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锻炼成长,在成长中坚定正念


【明慧网2006年2月11日】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居住在中原某市。

2001年8月从看守所出来后,我把附近的同修联系起来,集体学法、发正念、切磋如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通过学法,我悟到,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是我们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我们根据居住的实际情况,因为我们这里的小区集中,楼群多,我们就集体发资料,三个上点年纪的同修拎着袋子,在下边发正念,几个年轻的一人一个门栋,把一个个已准备好的资料,从上到下,送到了众生家中,几分钟就发完一个楼,五、六百户的小区,不到一个小时就发放完了,白天兜里装少量的资料,给熟人亲朋好友或出租车司机等等,讲大法的美好,天安门自焚栽赃案真相,邪恶势力是怎样迫害法轮功的。

2004年3、4月份,由于送资料的同修被邪恶之徒迫害,我们市里的资料一度陷于停顿状态,给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带来了困难,我主动的站了出来,担负起了接送资料的任务,我和一名老年同修每星期从外地把周刊资料接回来,再一一地把资料分散给各个点,使我们又恢复了资料的来源。

由于原来送资料的同修在被迫害中没有守住心性,把我说了出来,全市的资料都是我送的,邪恶之徒就在我居住的楼对面租了房子,“610”派人专门监视我,这是事后才知道。因为房东和邪恶之徒为房租费吵了起来,恶徒要求退房款,原因是只住了十几天,下水道就堵塞了,大粪、污水溢了满屋,〔它们租的房子是四楼〕,觉得交了冤枉钱,这些话被邻居的同修听到,告诉了我。我并没有被吓倒,正念正行,一如既往,有师父保护,就要做好我该做的,怕什么。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讲:“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

我没有怕心,正念正行,由于对师父的坚信,出现了神奇的事,那天送资料,骑着一同修孩子的摩托车,其实摩托车前一天已经没有汽油,是推回家的,我不知道没油了。当同修的孩子看到我把摩托车骑回来,对我说:“阿姨,不好意思,您用一次车还让您加油。”当我说我没加油,而且还绕市转了几周时,他惊奇的瞪大眼睛,打开油箱一看,满满的一箱汽油,怔了半天说了几句话,而且是同样的话:“阿姨,我相信大法!”后来,他全家人都相信了大法。当时,我也满脸泪水,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们圆容了一切!直到现在一提起这件事,我都满脸泪水。

今年四月的一天,天下着雨,我和一同修到一小区同修家送资料,同修看到我后连连摆手,并大声说,赶快走,我刚被放回来,下面有监视。我们连忙骑车掉头离开,当时就有一念,有师父保护,邪恶看不到我们。不知是什么原因,我们选择了一条离大门口较远的路。车骑到小区的天梯边,由于路滑,下车时,滑了一下,两条腿象劈叉一样,但倒也倒不下,站也站不起来,就象被定住了一样,两只手还握着自行车把,但车子的前轮已下了一层台阶,走在后边的同修赶忙扶我,我回头冲他笑时,看见从刚释放同修住的单元里跑出两个人,打着手机,停下往四周环顾,然后向着不远处的大门跑去。这一次是有惊无险,我悟到是师父在保护我,因为我的个子高,使我身体呈伏卧状,两边的花池木丛遮挡,我又一次在师父的呵护下,安全离开。

自从“九评”一出,资料点的工作量增加,又连续出现资料点同修被抓,我义无反顾的承担起了资料的制作。我悟到其实协调人就是一个修炼人,证实大法的过程中选择一条证实大法之路,哪里需要,不需要任何人指派,顺应的出现在哪里,填补出现的空缺,所以没有耽误一天的资料传送。但每天再忙,我们也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没有忽视学法,每天都能保证时间安安静静的学好法。

我们是这样讲好“三退”,先从自己的亲朋好友讲,讲共产邪灵的罪恶历史,以及“三退”的必要性,“三退”实质上是保性命,保全家平安。大多数人会说,我早已不交党费了,我已经不是党员了。我就讲虽说早已不交党费了,但你曾经举手宣过誓,兽印已打上,要想把这兽印去掉,就必须再有反过来和宣过誓的形式一样的行动,那就是上网“三退”。这样一说,很多人都很乐意。这是为了能给他们上网,退出恶党组织,救度他们。我认为这个办法好,能起到好的效果。

几年来,我们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在大法中锻炼成长,在成长中坚定正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