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坚定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在八年的修炼中,使我体会到放下执著修炼并不难,也使我体会到在邪恶迫害面前,正念很强,大法的神奇就会展现,更使我体会到大法的严肃。

第一次看师父《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录像,我看见师父穿一身红色的西服,系红色领带,蓝色格的白衬衣,约半个小时,红色变成蓝色,衬衣变成纯白色,心想,师父真的是神仙下凡,以后我下决心一修到底。

隔几天遇到一件事,我妹妹被拖拉机撞了,司机给我妹妹十元钱,我妹妹说什么也不干,我想,让我碰见也不是偶然的,我上前说,算了吧,司机他也不是有意的。在回家的路上就觉的走路一身轻。

没修炼前我是个药罐子,常年求医问药,修炼法轮大法后不知不觉中我十二种病都好了,又过了几个月,老太太我来月经了,使我体会到大法奥妙无穷,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七二零铺天盖地邪恶压下来时,我坚信师,坚信法,没有一丝的动摇,从来没有配合过邪恶。

第一次去北京证法,被非法关押在农安五公里看守所十二天。腊月二十九早四点多钟,我看见棚顶上层厚厚的金光闪闪五颜六色的法轮覆盖整个棚顶,我悟到是师父在鼓励我什么。趁吃早饭时我跟二十多名同修说;明天是大年三十了。我们一齐要求无罪释放,修炼人是不注重年节的,但是我们无罪理应回家过年,不过,我们绝不配合邪恶,否则,我们不就白去天安门了。刚说完没多大一会,把我无罪释放了。在一次参加法会时,被恶人举报,把我绑架到市公安局,我心正念正,当天半夜就把我放了。第二天在家里怎么也呆不住,就想去市公安局说句心里话,我约了一个同修就去了。警察张××接待了我们,我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按真善忍修心,不做坏事。听大娘话,千万不要抓这些好人了。我没有一点怕,很平和的跟他谈了一个小时,临走时,张把我们送到门口。

那次我和几个同修去挂条幅,被恶人举报,把我们堵到一个大院子里,恶警用手揪着我的头发踢倒拽起来再踢倒,打嘴巴子,往墙上撞,把我按倒在地上,脚踩着我,打了两个小时。我唿一下爬起来冲到警察胸前说:你打吧!你打死我也不怕!我手指着另一同修对警察说,她是肠癌,手术才出院,她刚走进法轮功,你不能打她!突然警察发现那边有情况,都跑院子东边去了,这时我耳边有声音:跑!我抬脚就跑。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使我又一次体会到大法的神奇,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

一天早八点我发正念时,听到一个声音:快把大法书藏起来,心想是师父点化,我急忙把大法书收拾好,老头(常人)先下楼了,就听老头大声喊:你们抓我干什么!我往下一看,警车把老头带走了。我紧忙把大法书转送女儿家,到那一想还有师父法像挂在墙上,家里还有条幅,怎么办,返回去!進屋后我把师父法像藏好,带着条幅刚要走,我儿子发来短信,让我快离开家,我三步并二步跑到邻居(对门)家,刚进屋就听见一帮警察上来了,我不停的发正念。八个警察把我家翻了个底朝天。什么也没找到走了。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又一次转危为安。

一年冬天,我和同修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一辆警车追到医大二院门口截住我俩,硬推我俩上车,我们就是不配合。搜身时,我发正念求师父加持,真相是救度众生的,不能落恶人手里,让他摸不着,结果恶人也摸了半天也没摸着,其实就在我外衣兜里,这时马路上的人越来越多,我俩就喊:法轮大法好!

