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以后


【明慧网2006年2月1日】看到同修讲背法的文章,我也从2005年11月底开始背法了。以前我几乎没有想过要背,只是一遍又一遍的读。如果真正背会了,那就可以随时随地的学法了,尤其在中国大陆这个环境中,背会大法的好处可真是说之不尽的。比如在开会、监考、坐车的时候可以背法(用心默默的背),这样能大大的增加我们的学法时间。在我们现在这个值千金值万金的历史瞬间,我们不赶快尽一切可能的学法还等什么呢?

想想我们考个大学也要背不少东西呢,而对宇宙大法,我们等待了多少年多少代的大法,我们竟然舍不得花时间和精力去背了,特别是我这样的曾经背过许多共产邪教歪理的人来说,这样一个以教授中国近现代史为专业的人来说是非常必要的。

现在我正在一天一段两段的往下背着。没有整块的时间,就挤时间背,背会一句算一句,背会一段算一段。有时当时背会了,再背时又背不全了;有时候有干扰实在背不下去了,但还是背。就象爬山,太累了,上不去了,但只要再往上爬,也许只有一步之差,就会站在一个山头上去了,那个境界是事先所无法预想的。

最近我在各种干扰中背法,实在不想背了,说太忙了,太累了,年龄也大了,那么就挤一挤,就挺一挺,就想一想年龄是个什么呀?就再往前走一走。还是背,背着背着,速度就快了,记忆力也明显增强,心里觉得很充实很愉快,精力也更好了,时间上也不那么紧张了,许多事情上也顺当了,干扰也就更少了。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鼓舞我在给我机会。

一切并不是我事先所想象的那么难。我们修炼人只要静心学法,到时候智慧就出来了,因为大法无边,大法是无比超常的。下面再说说这些天来我遇到的一些事情:

1、消除思想业

我的思想业非常顽固。正是《转法轮》里说的那样:“思想业力会直接干扰人的大脑,从而在思想中有骂老师、骂大法的,想出一些邪念和骂人的话。”这个东西已经折磨我好几年了,看着好了,可过一段时间又突然间出现了。虽然我一直在努力的修,虽然我在想尽一切办法来化解、转化和消除它,虽然现在它小了许多,但还是有,还是很顽固很狡猾的,总是去之不尽。我曾经为这事和同修交流过,大家都说,你要坚定,这不是你。这个东西纠缠着我,而且这么长时间了,归根到底还是我自己的问题,问题还很大。我觉得这是太不应该有的事情了,修了这么多年,我的思想中还有这样的坏念头,这不是奇耻大辱吗?我还修什么!我苦恼得很。我是从不轻易落泪的,在师父法像面前我落泪了,我是多么对不起师父啊。决心也没有少下,正念也没有少发,可过一段时间就又冒了出来。有时我真是怕。本来我是不想讲的,太可耻了!这事在我心里已经搁了好长好长的时间了,今天我鼓起勇气讲出来吧,目地是把它全部曝光,以便彻底清除。

在背法当中,我感觉到这个顽固的东西在一点一点的消。以前学法时思想老是跑题,没静下心来学,以至养痈为患了。现在一字一句的背,不進到心里我就背不下去。只要大法真正的進入了我的意识,它也就无处藏身了。有时突然不能上网了,什么都对着呢,就是上不了,有什么办法!打印机也不动了。要是以往我是又气又急的,修机子吧。现在不是,背法,我就信师信法。

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 (《转法轮》)邪恶算什么?“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 (《转法轮》)我什么都不管你,我就记得我是师父的弟子,再怎么样我也是大法弟子,这一点是邪恶无法改变的。我是为法而来的,背法,就是背法,我为什么不背法呢?机子,电脑大家都是为法而来的,学好法是我们的本份。

这样仅仅一天后,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再去上网、打印,一切又正常了,速度还更快了。我非常高兴的说:“师父啊,您没有放弃我这样一个不争气的弟子!”

2、不断的净化本体和环境

有一次我和妻子一起炼功的时候,似乎看到(不是十分清楚的)从我身边走出去一个手里拿着一条蛇的人,是一个脏兮兮黑乎乎的中年人,很土,就象文化大革命宣传画里的那种农民的形象,还回头看哩。那蛇也是黑色的,很脏,小小的,还动。刚走出不远就没了,应该说是给正念之场化掉了吧。

这叫我想起,在7.20前后,我每次炼功,都会看到许多的蛇,到处都是。特别是我家搬到一群庙前山坡下的旧房子里住的时候,那些东西简直太多了,太猖狂了;但是我还是硬着头皮这样坚持学法炼功。万幸的是同修给我传来了师父教给我们的发正念口诀,我立刻信心百倍,一立掌那些东西就一扫而光,再有再扫,直到全部消灭。好几次还出现了白色的狐狸,正念一出它就没影儿了。现在觉得这个小东西有什么好怕的?当时可不是这样。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真是连一天都修炼不了的啊。

