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本质上同化真善忍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五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几个星期前,我偶然在网上点击了一篇古代修炼故事──王善人“修佛”。故事的大意是王善人一心向佛,虔诚修炼,攒够了三石六斗香灰,要去西天见佛祖。路上遇到了一个啰里啰唆很碍事的老人,总缠着他,非常累赘。王善人耐住性子帮助他,但是在老人的翻来覆去的询问中,他终于忍不住了,怒火勃发。没想到,这老人是佛演化来考验他的,王善人懊悔万分,可是又有何用呢?

这个故事我以前就看过,觉的很有意思。这次又看,感觉却不一样,因为我很清楚的在王善人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而且表现在方方面面。比如,我在公司里负责技术工作,小组里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会送到我这里来。我给周围的同事都讲过真相,也介绍过法轮功修炼真善忍,我平时对人挺友好的,尽量表现的符合真善忍,希望大家能因此觉的大法好。可是近来,我要做的证实法项目任务很重,每天都要高强度、高密度的做,才不至于耽误事,压力很大。而公司里的事也挺多,忙不过来。这时候,同事再来问我,尤其是一些我认为他们应该自己能处理的事,我就不高兴。看着同事问我问题时小心翼翼的表情,我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是一脸的不耐烦。我的表现不就和王善人一样吗?

为什么会这样呢?以前读这样的故事,总觉的故事的主人公再忍一下就好了。随着修炼,我改变了认识。师父说:“一块石头你放哪里它还是个石头,一块金子你放哪它都是金子嘛。”(《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我理解王善人之所以没通过考验,是因为他在本质上没达到标准,他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一旦超过他的承受能力就不行了。我也一样,之所以在压力下表现不好,是因为我没能在本质上同化真善忍。我知道修炼人应该做到真善忍,又希望人们能够感觉到大法弟子的好,所以平时一直在“表现”真善忍,或者说是装作真善忍,可是我的本质上没能达到同化,当情况超出我愿意承受的程度时,我没修好的那一面就暴露无遗了。

当然我们的修炼道路和过去的人不一样,神佛不会变化来考验我们。可是我们肩负的责任更重大,我们要达到标准不是为了自己的圆满,而是为了保证未来宇宙的永恒不灭。也就是说真正重要的并不是什么“关键时候”的表现好,平时最平凡的一点一滴才是我们的真实体现,也更重要。

進一步认识到了这一点后,我当时就调整了心态,对待同事遇到的问题,我发自内心的善意帮助他们,而不是有意无意的给他们表现我的善意。非常有趣的是,当天数位同事遇到了很多问题,但无论是难的还是简单的,到了我的手里,都在很短的时间内顺利解决。同事都感到惊奇,问我有什么魔法?我知道这不是魔法,这是佛法的威力,我只要在心性和对法理的认识上提高一点点,大法就会给我展现出新的天地,鼓励我继续精進。

当然,我现在还有很多时候做的不好,不过,我相信我是走在正确的路上。现在,我不仅仅把日常生活中遇到的事情和矛盾当作考验,而更多的是当作提醒,告诉自己还有哪些不足,尽快纠正。

我想交流的另一点是关于责任感和同修间的合作。我未修炼前的性格就是我行我素,不喜欢和人打交道,更不喜欢承担责任。修炼后,我发现,每个人有什么缺点,师父就会给我们创造什么环境,让我们去掉执著,把欠缺的东西修炼出来。只是,有的时候我们的悟性太低,不能体会到师父的苦心,把这样的环境当作困难和麻烦,产生畏难情绪,影响自己的提高。

我从小就向往修道,远离世俗,清静无为。修炼大法之后,我发现自己以前的想法中有懒惰和逃避的心态,不愿意面对任何真正触及心灵的事情。说到不愿承担责任,也是一样。我觉的压力太大,太琐碎,而且我喜欢做具体的事情。辛苦我不怕,我怕操心,我又不擅长和人打交道,没有什么创造性的主意,凡事喜欢从悲观的角度看问题,什么事情还没做就想着这个困难、那个困难,要我协调事情,还不得把事情都搞砸了?甚至于当初听到师父讲到我们修成以后,有很多众生要管,要操心时,我都会冒出“那多麻烦呀”的想法。

