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正抗议新加坡政府迫害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五日】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新加坡继续审理所谓「法轮功学员中领馆前抗议案」,法官于三十日判罪名成立,两名被告学员黄才华、余文忠分别被罚款一千与一千伍百元新币,如拒绝付罚款就分别要坐牢十天与十五天。黄、余两人认为审判过程严重不公,所有提交的辩方证据和四名辩方证人均被拒绝,两人当场提出要上诉,但法官裁定先执行判决之后才准上诉。目前,黄才华、余文忠各被送往樟宜女子监狱与女皇镇监狱,且不允许保释。

所谓「中领馆前抗议案」指今年七月二十日三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使馆对面和平静坐,展示题为「七二零绝食抗议中共灭绝人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Stop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in China(停止在中国迫害法轮功)」的横幅,被新加坡警方以「展示侮辱性文字有可能造成骚扰」为由控告。其中七十三岁的当事人陈培育在开庭前突然被撤销起诉,于八月二十一日被强迫离境。

三天审理期间,黄才华和余文忠向法庭呈交了多项证据均被法官拒绝,包括联合国关于法轮功的调查报告,和美国国会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的一八八号决议等,法官以「不相关」为由拒绝。更匪夷所思的是,控方突然撤销了原拟传召的一位控方证人和呈堂证物VCD,证人与证物视而不见,如何能让一个刑事案成立?

法庭显然承受了来自新加坡当局的结案压力,从以下端倪,就可看出这场审讯完全是一场傀儡剧:黄才华和余文忠的代表律师于十一月底被吊销执照,两人被迫要亲自为自己辩护;他们在审讯中的陈述一再被法官打断;法庭庭房形同密室,只允许四名学员入内,却派出大量警察占据旁听席;法官拒绝在场记者使用笔记本电脑等。

回顾十年前的一九九六年,法轮功在新加坡就已注册成为合法社团。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法轮功在新加坡蓬勃发展,没有遇到当局的任何刁难。而在九九年以后,新加坡政府对法轮功态度突变,每一次侵犯法轮功学员人权事件的发生,都和中共与新加坡高层的往来互动有关,更是中共直接压力和利益诱惑的结果。转眼间,新加坡似乎变成了中共的藩属,新加坡的法律也成为中共钳制人民思想的得力武器。

其实,近年新加坡法轮功学员的修炼环境早已随着中共黑手的侵入而恶化,不但集体炼功和洪法活动受到干扰和限制,媒体配合传播中共的谎言污蔑,还频频出现警察以所谓“非法集会”、“破坏秩序”为由拘捕和起诉法轮功学员的严重事件。

今年五月二十八日媒体公布了曾担任中共专责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头目李岚清即将访问新加坡,其后新加坡连续发生一系列企图遣返法轮功学员、取缔讲真相活动的事件。七月十四日新加坡政府更以“非法集会”的莫须有罪名,控告去年十月当地九名法轮功学员和平讲真相的作为。

该案恰好在李岚清访问新加坡后不久,中共新华网等喉舌迅速炒作,新加坡当局的举动明显是为了向李岚清和中共献媚。在此前后,诸多不公正事件一再发生,新加坡当局吊销法轮功学员的工作许可,强制离境、甚至控告多名派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

根据明慧网资料显示,九九年迄今,至少已有近三千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与江氏集团迫害致死,近百万名学员被非法关押、劳教、进洗脑班,超过五百人被判处十八年以上徒刑。令人发指的迫害手段包括谋杀、上百种酷刑、强奸、精神迫害和隔离,包括歧视侮辱、煽动仇恨、强迫注射伤害神经的药物等。

今年三月初,多位证人曝光了中共广建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售牟利并焚尸灭迹的暴行,大陆很多劳教所、监狱、医院参与其中。七月六日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和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公布了对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独立调查结果,证实存在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种骇人听闻的暴行。此等惨无人道的虐杀牟利方式已经进行多年,而且仍在持续着。

七年多来,法轮功已经洪传了八十多个国家,广获各国一千四百多项褒奖。世界各地的学员相继以横幅标语、游行集会、烛光夜悼、反酷刑演示、新闻发布会、文艺演出等方式,锲而不舍的向世人讲述着法轮功被严酷迫害的真相,启发人们的善念良知。数年来许多西方民主国家的地方官员、国会议员频频呼吁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

即以今年初为例,欧洲与美国不约而同出现几件支持法轮功、谴责中共的议案与判决,格外受到关注人权之士的瞩目。一月二十五日由四十六个成员国组成的欧洲委员会,在法国斯特拉斯堡全体会议上通过了谴责共产独裁集权罪行的决议;一月三十一日,旧金山市议会通过“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决议案;二月一日德国萨克森州首府德雷斯顿市的行政法院判决:二零零二年四月,中共前党魁江××访问期间,德国警察对一名法轮功学员盘查证件、记录个人信息并要求她离开的行为是非法的。

如今新加坡政府对真相视而不见,罔顾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的事实,在中共反人类罪行广泛曝光并引发国际社会普遍谴责后,一意孤行的逆反潮流,对和平理性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控告、定罪。此案判决曲意诬陷法轮功,法官拒绝新加坡学员提供的证据与证言,反而以主观臆断判罪,很显然是屈服于中共淫威。杀人者可以成为新加坡政府的座上客,而呼吁阻止杀人的善举却被判「骚扰」之罪,不只颠倒是非,更荒谬的是,法庭竟然要求先服刑后上诉,急于要把法轮功学员关进监狱,无异于协同中共迫害法轮功!

我们必须严正指出:法轮功学员是为了早日制止这场迫害,而向广大民众讲清真相、揭露中共邪恶的本质。新加坡政府近年迎合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举动,已留下极不光彩的历史;如果当局一味讨好中共而继续与邪恶为伍,等于把自己送上审判台,终将难逃正义的声讨与世人的唾弃。

新加坡当局更不要忽视了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共产党》问世后引发的退党大潮,已如石破天惊、锐不可当。迄今已有一千六百万人在网站公开发表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越来越多的海内外华人在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后,纷纷表态退党,标志着中共的解体崩析在即。新加坡实不应与历史的洪流抗衡,枉做邪党沦亡的陪葬品。

善恶有报是天理。古往今来,顺应民心者,才能昌盛繁荣;助纣为虐之徒,都逃不过历史的审判。如果新加坡当局执意充当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帮凶,将为新加坡国家与人民带来灾难。希望新加坡政府幡然悔悟,尽快悬崖勒马,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恢复他们的名誉及自由;从今往后,更应充分尊重及保障法轮功学员的基本权利,不要再协从中共,才是为民谋福、为己留后路的明智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