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缘得法病业消 维护大法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七日】我于一九九七年十月有缘喜得大法。得法前一身的重病:鼻息肉,肩周炎,胃病,乙肝,严重的类风湿和贫血。天天吃药也不得好,反而更严重了。自己想去练气功来解脱这种痛苦。没想到丈夫却对别人说:你看她又去发颠了。他的话更刺伤了我的心,使我失去了生活的信心,我很想一死了之。

后来一次偶然的谈话,朋友说:我带你去炼一种功法,他可以改变人一生的命运。我一听,好!我去!那时我就相信自己前世未修,所以今世有如此的磨难和夫妻间的不和。

第二天,他拉我一同到法轮大法炼功点。从那以后,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在店里干一些活,五点半才到炼功点炼功。当我连续看了师尊的讲法录像两遍后,受益匪浅,走路生风,精力充沛,象什么病都没有一样。我想这法轮功太不一般了,我只炼了几套动功,还没炼静功,没看书,竟有这样变化了,就使我对功法坚信无疑。

可我对生意很执著,忙生意一段时间没坚持炼了,身体慢慢又不好了。我就想:要是附近有炼功点就好了。可神了,没几天还真办了一个炼功点。我知道这是师父叫我炼功了。从那以后,我坚持天天炼功学法。没几天身体就开始消业。我知道是师父在管我,帮我净化身体,我守住心性,很快就过去了。连最严重的类风湿也只有五天就不翼而飞。法轮功让我成为了一个完全健康之人,让我感受到没有病痛的快乐。

通过不断的学法,心性上有了很大的提高。忍很难做到,第一次忍的我哭了。因为要上班,丈夫还在打牌。我就把牌全收了,打牌的人都骂我,我忍了。回到家里,丈夫又骂,我没理他。我哭了。我离师父的要求还有很远啊。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深有体会。九三年孩子一条腿烫伤70%,疤痕突出,奇痒难忍,行走不便。九五年植了一次皮,九六年又去植,医院专科教授说不能再植了,孩子是疤痕性的体质,哪里割肉,哪里长疤,说不定还会长成冬瓜脚。没办法,只好带回家去了。我得法后,他也刚上学,我就天天给他读《转法轮》听。他的腿开始出现奇迹!疤痕慢慢变平了,变软了,也不痒了,萎缩的脚开始慢慢变大,跟正常的脚一样粗,一样长。现在孩子已长成1米7左右,一切正常。

九九年七二零,我一方面很沉重,觉的功法这么好,不让炼,当权者怎么了,这不是是非颠倒,黑白不分吗;另一方面,我心里很坚定,我想这不是对大法弟子的考验吗!师父的法扎根在我心里,我知道我们修的是宇宙大法,我们做的是好人,自古邪不能胜正,总会有云开日出的一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的一天,我的双脚烫伤了。当时丈夫就买了一支烫伤膏叫我涂上。我说“我是炼功人,没事。”他看我不肯用药,最后就说,限你十天,不好就把你的书烧了。我笑笑,只是炼功学法。第三天双脚发出难闻的气味,来看我的亲朋好友劝我说,不涂药不打针会成骨结核,破伤风的。我不动心,说:没事,不用担心,越难受说明物极必反。也有时痛的我无法承受,我就想,炼功人要有坚强的意志。也过去了。这期间我看到真相资料中说有学员被迫害死的,我的泪在心里流,我认为要正就要先正北京。第六天,当我的腿出现奇迹时,我想该去北京了。于是我的腿好象天上的白云在里面转动,把那腐烂的肉转的象白色的薄纸一样,是透明的,白里透红,象鲜花苞一样,漂亮极了。第七天,糜烂的肉开始成黑色了,也干了。第八天就开始结痂。第九天,我的左脚给小孩踩了一下,痛得我难受极了。总之,脚皮一次次的长不好,又一次次的烂,最后竟一点疤都没有留。前后共半个月时间。

十二月,我上北京证实法了,我要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是正法,不是迷信。一到天安门,还什么都没做,就被警察抓到海淀看守所了。那里的警察对不配合的学员拳打脚踢,泼冷水,电棍电。后来我被家乡的公安接到前门宾馆,却把所有的钱没收了。二十八号,因为有同修正念走脱了,公安人员把我们九个人全铐在上楼的扶手上。年岁大的七十多岁,一铐就是三十小时,小便都拉到地毯上。

二零零一年元月七日我被带回家乡关進拘留所。后家人用三千元保我回家。过完春节又被送進洗脑班。我想我的命都是大法师父给的,修真善忍没有错!所以,无论恶党人员怎样用亲情拉拢,用谎言欺骗都没有动了我的心。同时,我把大法的美好告诉给他们。那些日子,我总是想起师父的话。那些日子就是师父的法理平衡着我走过了这一关。师父时时刻刻呵护着我,守护我。

这一次邪恶又让我丈夫替我写保证书,同时还交了五千元才放我回家。邪恶不时的上门来干扰,还有家人的看管和阻碍,使得我讲真相的阻力也是不小。

二零零四年的暑假,我回家讲真相,被人举报。乡政委来到我家,我想:他们也是被邪恶的谎言蒙骗的,就给他们讲真相,但真相没讲成,邪恶把《转法轮》和《洪吟》给搜走了。这是在讲真相之前没发好正念,还有自己的正念不强,被邪恶钻了自己没修好的空子,给大法造成了损失。这对我来说,是一次深刻的教训。

在随着正法的推進和《九评》的问世,师尊要求我们加大力度,广传《九评》劝三退和救度世人。我做的远远不够,达不到师尊的要求,与精進的同修比起来可差远去了。

在苏家屯事件被曝光后,共产邪灵越来越做最后垂死挣扎。一个法警曝光邪灵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的事实后,我看后全身发抖和害怕恶党。但这个现象一出,我就感觉不对,赶紧否定这一切,这不是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我是神。念头一出,邪恶什么也不是了。我就想赶紧把真相资料发出去,让世人早点了解法轮功学员遭受到怎样的酷刑,揭露邪恶的罪行,让恶党早日解体。

在劝三退和救世人中,我小姑的丈夫,他明白真相后于二零零五年退了团,同时我还送一张护身符给他保平安。他同年八月的一天晚上,开车回城时,不小心把车撞到大树上了,车子全报废了,人从驾驶室中飞了出去,可一点皮没破。他一到家就高兴的赶紧把这事告诉我说:嫂子,你送我的护身符真灵!我说:那当然,善待大法得福报,这就是大法的威力!

是啊!自己的环境得靠自己去开创和正过来,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紧跟正法進程,让更多的有缘人得法得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