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字血、声声泪的迫害经历(图)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五日】王苹(化名)是一名河北廊坊市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为了维护和证实大法,她先后无数次遭到了中共恶党惨绝人性的迫害。现将迫害简述如下:

王苹九九年十月中旬进京上访被廊坊市公安局抓回,非法关押廊坊市看守所三十天,罚款二千元。遭受迫害:打耳光,揪头发,木棍打脑袋。主要负责人:市公安局,闫振,杨华、冯广纪。

二零零零年三月六日,在全国人大期间因上访去北京,王苹又被市公安局抓回,非法关押三十天罚款一千元,被市看守所所长邢士峰脚踢她腿部,呈紫青色。主要责任人:市公安一处,闫振、冯广纪、邢士峰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王苹进京上访,被天安门派出所毒打一个多小时后,要遣返费五百元,关押廊坊市看守所,因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条件释放,被恶警李所、邢所、王所、政委等人将她捆绑死人床架上45小时多,在她遭受毒刑时李所指使杀人犯李颖平用湿毛巾堵她的嘴,当时她都快窒息死亡。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因王苹集体在银行门口炼功,被区、市公安局毒打,头按到地上,脚踩住脑袋,带手铐,三个恶警打了一个多小时,关押廊坊看守所二十五天,被邢士峰所长关小号,疯狂毒打她,用鞋底抽她脸一百多下,抽的她左耳肿胀变形,左脸,脖侧全变成黑紫色,听不见声音。主要责任人:邢士峰所长,李所长,郭政委王所长

二零零零年九月十九日,公安局突然闯入王苹家,要抓她。她被迫流离失所,长达十九个月,因未抓到她,将她丈夫非法关押(不炼功)廊坊看守所15天,致使孩子露宿街头,无吃、无住、无人管理,竟和大街上弹棉花的睡在一起。主要责任人:市公安一处,闫振、杨华、田广庆、冯广纪、吴宏伟。他们还经常去她家无数次骚扰恐吓家人。 在她流离失所的十九个月期间,被北京朝阳派出所关押过两回共六个月,期间遭受多次毒打、吊铐、蒙眼睛、关进铁笼子,不给饭吃,手铐、脚镣,被北京市民航医院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四日,晚九点多,王苹在北京护城河边贴法轮功真相传单,被一个恶警巡逻发现后,用胶皮棍狠狠毒打她,打的她血肉模糊,浑身上下全是伤,这个恶警将她暴打后拖到东直门大桥下将她奸污,并将打她用的胶皮棍插入她的下身,当她疼痛醒后,她要去公安局告他时,他仓皇逃走,当时打掉她两个门牙,遍身是伤。



上述三张照片为上文中的法轮功女学员遭强暴后第九天拍摄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王苹在北京朝阳区双柳居民楼送资料被蹲坑的恶警绑架,被三间房派出所关进铁笼子里,带手铐、脚镣,送进朝阳派出所,关押两个多月,恶警用木棍打她,满身捅她,踢她头。脸、将眼踢成青包,恶警杜建军要她伸平胳膊,上边压七本《转法轮》书,残酷折磨她好多次。主要责任人:朝阳看守所,恶警杜建军、张英男、周常望、康建军。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朝阳看守所恶警将王苹转到北京市公安医院地下室,一道道铁门阴森可怕当时她戴着手铐、脚镣走了很长时间,地下室有锅炉,绕道几处,下边关的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来京上访绝食的,她们在那里受尽了酷刑折磨,每天清晨医护人员强行抽血,不抽血者,挨电击,就这样她们每人每天被抽血六十多毫升。她在那里二十七天,几乎每天都抽。每屋四人,每天都有抬进来的大法弟子。当时地下室的大法弟子都是“四大扇”,手、脚都铐在床上一动不能动,一种非人的折磨。在她被关押的地方有八十多人同时还有往里送的。在北京朝阳关押期间,恶警王秀芸指使犯人将她打昏,用凉水泼醒,两臂反绑后打昏,用四十多盆凉水泼醒,再反复打昏,再泼醒。主要责任人:朝阳看守所王秀芸、杜建军、张英男、周常望(警号0031536)康建军(警号32004)。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四日,廊坊市公安局将她反背铐从北京市直送廊坊六一零月城洗脑班,关押三十多天,罚款一万元(单位钱),月城洗脑班威逼她写三书,她不写,赵丽华气急败坏打她脸,用皮鞋踢她胸部,不让睡觉,白天黑夜折磨她,强迫她离开大法。主要责任人韩志光,赵丽华、田广庆、闫振。

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恶警闫振、张建国、吴宏伟、等共五名恶警闯进王苹家,将她按地毒打,带手铐送唐山开平女子劳教所劳教二年,在唐山关押十三个月的小号。因她不顺从恶警的非法迫害,晚上不让睡觉,把她叫到四面是风的监控室面壁罚站,恶警指使犯人拧她身上的肉,弹眼球,让吸毒犯大打耳光迫害写转化,用脚踢的全身是伤。夏天屋内摄氏三十八度高温,恶警陈兆光用透明塑胶全封了窗户。恶警柯继斌、阮大国、赵楠、张永忠、李胜利、把她送到法制教育处,逼她“转化”。白天黑夜关押,窗户用被子全封严,伸手不见五指,八、九个大男人轮番做她的“思想转化”。柯继斌是教育处的科长,不叫她张口讲话说“大法好”。他们前面关小黑屋,对外边就不承认。用绳子要把她勒死,柯继斌对她说就不让她活着出去。所有这些酷刑每天都有。有一次,阎红丽、王玉华、贾凤梅、刘秀娟、闯进关押她的屋内,以查师父经文为借口,把被子拆开,衣服撕破。没查到经文,就将她按到地下乱踢乱打,打的她脸、鼻孔出血,被揪下来很多头发。阎红丽队长助阵,将她衣服扒光,扒的一丝不挂。其他四个队长还有一个犯人叫陈燕,扒光衣服要她罚站,站了约一小时。她头昏眼花,浑身到处流着鲜血。在这十三个月中遭受无数惨无人道的折磨,晚上不给饭吃,她要求见队长,恶警威胁她小心再挨打。经常关黑屋毒打。主要责任人:柯继斌、陈兆光、阎红丽、阮大国、王燕、王艳华、李胜利、赵楠、张永忠、刘秀娟、王玉华、贾凤梅、王伟韦、张鑫、高微、柳秀珍、苟亚敏、李晓凤、秦队长、谢队长、蔡军、安学华、田艳、梁小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