我大声说,现在七十多个国家都是在洪扬法轮大法,就江泽民反对,我们是无辜的,四个警察架着我俩胳膊往车上推,到市公安局审了两个小时,我俩一言不发,就发正念。后来把我俩又拉到民康派出所,我俩心正念正,晚上六点钟把我俩放了。警察还到路边帮我们打车,我顺手把他衣服毛领竖起来,我说,小伙子,让你挨冻了,快别冻坏耳朵,炼法轮功的都是最好的人,你要记住,千万不要抓法轮功,对你未来是有福份的。他说,其实你们都是信仰。

我俩上车走出一百五十米,发现警车慢慢跟在后面,我们决定下车,绕道回家,我们不慌不忙的走着,立掌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让警车调头往回开,十分钟后,警车调过头急速走了。

师父说:“哪里出问题,哪里就是需要去讲真相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第二天我去了警察绑架我的地方,给几家邻街门市商房讲真相,一進门,我说,我是昨天被警察绑架的那个人,我的钥匙丢了,请问,您看见没有,这样我把话题拉上,就开始讲真相,效果很好。

一次又一次,我体会到大法的神奇,师父的呵护,只要把自己溶在法中,正念正行,遇事首先想到的是众生,没有自己,师父无边的法力就会展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邪恶真的什么都不是。

修炼中我也有过关缓慢的时候。前段妹妹来我家串门,对我说,六嫂说她困难你也不帮不问,等六哥死的那天也不给你信了,如何如何。妹妹告诉我:不能让她总讲究你,你也得当侄媳妇面说说她。听了这些话,表面没怎么样,但心里也不是滋味,干嘛呢,这么大气恨。隔几天,我的鼻子不通气,象有什么堵上了,两个鼻子眼象灌满辣椒面一样,呼吸困难,心哆嗦,身子发抖,就觉的空间窄小,我立刻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发了一个多小时正念,求师父加持,呼吸有所好转,同修也帮发正念,同时向内找,找出了一大堆执著。做常人时,我是一个记恨心很强的人,从小谁要是惹着我,我就远离她,一辈子不想见她,今天修炼了,六嫂触及到这颗心了。由于自己长期以来没有认识到有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动了人心,使自己空间场不纯净,使魔有了立足之地。

我妹妹的到来给我带来了矛盾,其实是帮我去执著,帮我修炼,帮我提高,没有这个环境,我的记恨心,又如何修下去,又如何生出慈悲心来,又如何去救度那些急盼我去救度众生。

我明显感觉有一种无形的东西在极力控制我,在极力让我想不好的东西,往魔道上走,让我翻江倒海的向外找,心极端的扭着劲,目地就是叫我放弃修炼。

师父《2005年旧金山讲法》、《洛杉矶市讲法》发表后,那是我难过的日日夜夜,手捧着经文念不成句子,手哆嗦,心也哆嗦,气喘呼呼,眼神发愣。一天和同修去讲三退,同修说,你看那家(食杂店)挂毛鬼的像,我瞅一眼,心哆嗦成一个团,哆嗦一夜没合眼,这一夜我看了七讲《转法轮》

我正念抵制迫害,我就是不听你邪恶的,我就是要修成,我有坚强意志,正念排斥,我要念十遍新的讲法,大声念。我一连看了九遍,三件事一天也不落,比以前更严格要求自己,我就要跟师父回家。

邪恶还扭着劲让我想,这个鼻子太难受了,喘气太难受了,受不了,再就是想,我妹妹这一趟来可把我害了,对我伤害太大了,把我弄成这个样子,甚至我一听她的声音,都浑身哆嗦,更不想看见她。

有的同修关心的问我,你今天怎么样了?我马上浑身发抖,我对同修说,你问我你不就是承认旧势力吗,其实这时我的状态已经就不对劲了,是用法来掩盖自己怕出现这种状态的执著,越是怕它就越控制我,让我一刻不停的执著,一刻不停想这个鼻子难受,我就极力的排斥,再排斥,把这个极端的心刚拧过来又拽过去了,这时自己已经是死抱着执著不放又添了的执著,加大了自己的魔难。

接踵而来,耳朵堵的难受,嘴发麻,出现色魔,幻听,让我不敬师父,不敬法,又说什么“你快死了,你过不去年了,你得死在年三十前”,大脑里马上又出现隐隐约约一个灵堂,我躺在灵堂上,前边摆着我的大照片。单位过去死的人也出现在我面前,当时我心一正,假相,一正压百邪,全盘否定,金刚不动坚如磐石,“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转法轮》),我的主意识一直很强。师父说:“谁惧谁呢?”(《2005年旧金山讲法》)

