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洪传欧洲(七)- 来自瑞士的声音


【明慧网2006年2月1日】提到瑞士,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人间天堂般的湖光山色和日内瓦的联合国总部。在过去的六年多里,这些旅游胜地和联合国的建筑目睹了法轮功学员们呼吁反迫害的点点滴滴。

让我们看一看他们都见证到了什么。

万国宫的见证——人间净土的再现

人们都叫我万国宫,顾名思义,我正是万国聚集之地——联合国在瑞士日内瓦欧洲总部的所在地。每年都会有几千次国际性会议在我这儿召开,主题从发展中国家的儿童教育问题到伊拉克战争的合法性问题,应有尽有,但一次会议让我一直无法忘怀。那是在1998年9月,在我这儿的能容2000人的主会议厅里召开了瑞士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至今7年过去了,可我仍记得当时那庄严祥和的场面。法轮大法的创始人李先生也莅临会场,并为到会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讲法和解答问题。发言的学员和与会的学员都在交流着如何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试着做个好人的故事。他们的真诚,善良和宽容让见惯了争吵对立,甚至是剑拔弩张的我觉得我这儿真成了人间净土,远离了人世间的纷争。


1998年9月在万国宫召开瑞士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

大椅子的见证——平和的力量

我应该是世界上唯一一把用三条半腿站立且因此而闻名的椅子了。十几米高的我站在万国宫前的广场上,我的设计者想通过我提醒人们不要忘了那些因地雷而残废的无辜伤者,不要忘了战争给人们带来的灾难。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存在的必要性和重要性,直到我遇到了这么一群人。


2000年3月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在日内瓦联合国大门前集体炼功

从2000年开始每年3月联合国人权会议召开之际和一些特殊的有关人权的日子我都会看到他们。他们来自世界各地,有远道而来的炎黄子孙,也有金发碧眼热爱中国文化的西方人;有80多岁的老爷爷,也有刚刚会走路的小朋友;有事务繁忙的教授,医生,律师,跨国公司的总裁,也有专职料理家务的家庭主妇……他们用自己平时省下的钱和假期自愿自费来到我所在的大草坪上和平请愿。对,他们就是——法轮功学员。

为了呼吁制止中共从99年7月开始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迫害,为了让和他们一样的修炼人重获自由,不再面临被酷刑折磨致死的危险,为了避免成千上万美满家庭的家破人亡,无论是风雨交加还是烈日当空,每次活动他们都会静静的伴随着优美的炼功音乐,一遍又一遍的炼5套缓慢圆的功法,向路人及与会的国际人士讲述正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事实,请他们签名支持停止迫害。

在一次又一次的活动中我了解到,他们只是想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可是却因为中共容不得这些好人,容不得人们有自己思考和辨别是非的标准,给他们强加了很多莫须有的罪名,对他们开始了毫无人性的迫害。我可以感受到他们强烈的想停止这场无理迫害的心愿,但就是在如此不公正的对待下他们依然没有一丝仇恨和埋怨,没有愤怒的口号,他们通过祥和的功法演示和一幅幅横幅告诉人们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并表达自己的心愿——制止迫害。当我看到他们在泥地里冒雨炼功时,当我看到他们集体32小时绝食请愿时,当我听着那些在国际援助下辗转被营救到西方国家来的中国法轮功学员讲述自己的经历时,我突然明白了我被他们震撼的原因,那是他们发自内心的正信的力量,那份正气,那份坚定。他们是平和而又强大的。我想正如中国人一直以来常说的,邪不压正。

2004年的时候我被迫离开了联合国广场,因为我所在的草坪将被改建。但我知道,如果迫害不停止,那些法轮功学员是不会放弃他们的和平请愿的。果然不出我所料,日内瓦那130多米高的人工大喷泉托云彩给我捎来了话,他看见法轮功学员在日内瓦的很多闹市区摆出了信息摊位,还有真人模拟反酷刑展。而且不仅仅在人权会议期间,几乎每个星期都有呢。

现在我常常想起自我看见这些法轮功学员以来想到的问题,如果大部份人都按真善忍的原则去生活,如果这些人都从内心去改变,我还有必要存在吗?或许那时我就应该到博物馆去颐享天年了?我越来越期盼这一天的快点到来。


