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炼路,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6年2月4日】我今年70岁了,98年得法。修炼前我是个老病号,90年做过脑瘤手术,那时真是浑身是病:胃病、冠心病……去过北京天坛、阜外、郑州医学院、石家庄、邯郸等医院。有一种病到97年也没查出来,有时一天15个小时能犯16次。我的大儿说:你炼法轮功吧。让我看了李老师的讲法录像、教功带、录音带;我炼功一个星期后,神奇出现了,一身病不翼而飞。我老伴一看:真好!他也修炼了。

99年7.20邪恶铺天盖地而来,当时常人都说:电视天天说法轮功,没别的,说的那么烦死人了……我反复学习师父新经文《见真性》。99年9月我的大儿子、儿媳、孙女三口去北京上访被抓,孙女还小,放了她。儿子、儿媳两人被关。我去看他俩,回来后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我哭了,这么好的大法遭迫害,师父受诽谤,中国老百姓遭受毒害。

我退休了,啥事没有,学法炼功后,我就出去骑上三轮到处走,走哪儿把真相讲到哪儿,见修车子的工人,我前去打气和工人讲,还给他个护身符;见从农村来市内办事的农家三口,我就上前搭话,帮他们带东西,他们先是不敢搭乘,怕坏人骗他们。我说我是修法轮功的,大法好,师父让我们行善做好人,递给他们护身符,他们接受了,并说“谢谢”。

我单位99年下马,绝大部份人下岗失业,生活很苦,做生意不好做,很多人愁眉苦脸,积劳成疾,有的年轻轻早逝……一天某某见到我说:“多年不见了,你还那么年轻。”我说我是修法轮功修的。我70岁了,耳不聋、眼不花(可我以前42岁眼就花了,修炼后眼睛好了)。我给他真相材料和《九评》,他接过来放到皮包内说,“我回家好好学学看看”,我说,“你还要叫你的乡亲们也都看看,真好。”我还告诉他,如果是党员的话快退党。

2005年8月我回到了阔别68年的老家,带些真相资料、《九评》和护身符。我给一位远房叔叔一本《九评》,他看了说:“这本书写的真好。刚解放不久,我因说了一句‘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会打洞。’他们说这是反动的血统论,把我打成反革命,大会批、小会斗……”说着乡亲们围过来了,我就向他们讲:这就是共产党的邪教本质。中共建党后就开始斗地富、三反、五反、整风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它们杀害多少好人,现在又开始打压修炼法轮功的好人……乡亲们明白了很多,纷纷要看《九评》,我很高兴,我的家乡亲人有救了。

一天我碰见一位教师,送她一份真相材料,她接受了。给她《九评》,她不要,说:“反党”。我说:“我昨天晚上在街上看见几个小孩在玩耍,碰着一个孩子哭了,他家大人气势汹汹的过来说:‘你个子大,还打不过他们吗?’我上前说:‘小孩子们是闹着玩的,不小心碰着了,没事没事。’”我问这个教师,象这样的事该怎样教育孩子?是按“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好呢?还是象那位家长一样让他们打架呢?这是共产恶党的邪教流毒害了大人又害小孩,遇事就是打打斗斗的,该评评它吧,这怎么叫“反党”呀?

我最喜欢背诵师父的《洪吟》。见到熟人说着说着话,开口给他们背上几首。他们听了好,就说:你再背背,我把他写下来。有的说:你给我写下来。他们还说:我把他放好,也背,真好。

不修炼的常人也学、背《洪吟》,我真高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