一天有一同修说,我得和你说,你要是走了,我该后悔了,对于当时一个很脆弱的我,被带动的很严重了,瞪着眼睛想啊想,同修们为什么说出这些话,难道我真的要先走一步了,凭我的正念闯不过这一关了?还是同修对着我的这颗怕心来的?百思不得其解。

一天六岁小孙女说:奶奶,你卡到这了,你过不去了。我哭了。她看我哭的好伤心,她又说:奶奶,你能过去,你能过去,修炼是很容易的。我自己也知道有悟的不对劲的地方,需要调整。

一天我跪在师父像前,低着头不敢瞅师父一眼,不由自主的又哭了,我请求师父:尊敬的师父,如果是弟子不敬您,请师父给弟子形神全灭,其实它(坏思想)真的不是弟子,请师父加持弟子正念闯过这一关,它真的不是我,我是您的弟子。其实,是想借助外在强大力量,有求而侥幸过去这一关的心理,自己没有正念,有问题又推给师父,自己这种肮脏思想,师父看了是多么着急而又难过呢,其实是在欺骗自己。

一天我家厕所漏水,水管子也漏水,洗衣机放水往地上淌水,是师父在点化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耳边有声音,在心性上狠下功夫。

晚上做了一个梦,好大一个坑,坑里都是黑水,黑水泡的都是死人,还有死人骨头,我被黑水泡着只露出个头,脚踩着死人拼命的挣扎着,这时走来一个人,把我引向一个台阶,我坐在台阶上醒了。

我悟到是师父从地狱里把我捞出来,我的寿命已超过天定,现在的时间是师父给我延续来修炼的,一不注意,就会毁于一旦。

放下执著,冲破承受的极限,师父说:“那你就用心多看法,破除这个障碍。它象铜墙铁壁一样穿不透,严重的影响了你的悟性和你对法的认识,为什么不穿破它、打开它?”(《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感谢师父给我安排了以前好的修炼环境,也可以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法是万能钥匙,横下心来,我要把师父近期几年来的经文多看几遍,背《转法轮》,我有能力切断一根根缆绳,打开一把把锁,穿透铜墙铁壁,我是得了法的新生命,有师在,有法在已足矣。在这粪坑里呆着,还有什么可执著的。我就是要入定往上修,一定要修成,彻底把邪恶根子拔掉,让它烟消云散。我要放下生死,破除旧势力的迫害,豁出来,既然死我都不怕了,修炼道路上还有什么能挡住我呢,我要强大,让邪恶完蛋。我只做师尊的弟子,其他都不要,都不承认,把我的一切交给师父安排。

师父说:“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象神一样正念正行能不能做到?要从中走出来得靠自己坚定的正念、对大法的坚信。师父可以替你承受痛苦,甚至你的疼痛我都可以替你承担,但是在这个严酷的压力下你的心能不能摆正?你是把自己当作神、你还是当作人?你的正念足不足?这都得靠大家、靠自己。”《2005年旧金山讲法》我开始刻苦的背《转法轮》,严格要求自己,二十四小时在法上,排出一切干扰,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做好三件事,抽时间背挤时间背,抓紧一切时间背,利用一切能利用的时间背,七个多月我背了六遍《转法轮》,我的状态一个阶段比一个阶段好。

反思过去的这几个月,挖一挖自己到底什么心受到这么大的干扰,说来说去还是自己思想默认了旧势力,加大自己的魔难,修炼路很窄,使我更体会到大法严肃,不按师父的路走是很危险的。

常人时我是个争强好胜的人,妒嫉心,争斗心,显示心,虚荣心,狭隘的为私为我,记恨心,仇恨心,各种心很强的人,受邪党流毒也较深,在法上做事心强,有证实自己的心,这都是我要修下去的东西。我是新宇宙的生命,修的是宇宙大法,成就的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提醒自己,每时每刻都要慈悲他人,修好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