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提高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我在九七年经同事介绍有幸喜得大法。当时对修炼的事一无所知,看完《转法轮》,只知道他是让人做好人的,是修炼。

由于当时悟性不高,孩子小,时间紧,没有抓紧学法炼功。到了九八年,我丈夫晚上能照顾孩子了,我就有了时间去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了。我们集体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一起学习《转法轮》和经文,逐渐的使我懂得了什么叫修炼,如何修炼,人为什么要做好人,为什么要返本归真。思想和身体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九九年,恶党魔头为私为嫉,一意要取缔和镇压法轮功,我想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做好人难道有错吗?我要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所以我们就走上了上访的路,到天安门被抓回。我们写信向国家机关反映情况,但信件被退回。我们不灰心,逢人就讲大法的真相和被迫害的情况。由于被迫害,我们这些炼功人行动和言论不能自由,总是受到监视。一年中的大小节日和敏感日,都要被派出所警察和街道干部骚扰。但是随着我们不断学法和提高,在这种恶劣环境下,更增加了对师父和大法的坚定信念,对师父的法理更加明确了。

通过这几年的风风雨雨,使我在修炼道路上越修越明白,法理越学越清澈。遇到魔难能够正确对待,用大法衡量每一件事情,不管是自身的还是外在的。

记得二零零二年的春天,我发现女儿脊椎骨侧弯了,不能直立坐着,这是派出所和街道对我的迫害造成的。当时这些恶人经常到我家来骚扰,给家人精神上造成很大的压力。孩子经不住惊吓的场面,每次恶警来时她都被吓的抽缩成一团,多次恐吓使得她经常缩成一团睡觉,结果导致脊椎骨侧弯。为了给孩子治病,我们跑了北京各大医院,所有的医院都说只有动手术,没有其它办法。让准备四至五万元手术费。我们收入很低,拿不出这么多钱。但是我心里明白,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师父说过:“在魔难面前如何做,都得自己去悟。”(《精進要旨》)在去各大医院的路上,我一遍又一遍的背师父的讲法和《洪吟》,我一直告诉自己,不管遇到多大的魔难都要正确对待,人的一生都是注定了的,孩子的一生我也左右不了,绝不能让这件事干扰我。

回家后同修告诉我把心放下,多学法。我知道师父给每个人安排的道路都是根据我们个人根基决定的,不是随意做的,师父不会让弟子去挑担不动的担子,只要心性提高上来,没有过不去的关。我就一遍一遍的看书学法,扪心自问:我差在哪里了提高不上来?我努力向内找,找了好长时间也没有把心放下。有一天,我无意看书突然看到了这么一段话:“有一个人根基非常好,真是块料,我也看中这个人。就把他的难加大一点,让他快点偿还掉,让他开功,我准备这么做。”(《转法轮》)当我看到这一段话时,心身一震,怎么这么多年看书我都没有看清这段意思呢!是师父让我提高呢!当时这颗执著的心就放下了。通过这件事我悟到:炼功人要站在法理上看问题,不管遇到任何事,都是要你在法理上提高了,不能局限在某一件事上绕圈子。心放下了,孩子的病也逐渐好了。

我在单位是负责出入库的,每天也接触不少来来往往的人。我记住师父的话,广传真相,救度众生。我们这边资料点被破坏后,到手的真相资料很少,于是我就出去用口讲,用手抄写,无论是护身符、短语、短诗,还是破网软件,还是揭露真相的,只要能做到,就不等不靠。出去见到的有缘人,就不放弃机会,完全真心实意的去救他们。先找话题再切入正题,把大法的美好,把恶党的本质和丑陋,把读《九评》、“三退”保平安的信息讲给他们,绝大部份的人都能接受并退出了相关组织,脱离了邪恶。

在二零零二年和零三当中,当地恶人恶警多次到我家和单位找我,让我去洗脑班洗脑,都被我严厉拒绝。我对他们说,我就听我师父的,我在这条修炼路上走定了,我决不背叛我师父,谁也别想让我改变。我发着正念,清除一切干扰我的邪恶因素。后来他们说,行,只要你在家炼我们就不管你了。我认为,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我们心中坚信师父和大法,遇事大法来衡量,什么都干扰不了我们。 我们就做好该做的三件事,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水平有限,请同修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