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在病业中的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七日】二零零一年,我患了绝症晚期,被医院判了死刑。后来在同修的帮助引导下,修炼法轮大法。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不治之症竟神奇的痊愈了。我所在地区的常人,包括给我看过病的医生都觉的很神奇、不可思议。

几年来,在修炼路上,我一步一个跟头的走了过来,也被邪恶多次迫害,在本地区属于挂上号的。由于邪恶严重迫害,加上平时隐藏很深的、自己一直没有察觉的执著心,就在最近我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态,又一次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在生不如死的剧痛中,我选择了对师尊对大法的坚信,伟大的师尊再一次慈悲于我,我又从新站了起来,投身到正法洪流中。我要冲破一切障碍,与同修共同切磋,一起见证师父的伟大,正念的威力,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六号下午三点左右,我睡下有半个小时,突然感到肚子痛的奇怪,挣扎了好一会才坐起来,接着发现右臂完全抬不起来,左侧腹部痛得简直撕心裂肺,觉的右臂至肚子好象被钉進一大节钢筋棍一样,疼的汗水浸透了内衣,我简直要停止呼吸了。儿子、媳妇跑到我卧室,看见我疼的样子,惊恐万分,不知如何是好,老伴儿急得团团转,嘴里一个劲喊:“咋办?咋办?”

看着我痛苦的样子,儿子要打“一二零”,我想说一声“不要打”都说不出,费了很大劲,轻轻摆摆手,表示不要打。我心里一声又一声的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我心中明白这是黑手烂鬼钻空子迫害我,想取我性命,自己一定要头脑清醒,主意识强,请师父加持保护,同时我发正念铲除这个迫害我肉身的邪灵烂鬼。

师父的话在我脑中闪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我在老伴和儿子的帮助下,起来发正念,右手抬不起就用左手立掌。刚开始的几分钟疼痛难忍,觉的一分钟时间很长,几分钟过后疼痛减轻。可我的手一放下来马上又是一阵剧痛,我又立即立掌,疼痛又立刻减轻,虽然腿又酸又痛,但仍然坚持发正念,就这样坚持到夜里一点钟,右臂完全不疼了,可肚子仍然疼痛不止,我一会躺下,一会坐起发正念。这样反复多次,一夜未眠。

第二天早晨,我准备起床炼功,觉的腿软绵绵的象踩在棉花上一样,按着肚子洗脸时,看到镜子中的我在一夜间两只眼睛陷下很深很深。我发正念不停,饭茶未進三、四天。老伴和儿子都急了,打电话和在外地工作的女儿商量要我到省城大医院看病。尤其老伴忧心忡忡,背着我给孩子们下命令: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动员你妈去看病。

我拿定主意不去医院,心想见到女儿再说,因为平时女儿最相信大法,她会替我说话的。所以我就跟着儿子来到省城。见到女儿,没等我开口,她就问上哪个医院?我平心静气的说:“你们不要硬逼我去医院,这几年走上修炼的路,我的一切都是由师父安排的,平时你们都知道大法好也支持我,今天咋就逼我去医院呢?”我话音刚落,女儿一反常态的说:“你说师父管着你,你肚子疼了几天了,这么死去活来的,师父怎么不给你治?你这么个疼法全家人都快急死了,妈!咱们先检查了再说。”

我没吱声,对女儿的话若有所思。我想起二零零一年医生说过,我得这种病即便做手术,复发率是百分之百,最后也是在肚子剧痛中要命的。毕竟得过大病,当年医生的这番话经常在我脑子中闪现,挥之不去。慈悲伟大的师尊替我承受了全部,可我老是疑神疑鬼的,只要肚子稍微不舒服,就疑心病会复发。这个执著在我心中一直未去。几天来,正念没少发,嘴在不停的背着法,为什么不好呢?我静下心来向内找。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他那个心病去不了,他老是觉的那个状态还存在,他认为还有,这已经是一种执著心了,叫疑心。”我这颗执著的心长期不去,根本没有意识到它的危险性竟浑然不觉,招此一难。

师尊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告诫我们:“我告诉大家了,各种的邪恶的因素都会钻大法弟子还有执著的一时意识不到的常人心的空子。那么当前最大的、最明显的干扰就是恶党邪灵所起的作用。特别是现在,在其它邪恶被销毁的没什么了的情况下,明显表现就是那些恶党的邪恶因素在起作用。目前的各种干扰与迫害就是这个原因,所以要严肃的对待、清除它。”师父已讲的很明白了,只是自己没悟到。

我找到了执著的根源,觉的邪恶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能不能在生死考验面前真正去掉执著,能不能做到坚信师父坚信法,如能真信,正悟,邪恶会自灭。想到这儿,我正念十足,对孩子们说:“你们对我的孝顺,我很感激,但是想一想真是那种病的话,有什么用?医院能治好吗?医院我是不去的,我就相信大法,相信师父会管我。肚子疼几天没好,肯定是我做的不好,给了邪恶迫害的理由。我要修去执著心,多发正念铲除邪恶,会好的。再说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师父的法身保护,师父会管我的。”

我坚持不去医院的态度使孩子们觉的很无奈,一时间都沉默下来。几分钟后我觉的很想吃东西,肚子也不疼了,能直起腰了,有一种很饥饿的感觉。叫女儿快买饭去。女儿不相信:“这么几分钟就好了?你是不是怕叫你去医院,装样子给我们看。刚才还按肚子喊疼呢!”我说:“啥也别说了,快弄吃的。”这顿饭我吃的很香,吃的也不少,孩子们又是高兴又是惊讶。儿子说:“你们法轮功太神奇了!”我趁机给孩子们洪法。我精神也好了,第二天和孩子们转了大商场。也不觉的累。

我没有往明慧写过稿,觉的文化低,做的不好无颜面对师父,看到特刊上同修们的心得交流,觉的自己太渺小,但作为大法弟子,我有责任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出来与在病业中的同修交流切磋。一起见证师尊的伟大,正念的威力,大法的神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