日内瓦闹市区的反酷刑展

联邦大厦广场的见证——SOS步行

乍一看我很不起眼,每个周二和周六的上午我这儿是农贸市场,瑞士首都伯尔尼(Bern)附近的农民们会带上自己种的新鲜花果蔬菜来我这儿摆摊。没有集市的时候,因为我这儿的26个喷泉口,人们也乐意来我这儿嬉戏,特别是孩子在夏天的时候干脆就来这儿冲凉戏水,好不热闹。但可别小看了我,我可是瑞士联邦大厦广场,没错,就是在瑞士联邦大厦前的广场。就连我这26个喷泉口也是有特殊意义的,那代表着瑞士20个州和6个半州。我想我的地位应该和中国的天安门广场相当,更确切的说我就象瑞士的“中南海”前面的那块地吧。但我知道天安门广场上可不像我这儿充满了欢歌笑语,特别是前几年,几乎每天都有人因为说一句法轮大法好,或做一个法轮功的炼功动作而在天安门广场被当众殴打、非法关押,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就连西方人也不例外。一位加拿大的老奶奶就因为在天安门广场上唱了一首“法轮大法好”的歌而被警察非法关押了,我们瑞士的四个小伙子和朋友们一起去那广场上坐了坐,展开了写有“真善忍”的横幅,结果就挂彩回来了,有一个肋骨都被中共警察打骨折了。

说句心里话我真是不明白在天安门广场上发生的这些拳打脚踢。那些炼功人我见过,还不止一次呢。他们常在我这儿聚会,印象最深的是2001年8月的那次新闻发布会。当时他们看上去风尘仆仆的,但特别有精神,要知道他们从瑞士各地——日内瓦,苏黎世,巴塞尔和圣加仑——步行了一星期才聚集在我这儿。从议员们的发言和他们的交谈中我得知,那次步行是为了呼吁制止正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特别因为2001年6月有多位法轮功学员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同在这个劳教所里还有130多位法轮功学员为抗议迫害绝食将近1个月了,情况危急。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在中国发生的迫害真相,他们和全球法轮功学员一起开始了SOS步行活动。崎岖的山路让有的学员脚上布满了血泡,但他们依然一步一步的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村庄、城市,为沿路的政府送上了真相材料。有时为了在下班前赶到下一个地区的政府送上材料,连饭也顾不上吃。为了节省住宿费,有时晚上就在农家的草棚里窝一宿。除了艰苦的行程外,他们还得面对中共政权方面跟踪录像的特别“关照”。但是他们从不言放弃,因为比起中国国内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红色恐怖下所受到的言论上的桎梏,信仰自由的被剥夺和身心的种种折磨,这又算得了什么呢。凭我对我们瑞士政府朝夕相处的了解,我知道,瑞士政府和西方很多政府一样是不会对这样的侵犯人权的罪行听之任之的。果然,瑞士警察不仅保护他们不受到中共的骚扰,而且新闻发布会后瑞士外交部接见了SOS步行者的代表,并表示“瑞士也将在今后为敦促中国尊重人的基本权利而努力,特别是对法轮功成员,尤其是被关押的法轮功成员。”


步行从日内瓦至伯尔尼

在国会广场的新闻发布会

我真希望天安门广场上也能像我这儿一样充满欢歌笑语,人们可以自由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似乎已经看到了那些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上集体炼功——迫害终于结束了。我想,那一天不远了。

苏黎世火车站的见证——充实的人生

我是瑞士最大的火车站——苏黎世总站,虽然没有上海火车站的人流量,但我这儿也常常是川流不息。要知道火车可是瑞士最主要的交通工具,瑞士联邦铁路SBB每天运行约9000列客车和2200列货车,客运量约为每天70万人次,大部份可都是从我这儿过的,好多人就是乘火车上下班的。在我这儿的人们更是来去匆匆,很多人带着疲惫,背负着重重的压力,却又无奈,甚至有些茫然的随着火车奔波在一个又一个目地地之间,我都能感受到他们心中的沉重。有时我想,人的一生起起伏伏,悲欢离合,不也就是历史长河中的一瞬间,最终似乎又回到了起点,何处才是真正的目地地呢?难道人们就应该如此疲于奔命的生活吗?

