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纯正的心做神圣的事

与湖北黄冈大法弟子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七日】看了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发表的《就湖北黄冈现状紧急与黄冈同修切磋》一文后,我就动心想谈一下自己的看法,但并未动笔。今天又看到《明慧周刊》二五四期中的《邪恶在黄冈为何如此疯狂》后,我觉的有必要写下此文。

我认为前两篇文章都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我们是抱着一颗什么心去协调、去参与“三·一一”这次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活动。“三·一一”这件事本身是正的,是揭露邪恶,制止迫害,救度众生,然而,为什么随之而来的却是迫害的加剧呢?我觉的这才是真正值得我们去思考的问题。其实,通过“三·一一”这件事暴露出了我们很多的人心,可我们并没有及时向内找,而是沉浸在成功后的喜悦之中,使先前就有的人心得以加强放大,没有意识到此次的成功是师父的呵护、法的威严、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

有一部份同修的确是本着为证实法、反迫害、救度众生走出来的,这当然是最正、最好的。但也有一部份却是碍于面子,怕同修说自己有怕心;有的是不想再落下,怕圆满不了等等,各种心态都有。

记得三月十一号的下午和三月十二号那一天,我们好多去参加了的同修真是欢天喜地、奔走相告,为自己参加了一次集体证实法的活动自豪。强烈的显示心,欢喜心溢于言表,说那些没去的同修失去了一次圆满的机会;而没去的同修呢,有的此时还不向内找,却又为自己失去机会大感遗憾;而协调人为自己组织了一次轰轰烈烈的活动更是心花怒放。总之,去了的也好,没去的也好,都是人心在浮动。忘记了邪恶未除尽之前我们大法弟子的责任。

紧接着三月十三号邪恶的绑架开始了……,直至今天黄州的整体状况还未好转,如前两篇文章所说那样,教训是惨痛的。最令人痛心的是时至今日,我们好象还没有真正找到漏洞所在,还在言过其实的互相指责,互相抱怨。同修们啊,请都不要再执著自我了,让我们都清醒、冷静的向内找找自己吧,看看自己的心到底在没在法上,是不是真的在听师父的话,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别忘了我们是要真修自己的呀,可不是靠指责别人而圆满。

师父说“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精進要旨》〈再认识〉)

回顾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一号之前黄州的整体状况,表面上看确实是象前两篇文章所说的那样,其实背后隐藏着很多不纯。那时我们黄州大法弟子整体上也是有漏的,法学的不够,修的不扎实。不是真正从理性上升华上来在法上认识法,而是浮于表面,追求表面形式,追求轰轰烈烈。有个别主要协调人,干事心很强,很执著表面。比如:又有多少学法小组成立了,多长时间开了几次法会,去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集体做了什么事,很注重表面形式,为了做事而做事,好象做的事越多修的就越好。不是啊同修,神圣的事要用纯正的心去做才伟大,才能真正救众生。

让有怕心没走出来的同修能走出来,这当然是对的,但我们应该是帮助他们多学法,在法中提高,敢于面对怕的物质,决心修去怕心,而后走出来,而不应该是告诉他们:现在再不用怕了,×××(恶警)说了再不抓我们了,劳教所也不收大法弟子了,等等。当时,黄州的学法小组、法会确实象雨后春笋一般,但很多同修是在这些话的带动下走出来的,心还在人中。

师父说:“功是靠自己的心性去修的。你不去实修,那功是长不上去的,因为它是有心性标准在那里。你长功的时候,层次高的可以看到你那个执著心、那个物质去掉了,在头顶上就会生出一个尺度来。而且这种尺度是功柱式的存在,尺度多高,功柱多高,它代表你自己修出来的功,也代表着你的心性高低。别人谁给你加上多少都不行,加上一丁点儿都搁不住,都得掉下来。我马上可以叫你达到‘三花聚顶’,可是你一出门功就掉下去。那不是你的,不是你修出来的,搁不上,因为你的心性标准没在那里,谁给加都加不上,那完全是靠自己修出来的,修炼自己那颗心。扎扎实实的往上长功,不断的提高自己,同化宇宙特性,你才能上来。”(《转法轮》

师父的法讲的多么明白呀,而我们黄州的学员当时并不是靠扎扎实实修自己那颗心,使心性在法中不断的升华,真正从内心认识到我们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着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而证实法,而是大帮哄、抱着侥幸的心理、带着人心走出来。所以邪恶的绑架开始后,学员就承受不住了,被绑架的学员基本都向邪恶妥协了,甚至很多人出卖了同修,被牵扯到的人很多,使邪恶一次又一次找到了迫害的借口,一次又一次达到了它们迫害的目地。可我们却麻木到习以为常,无可奈何,所以邪恶更加疯狂,迫害不断加重。在正法的最后,邪恶少之又少的今天,黄州却出现了这样的状况,痛心啊同修。师父珍惜我们比我们自己珍惜自己还珍惜,而我们却这么的不争气,真是愧对师尊啊!

再看看我们黄州在“七·二零”之后“三·一一”之前是怎样对待法会的。黄州当时频繁的法会几乎每次发言的同修大多数都没有发言稿,很不严肃,随口讲,想到哪说到哪。当然有些修的很好的同修,他们只谈自己是如何证实法,如何救度众生,心性如何在法中升华,讲的也很感人,对同修也很有帮助。但也有同修潜意识中是在证实自己,有的甚至出现严重的口误,还有协调人在法会结束之前象常人中的领导人一样要做个总结,并语气生硬的指责同修如何如何不修口,如何如何不象修炼人,但实际上是对别人议论了自己的不足,心里放不下,从而说些不在法上的话,以至于对黄州当时出现的一些问题没有起到帮助作用,反而使不应该存在的矛盾更加复杂。大法弟子的法会是神圣的,是同修们在一起找自己的差距、比学比修,是熔炼人的好场所。然而,我们黄州的法会却出现了那么多的不严肃、那么多的不纯正。

严重的漏洞、强大的执著其实都已存在,只是通过“三·一一”这件事,来了个集中、全面的大曝光,而我们并没有及时发现、及时去向内找、向内修,错过了提高的机会,使邪恶的迫害有了可乘之机。

黄冈的同修们啊,我们都不要再麻木了,不要再觉的无能为力了,也不要再互相指责埋怨了,我们毕竟不是常人啦,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慈悲的师父正看着我们,在等着我们呀,只要我们每个人都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好,扎扎实实的修好自己,真正做好三件事,黄冈的整体状况不就好了吗?

个人层次所悟所感,不对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