩上去吱吱作响,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我觉的很怕,心想:如果有个伴多好哇!刚这么一想,就听见路上有踩雪的声音,抬头一看,过来一个人,个子不高,也是赶火车的。因为这大冬天的这么早,天又冷,一般不会起这么早的。离我只有十几米远,我想快点走,撵上她,和她搭个伴,便加快了脚步。可是我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快走也没撵上。只见前面的人迈着轻盈的脚步,轻飘飘的身影,也听不到她踩雪的声音了。等到拐弯的时候,道口的灯光照到了前方的路,一抬头人没了。我心想这个人怎么走这么快呢?其实平常我走路就很快,再加上想赶上那个人,就更快了,可是不但没撵上,连人影都没了。心想等到车站看看这个人是谁,可到了车站候车室转了一大圈,也没见到我这边方向的人。

我恍然大悟,这是师父的法身在看护我呀!从那以后,我再也不害怕了,走多远多黑的路都不害怕了。以前我的胆子可小了,天一黑我就不敢出门了。我家先生一外出,我就得赶紧找个做伴的。这回好了,师父给了我胆量,再也不害怕了。

还有一次,快过年了,儿子拿回家单位分的冻猪肉,让我用刀切开,切成小块,吃时方便。我想那就先放在菜板上解冻吧。可到了中午十一点多了,肉还挺硬。我就用杀猪刀插在肉里,用手指往下压着切。可切着切着不知怎么,竟把刀刃朝上了,食指使劲往刀刃上一摁,感觉手指一凉,鲜血流出来了,一看手指足有四公分长的大口子,手指的肉都翻开了,都看到骨头了。当时我想没事,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着,就找来一块布,自己用卫生纸擦擦血,赶紧用纸把手指摁住,又换了几次纸,才用布包好,又继续把肉切完。血一直在往外流,但不觉的疼。事后,我也没在意,该干的活照样干,洗衣、做饭、拖地板、洗拖布,等等,手指一点也没感染。到院子里扫雪,这个受伤的手指不但不疼,还不怕冷,别的手指都冻疼了,它却热呼呼的。你说这多神奇呀!

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三年的某一年冬天,我到火车站托运给外地同修的真相资料。当办好托运手续后,一抬头看到满天的雪花已经不是雪花了,而是一朵朵美丽的花朵,是黑白颜色的,晶莹剔透,花心是菱形的,花心在转,整个花也在转,特别美妙。无论横着、顺着、从哪个方向看过去,花与花之间的距离都是一样大小的。就这样从天上飘了下来,我一直站在那里抬着头看着天上散下来的花。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呢。看着看着,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老这么看着天,旁边人会以为我精神不正常,就不看了,过了一会再看的时候,花儿没有了,又变成了满天的雪花。

我虽然年龄已经很大了,但是面对困难和危险,没有怕过,总是平心静气的该做什么就去做,因为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着我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