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归修炼路 大法显神奇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八日】刘姨的弟弟在乡下,弟妹是学大法的,一九九七年二月份,刘姨去弟弟家串门,到晚上睡觉时,刘姨忽然感觉弟弟家的棚顶在转。刘姨赶紧坐起来,心想:莫不是我那迷糊病又犯了?可过去犯病时也没有这种感觉呀?刘姨满腹疑虑地把这件事跟弟妹说了,弟妹一听,高兴的说:“可能师父管你了,你跟大法有缘,你也学大法吧!”刘姨当时并没多想,但对弟妹家的那本《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产生了兴趣,并让弟妹给她演示了一遍炼功动作,刘姨看完功法演示后,觉的很好,便又继续看起《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来,这时刘姨又觉的棚顶转了起来,她赶紧捂住双眼,躺在炕上。

从乡下回到家后,刘姨又觉的自家的棚顶也转了起来,刘姨心想:我可能真跟大法有缘。于是,她就从家附近借来一本《转法轮》,认真的看了起来,说来也真神,自从她看起《转法轮》后,再也不感到棚顶转了,而且过去晚上一走黑道就好往沟里掉(过去有“迷糊病”的症状),现在她竟能一个人往来学法点,能走黑道了。

修炼后,刘姨多次感受到大法的神奇与师父的保护,几次逢凶化吉,有惊无险。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在家人的阻碍下,刘姨产生了怕心,学法炼功一度懈怠,很不精進。

二零零零年冬季的一个夜晚,睡梦中的刘姨半夜里象突然被谁叫醒了似的一下翻身坐起,她闻到屋子里有一股很浓的煤烟味儿,同时感到自己的半个脸已经麻木。刘姨赶紧下地,边往出走边喊:“儿子快来,妈好象煤烟中毒了!”说完,她连屋门槛还没迈过去,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另一屋的儿子、儿媳又是叫又是掐人中,折腾了半天刘姨才苏醒过来,儿子见刘姨醒过来了,激动的说:“妈呀,多亏你们的师父呀,是大法救了你呀!”这时,刘姨那六岁的小孙子也醒了。过了半天,刘姨感觉好多了,儿子不放心,把刘姨安顿在自己屋的炕头,小孙子睡炕梢。灯关了,一家人却怎么也睡不着。不一会儿,就听小孙子说:“妈,我害怕!”孩子妈妈用手一摸,发现孩子浑身是汗,就搂过孩子,一家人好久才睡着。

第二天早上,家中只剩下刘姨和小孙子时,孩子凑过来说:“奶呀,你说我昨天夜里怕啥?我看见你师父了!”刘姨心里一怔,赶紧问:“真的假的?你在哪儿看见的?”小孙子说:“你师父先是在屋地上坐着,他穿着袈裟,盘腿立掌,就跟你平时打坐那样,身上还放着光!可是不一会儿,你师父又飘起来了,坐在了炕头上。他的身体一会儿比一会儿大,头都顶着棚了。这时,你师父又变小了,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一个小亮点又向我这儿飘来,还直冒金星。”刘姨又问:“孙子,屋里那么黑,你咋能看见呢?”孩子说:“屋里可亮可亮了,但跟白天亮不一样。”刘姨赶紧把《转法轮》拿出来,翻到师父照片那页问:“你看见的是不是这个人?”孩子端详了一会儿,大概因为他看见的师父法身穿着与这张不一样,所以他一时没认出来。这时,刘姨的小孙子一眼看到了书封面上的法轮图,他指着法轮图中间的“卍”字符说:“奶奶,昨天夜里那个人身上有许多这样的字。”刘姨听了,泪水夺眶而出。她赶紧跪在炕上,给师父磕了三个响头,一边磕一边想:“师父啊师父,昨天夜里是您救了弟子一命啊!弟子这样不精進,您都没有放弃我,还在一直管我,我真糊涂啊!”

从那以后,刘姨又变得精進起来。她把经历的这些神奇事儿讲给了她的亲朋好友,大家也都连连称奇,齐夸——法轮大法真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