当然没有人知道我有这样的疑问,自然也没人能给我解答。但有一天,我从我对面的公园里来的一组男女老少中找到了答案。他们每周二和周日都会风雨无阻来公园炼一种舒展优美的功法,持续了已经有5年多了,我看见旁边免费供人拿取的报纸上写着法轮功。一听到他们炼功时优美的音乐我就被吸引住了,看着他们在那打坐,我觉得我好象也远离了大都市的喧嚣和压力,超然世外了。我开始注意他们。

除了在对面公园里炼功和平时上下班的时候,在节假日的时候我往往还会看到他们越来越多的伙伴,那往往是因为他们又要坐火车去哪个城市举办信息日了。我开始越来越了解他们了。他们的生活很简单,因为他们都讲真话,待人真诚,所以没有为圆谎而绞尽脑汁的苦恼,因为他们事事都试着先想到别人,所以不会为自己的得失而耿耿于怀,因为他们很宽容,所以就算自己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他们还是会找自己不对的地方。他们的生活很简单是因为他们可以按照“真善忍”这个原则来处理所有的问题。

但他们似乎也是极为忙碌的,除了和其他人一样要顾及工作学习,家庭社交,各种各样的职责外,他们的业余时间几乎都用在了如何能够尽快的制止在中国持续了6年多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上。他们在各大城市举办信息日,在街上征集签名,发送真相材料,向政治家及媒体呼吁,他们举办各种活动……所有这些努力都是为了让人们能够了解正在中国发生的血腥迫害,所有这些努力都是希望正义的人们能够从道义上支持停止这场迫害。他们知道,他们多做一些,多一个人了解真相,多一份道义上的支持就可以让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少受一些迫害,就可以少一个家庭家破人亡,就可以让这场迫害早一天结束。

虽然他们有时也会感到很累,感到很倦,可能有时还有一丝委屈,因为他们只是想做个好人,可是这场迫害让那么多无辜的人失去了生命,他们中也有不少长期不能回家看看,想去中国的瑞士法轮功学员却拿不到签证,这一切看上去是那么的不公平。但只要他们拿起那本名叫《转法轮》的书认真的读一章,他们的心就又会平静下来,他们就又会精力充沛的去干下一件事,告诉更多的人迫害的真相,因为他们的心再一次挣脱了自我的束缚和世间的羁绊。

一直以来我都希望能读一读那本神奇的书,看看里面到底写了什么,让这些人的心得以飞翔。但我已然知道,那本书至少回答了人们一直以来困惑的两个问题——人为什么而活着,人应该如何活着。


迎接2001年11月22日去天安门和平请愿的四位法轮功学员

卢塞恩木桥的见证——中国人的变化

我叫Kapell桥,又名教堂桥,是一座木制长桥,快700岁了,虽然我曾被大火毁容,只剩下了一半,但是很多能工巧匠的精心修补让我魅力不减当年,依然吸引了很多游客,特别是那些远道来到瑞士的外国游客。因为我可是瑞士最美丽的城市之一卢塞恩(Lucern)的标志性建筑。在这里你可以欣赏到大自然山水合一的天然景色,当然还有我,这里可是来瑞士游玩万万不可错过的地方。

我见识了太多的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最近的几年里,来自中国的游客越来越多,这不,那儿又有一辆大巴士满载着中国游客来了。

下车后,首先映入他们眼帘的就是法轮功学员的信息摊位——一张小桌子上放着各种语言的法轮功真相材料,CD,还有印有法轮功学员炼功照片的精美书签。更让他们惊讶的可能是旁边一些金发碧眼的西人正在随着优美的中国传统音乐炼法轮功呢。或许这音乐对他们来说已不陌生了,因为直到六年前,在中国有一亿多人修炼法轮功,早晨在公园里常常可以听到这样的音乐。最让他们惊讶的可能是展板上那一幅幅触目惊心的酷刑展示和被种种酷刑折磨后的法轮功学员的照片。

