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书没念的我能通读《转法轮》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是九五年十一月到城里走亲的机会得法的,是带着治病的心走入修炼的,不知不觉身上的病全好了,特别是多年的头疼,疼上来是生不如死,也好了,走路一身轻,骑三轮车象有人推一样。身体非常健康。

修炼当天去炼功点看师父讲法录像。当时感觉自己渴的受不了,那滋味真实难以形容。虽然离家一里半路,感到就是难以坚持。回家后喝了好几碗水,一会就喝了两暖壶,后来从嘴里往外倒水,还是渴,忍着一会就睡觉了。通过学法才知道,是师父点化让我如饥似渴的学法呀。在城里学了一个月回家(农村)洪法,很快组成了一个二十多人的炼功点。城里的同修也常去交流,当时的环境简直是太好了。

我是开着修的。法轮经常在我眼前转,一打坐,睡觉一闭眼,屋梁上都是字,特别是师父的法像下边的字特别大,非常清楚,但我不认识。因为我不识字,就让上小学的孙子每天教我,我背过了《论语》《悟》等。我们比学比修,不长时间,一天书没念的我能通读《转法轮》了。不是师父的帮助,我哪有这么大的能耐?

记得一次刚想睡觉,一闭眼,天目部位象炸开一样“啪”的一响,随即出现一束火光。但是自己吓了一跳,吓的说不出话来。问别人都说没听见。以后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开了天目。

有一次起了满身的疱疹,很是难受,躺也不是,坐也不是,晚上都不能睡觉。但我有一颗坚定的心,有师父保护,什么也不怕,这一念一出。看见被上一个大法轮。我的心更坚定了,几天就好了。

九六年秋的一天,刚开的一壶水倒在了腿上,当时裤都脱不下来了。虽然这样却不觉的疼,也没耽误炼功。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同村的一个人也出现了这个情况,一直躺了两个多月。

有次发高烧,盖上两床被子还是冷。儿子、儿媳看我太难受了,非让我吃药、打针。我坚决不同意。我觉的这是师父让我提高心性的。不久就好了。

大法在我家出现的神奇的事很多。九六年的一天早晨。儿子、儿媳去城里卖菜,离城四五里路时,看到好多好多的人往上上,有的很困难,有的在很高。因为儿媳是修炼人,就想:怎么没看见师父呢?再往上一看,师父在空中打坐哪。连不修炼的儿子都看的很清楚。直到走到菜市场有客户买菜才消失。一次,读小学的孙子在地里玩,忽然往家跑,跑的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奶奶,奶奶,我看见老师了。我问:在哪?孙子说:在空中打坐呢。我问:你看清楚了吗?他说:我看的很清楚。大法的神奇也一次次的在我身上见证。我知道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中共打压修炼人,面对无耻的谎言、诬陷。我没有动摇,坚修大法。我信师信法,做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因此在日常生活中的一点一滴都用大法衡量,看是否符合大法,是不是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只有这样我才觉的踏实。

这是我口述,由同修代笔写的,让我们共同精進,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