现在这两个东西的出现,这又意味着什么呢?后来我突然想起我们刚刚上学的时候什么都不让学,就是背什么“毛主席语录”,斗、斗、斗,打砸抢的那一套。记得我背得最多,老师经常表扬我。再以后从当学生到当教师,都是在那个恶党文化的毒水里泡大的。我性格里也渗透了这些东西,思想很左,好斗。那些个东西也是有生命的,也改头换面变得很和善的(农民的形象)可干出的事情可是够恶毒的(邪念等)。

我的这个思想业不就是这个坏东西滋生出来的吗?伪善而恶毒,令人作呕,变着法儿的不让我修炼。现在在我天天背法的过程中,它们没法呆了。

每个星期一学校都要升旗,以往我一直在发正念清除,但由于正念不强,没有起多大作用;可我从不气馁,每当我一進校门我就对着那个鬼旗发正念。好一段时间好象一点效果也没有,我觉得是发正念的时间不够,思想也不够集中,但还是在不断的发。就这样不久,一次正在升旗的时候,旁边施工工地的机器突然发着怒轰响了起来,尘土飞扬的,大家本来就不爱升鬼旗,这下更烦了;都在骂升旗,也有的说施工的人也没眼色。但施工的民工才不管那个事呢,机器照样响,于是在几千师生面前,升鬼旗的过程全是了了草草的,跟点火差不多。

又是星期一,这次我在近距离发正念时前先背了一遍《论语》,然后发正念,奇迹出现了,那个广播喇叭好象是在操场那边响,声音很小,引得在场的人们一片起哄笑声。有人说是不是别的学校的广播?我们没有广播了吗?

几天来,我一直在背法。发正念的时候,我就加上这么一念:管升旗的邪恶也全灭!几天后在升旗之前,突然断电,学校内外一片漆黑,没升成。再一个星期一的时候干脆明确取消升旗了,理由是:天太冷。这下全校师生都很高兴。当然我的正念还不能停止。

3、梦中的伞

有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天上飞着许多的人,都顶着洁白的伞,迎面而来,非常壮观。我还看见有人掉下去了,似乎说那伞成了降落伞了,降的时候还没有打开,很危险的。后来伞终于打开了,才暂时免于坠地。掉下去的时候那人似乎还有表演的意思呢。

醒来后我想:那么多人在飞,都有伞在保护着。是呀,大家不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修炼的吗?那么多洁白的伞不正是佛恩浩荡纯净无私的体现吗?我应该珍惜这万古机缘勇猛精進才是啊,如果我不珍惜,就会掉下去,就会把师父赐予我的保护伞变成降落伞了。尤其是到了最后阶段,我们一旦不精進,就是最危险的。

我在表面上看好象是很谦虚的,实际上,在内心还是有那么一点自己还很不错的感觉。觉得在这一片,我在做着资料点这么重要的工作,又曾在明慧网上发表过文章,虽然没对任何人说过,但心里总觉得我还可以吧。后来我又往明慧上发文章,凡是自我感觉良好的都没有发表。可我还不悟,每当上了明慧网以后,就首先找我的文章出来了没有?自己也明明知道这不对,但还是忍不住。特别是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交流体会我也写了,自以为很不错的,有时还乐滋滋的回想着自己写的东西呢。上网了就找,结果没有找到。师父说:“你向外去求,怎么也求不到。”(《转法轮》)尽管我想自己应该去这个心了,可还是觉得,象我到底还是很不错的嘛。实际上这就是对法的不敬对师父的不敬了,因为我的文章没出来,这本身就是师父的点化,还不好好的悟一悟。

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来之不易的,是极其庄严神圣的,本应该是万分的珍惜精進实修才是,怎么能这么轻率这么随意的对待神圣的修炼呢?修炼可不是儿戏啊。我给自己敲警钟:可要努力精進啊,不然的话就会象梦中的那个降落伞似的往下掉了。我在问自己:师父在点化了,师父的无量慈悲还不能使你清醒吗?

现在我们再重温一下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讲的一段法:

弟子问:弟子发现自己有一些执著很顽固,影响了自己提高和救度众生,心中请求师父把自己生命中那些顽固的部份去掉、再造。

师:其实师父都在管。如果你不去排斥和正念对待,经常随其执著而行,那就不是修了。都叫师父来做那怎么行啊!我要再造你就是再造你了,就不完全是你了,所以修炼得自己修。法理都在那摆着了,别人为什么做的到,你就做不到?多学法,看看明慧网上学员互相之间登出的一些文章,真的是很好,真的很成熟,有些文章写的真好,对照对照你们到底差在哪里。路得自己走啊,不然的话,你真的上天了,人家说你咋上来的?哪个是你悟到的?那么大的问题你都没过去,师父给你去掉你才过来的,你这不是修啊,你没修上来呀,是不是?咱们在上边也不舒服啊,下去吧。(笑)下去还能再来修啊?别失去这个机缘哪。有什么难的?想一想,还是对自己修炼的机缘不够重视,对法不够重视,对自己的生命重视不够。真正明白这些就能够做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