“您现在看到的,在中国可是天天都在发生。受折磨的都是法轮功学员,他们只是想按真善忍做个好人,说句真话,就……”这时旁边一位中国法轮功学员又开始为这一批中国游客讲述法轮功被中共迫害的情况。


kapell桥附近的天鹅广场上的反酷刑展

kapell桥附近的邮局广场的信息摊位

这样的场面已经发生过好多回了,我还记得是5、6年前吧,那时法轮功学员刚开始经常在卢塞恩的闹市区设立信息摊位,呼吁更多的人来关注正在中国发生的对无辜好人的迫害。常常会有很多路人停下来,看一看,听一听,拿上一份材料,或签上自己的名字表示支持。但是中国人除外,他们看见了常常会远远的绕开,或者慌慌张张的躲开。一开始让我非常不解,后来我常常听到那些法轮功学员试着解释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已得出的结论,天安门自焚事件是中共一手导演的,法轮功学员只是按真善忍做个好职员、好学生、好母亲、好子女,在各方面都做个好人,不会抛家弃子……渐渐的我明白了,原来那些中国人是误解了这些法轮功学员了。

随着一次又一次的信息摊位的设立,不仅越来越多的当地居民和各地的游客开始了解法轮功,就是好多中国学生、中国游客也开始停下脚步,有的静静的看着图片;有的接过材料开始阅读;有的提出自己的问题;有的说,我知道,我就认识法轮功学员;或者表示在其它国家已经拿到资料了。也有的甚至主动来问有没有《九评共产党》,因为他们在国内就听说过了,但一直都未能读一下。因为该书系统的揭露了中共的本质,而且也阐述了中共和江××互相利用迫害法轮功的原因,法轮功学员自己也从中明白了很多事实真相,所以常常随身带着,以便向更多的中国人介绍。当然最后他们如愿以偿了。

我知道这些中国人的转变是因为中国好多法轮功学员在铺天盖地的压力和迫害的威胁下依然通过各种方式告诉人们法轮功的真相,是因为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都在举办各种信息日,让海外的中国人和中国游客有机会亲身体验法轮功在海外广受欢迎的事实,也促使他们开始思考为什么仅仅在中国法轮功被禁止。

我想很快会有一天,所有的中国人都会主动来到法轮功的信息摊位前,告诉法轮功学员,他们已经了解——法轮大法好。但是,那时恐怕这样的摊位已经没有必要了,因为当所有人都了解真相时,迫害还能持续下去吗?

“圣诞老人”的心愿

我住在瑞士南部意大利语区的卢加诺(Lugano)。每当圣诞节越来越近的时候,也就是我最忙的时候。街上张灯结彩,橱窗里琳琅满目的各种礼品,都告诉人们节日要来了。这时人们最高兴看见我和我的伙伴了,也就是派发圣诞礼物的圣诞老人。我就是圣诞老人——的扮演者。

一次我和其他五个同伴开着我们的小卡车给路人派发巧克力、花生和桔子这些传统的小礼物,突然我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那是一个满身血迹斑斑的老年妇女,被吊挂在一个木制的架子上,她低垂着头,脸上也带着伤,看上去受尽了折磨。旁边还站着一个带着墨镜,穿着深色制服的人,看上去很像是一个警察,正挥舞着一根警棒。难道是他将这位老妇人打成这样?这怎么可以,我们立即停下车,想将老妇人解救下来。

这时,旁边走来一位拿着很多传单的中年人,他用流利的意大利语告诉我们说,他们在演示正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随后他告诉我们,法轮功是一种中国传统的修炼方法,基于真善忍的原则,给人带来身心健康。法轮功学员只是希望能自由炼功并按着这个原则生活,却在中国受到了中共和江氏集团的残酷迫害。演示的只是酷刑的一种,和真实情况比起来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我这时才发现,那位老妇和那个警察都是中国人,警察的制服上还写着“中国警察”的字样。


卢加诺的反酷刑展

我和同伴静静的听着那位法轮功学员的介绍,看着地上那对比鲜明的画面,一边是世界各地众人集体炼功的场面,包括在中国的,那是在迫害前,是那么的祥和,宁静,虽然我没有身临其境,但是听着正在播放的他们随之炼功的音乐,我仿佛看到了他们正在炼功,体会到了他们的平和,满足。另一边是伤痕累累的照片,还有很多反映残酷的迫害手段的图片,我实在无法想象如此法西斯的残忍在今天还正在发生,而且是针对这些平和的人们。