每次接到要我协调的项目,我都会发愁,要是项目進展不顺利时,我就更想放弃。但是,另一方面,我也很清醒的知道这是师父给我的修炼环境,因为我在这个方面有欠缺,所以才要我在整体中、在证实法的同时去圆满自身的修炼。而且大法是无所不能的,只要我们按修炼人的标准去做,无论在人中看来多么不可能的事,在大法修炼中都是可能的。记得一次在读《转法轮》中的“杀生问题”时,读到释迦牟尼让弟子去打扫浴缸,我悟道,其实释迦牟尼并不是真的需要弟子去打扫那个浴缸,他是给这个弟子一个机会,去体悟佛法。我们现在面对的各个项目又何尝不是呢?无论看起来是多么艰难的、棘手的、自己愿意或不愿意干的,和自己喜欢或不喜欢的人合作的,其实都是让我们提高的。只不过,我们无比的幸运,在提高的同时,师父还赋予了我们证实法的殊荣。

关于合作,只想举一个小例子,是我上周有两天到纽约去帮助推票的体会。我们当时是去拜访学校,卖团体票并希望推广一个优惠计划,让学生们也帮着卖票。两个学员一组去拜访学校的校长。我和一个我以前就认识的西人学员一组,这是一个很精進也很友好的同修。第一天我们的合作顺利,效果也还不错,但是我们注意到两个人特点完全不同。她是一个极端乐观的人,看事情总看好的部份。我是一个极端悲观的人,总是会注意那些还存在问题的地方。所以对于每个学校的反应,我们的观点差异很大。到了晚上,大家开会总结的时候,这位西人同修讲了我们小组的情况,她觉的特别好,人们的反应如何如何的正面和激动,听着形势一片大好。我没有说话,但很不同意这种观点,虽然她说的都是真心话,她是真的那样感觉的,可我心里就觉的这不符合客观事实。第二天,我们又接着去跑,效果远不如第一天好,很多学校都是放假前最后一天,根本没时间和我们谈。跑了几个学校后,同修对我说:“都是因为你觉的效果不好,所以才会越来越糟糕,你看现在都没有人愿意跟我们谈了吧。”她只是在开玩笑,可我心里却不舒服。晚会推票很重要,我们花费了那么大的精力准备了精彩的节目,就是要人们来看,帮他们去掉思想中的坏东西,学校里再忙,也应该能有时间来听我们讲。现在这样的情况肯定是不正常的。一定是邪恶在钻我们的空子。我知道自己心里的隔阂是个大问题,虽然从表面上看没什么,我们也没闹矛盾,但是哪怕只是这一点点别扭也会导致我们的真正的能力不能往一起使,中间存在的小隔阂,在另外空间却是邪恶可以钻空子的大漏洞。我们一边走着,我一边在心里努力的纠正这个问题。未来的宇宙无比繁荣,每个生命都不相同,何必要都是一样的观点呢。而且从哪个角度来看待人们的反应并不见的有多重要,我们尽我们最大的努力,给人们机会就好了,我一定不能执著自己的观点。我纠正了自己不正确的想法,接下来,事情越来越顺利了,人们的态度越来越好。到了最后一个学校,原本不在的校长突然回来了,兴致勃勃的观看了介绍晚会的光盘并表示很感兴趣等。我和同修也很高兴。

这只是一件小事,可我的体会很深。恰好一位同修给我打电话,我和他交流了自己的想法,他深有同感。他刚刚打完一个和证实法有关的官司,虽然赢了,但没达到我们要的效果。他的体会是,整个过程都很艰苦但也做的很好,但最后功亏一篑的原因之一就是两个当事的学员互相看不惯,而又没能及时纠正。几年的努力没能达到真正的效果很可惜,而更可惜的是,证实法的机缘损失了难以弥补。

我的体会是,生生世世的轮回,让我们每个人带有这样或那样的特点,人与人之间有这样或那样的渊源,其中有相当的部份是旧势力的安排。稍不留神,我们就被这些干扰,自己还意识不到。要走好大法弟子的修炼之路,得从这一切中跳出来。不要小看了任何一个隔阂,哪怕在人中看起来不重要,那都是妨碍我们整体提高的大问题。

想交流的东西很多,由于时间的关系先说到这儿。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美国圣路易法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