终于我控制了我想打翻那位“警察”解救下那位被绑的老妇人的冲动,因为我也希望他们的展示能让更多的人来关注这场正在中国发生的对好人的迫害。我静静的在老人的脚下放下了一份小礼物,那一刻我多么希望我就是真正的圣诞老人,那我会立刻去中国,给所有的中国人送上一份大礼:让所有善良的中国人都过上自由的生活,让所有行恶者停止他们的罪行,并得到应有的惩罚。


路人仔细阅读真相展板

达沃斯的见证——雪中的焦点

我是瑞士的一个小镇,达沃斯(Davos)是我的名字。其实,我和很多其它的小镇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有很少的住户。我住在高山上,空气很新鲜,冬天的时候皑皑的白雪堆积在屋顶上,让人不由得想起厚厚的奶油。如此厚厚的积雪当然能够让人们尽情的从高山上急速滑下,但对那些对滑雪不感兴趣的人而言,我这儿的冬天就只有寒冷了,有时零下20多度都是正常的。

但是每年1月的一个星期我这儿都会成为全球的焦点,因为一年一度的世界经济论坛在我这儿召开。世界各国的媒体会聚集在此将发生的重要事件告诉自己的同胞。最近几年他们每次都会有意外的收获。

那是从2003年开始,在经济论坛开始的那一周我都会看到一群特别的人。他们既不是来开会的,也不是来滑雪的,更不是来抗议的。他们会静静的铲平雪堆,挂上横幅和一些图片,在一张小桌子上放上各种语言的材料。然后他们有的开始给路人发一些资料,并向路人解释着什么,有的就开始静静的随着音乐炼一种缓慢的功法,说句实在话我可真担心他们会不会被冻着,因为在零下20多度的寒冷中他们常常在积雪上铺上一张垫子就开始打坐,可是他们看上去似乎不容易受到寒冷的侵袭。他们为什么要在如此冰天雪地里炼功呢?在家炼不是要暖和多了吗?

2005年的时候,他们的摊位上又多了三个看上去被打得血迹斑斑的伤者,一个被吊挂在一个大架子上,一个被铁链子捆在老虎凳上,还有一个被关在一个无法直身的低矮的小笼子里。那红色的血迹在周围白雪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刺眼,这是为什么?我的疑问更大了。


媒体关注达沃斯的反酷刑展

穿梭于各场讨论会的媒体和我有同样的疑问。他们在接过传单的同时纷纷询问这是为什么。在一遍又一遍耐心的回答中我也明白了。他们都是法轮功学员,在中国以外的所有的地方他们都可以自由的炼那5套功法并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可是在中国,那些坚持修炼的人,那些讲事实说法轮大法好的人会被关進监狱、劳教所,甚至是精神病院受到种种身心上的酷刑折磨。仅仅因为假恶斗的中共和江氏集团不愿意有1亿人按真善忍做个好人,不愿人们有不同于中共的评判好坏的标准,不愿意人们拥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因为中共不仅要控制人的言行,还要控制人的思想。

法轮功学员们之所以在冰天雪地里设立这样的摊位并演示中国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部份酷刑就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了解正在中国发生的对人权的侵害,对好人的迫害。因为中共的谎言遍布世界,有些西人也无法了解事实,所以他们希望以自己和朋友们的亲身体验来呼吁人们共同制止这场非人的迫害。

很多记者了解后采访了这些法轮功学员,并认真拍摄了反酷刑展的场景和那些展示的图片,他们表示一定会将这些真实的消息告诉他们国内的观众,有的还签名支持制止这场迫害。不仅仅是媒体,还有路人、游客和一些来开会的官员都被如此严重的人权迫害震惊了,纷纷签名表示自己对反迫害的支持。一位当地的居民还特地送来了热咖啡,让法轮功学员特别是那些因演示酷刑而长时间不能活动的学员暖一暖。


路人被酷刑演示画面震惊了

瑞士法轮功学员的故事和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的故事一样,不是我们几个能说完的。这不,我各地的朋友们——则马特(Zermatt)山,旅游胜地因特拉肯(Interlaken),阿尔卑斯山脉,瑞士的各大小城镇——给我发来了短讯,他们希望我能说出我们共同的心声:

——我们见证,自从1999年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开始,瑞士和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用各种方式方法让人们了解这场迫害的真相,从未放弃;
——我们见证,越来越多的人在了解真相后,支持制止这场迫害;
——我们见证,法轮大法好!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6/2/26/703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