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神路上


【明慧网2006年2月11日】我们修炼的是佛家修炼大法,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始终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去掉人心、执著,用大法来约束和规范自己,使身心两方面不断的纯正,那么,在提高和升华的道路上,必有神迹伴随着我们。

我今年60岁,农村妇女,98年得法。记的同修们第一次在我家炼功时,录音机中,师父喊炼功的口令已多时,人们还在说话。我把耳朵放到录音机上,一听炼功带已过多时了,我喊住了说话的炼功人。可再按下放音键,录音机只有转动的声音,没有师父的口令,并且把转过的带抹掉了。这时,我们心里都很难过。第二天早晨,一盘新的炼功带放在我家的桌子上。原来是以前一个同修在修录音机时,把放在录音机里的炼功带叫修录音机的人给丢了。可丢了几个月时间的炼功带怎么就飞到我家桌子上了呢?

2001年正月,我和一男同修到北京去证实大法,被我镇派出所带回,铐在派出所门前的大树上。他的儿子去看他,被派出所的人严厉威胁后,吓得他拿了他父母的四本大法书,包括《转法轮》和《法轮大法义解》,送到了派出所。自那日起他的母亲天天以泪洗面,整天哭那四本书,觉得对不起师父,没有大法书,以后还怎么修?过了十几天后奇迹出现了,那本《转法轮》和《法轮大法义解》出现在衣柜中,在包袱的衣服里整整齐齐的放着。这两本书的出现更加坚定了老俩口的修炼信心。

有一对未婚小夫妻购买结婚用品,临走时放在我门口的摩托车锁怎么也打不开,急得小伙子一头汗。我看见后连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来了那么一念,无意中用手一指那锁,口中说了一声“开”,就在说开的同时锁应声而开。小伙子看着我高兴的说:“你是炼法轮功的。”我哈哈大笑。他们走后我才想起炼功的人功被锁着,师父也不让我们随便运用功能啊?可我又想起师父说:“好坏出自一念。”再说我们炼功人的话也带能量,可能是这纯正的一念和能量都在起作用吧。

自从师父发表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经文,我第一次运用正念是中午和一同修在大道旁的电线杆上贴真相材料,从大道由东往西一辆公安局的三轮摩托车从上坡往下坡直奔我们而来,我心生正念心里想:如果是破坏大法的就叫它形神全灭。就在正念一出的同时,从右边飞来了一辆小车把摩托车撞了个底朝天,我们赶紧走脱。

师父的正法口诀发表以后,我几乎每时都在心里默念。晚上到别村发放大法材料时,大道上的汽车、摩托车的灯太亮,我就心生正念:来往的车辆现在不要走,车灯耀大法弟子的眼睛,或者让车向右拐或向左拐,那车果然听话,我们安全做完真相回家。

我村炼法轮功的人多,明白真相的人也多,通过我村发生的真实事例,人们更明白了善恶有报,现世现报的天理。

事例一:大法弟子在墙上写“法轮大法好”,有个二十四岁的小伙子在下边写上“哪个儿写的。”我们知道后告诉他赶紧擦掉,这样对你不好。几个月以后这个小伙子因家务事喝毒药而死。

事例二:我们村的电线杆上贴的“善恶有报、现世现报”的真相,有个小伙子边揭边说“我看怎么个报法”揭下后送到大队书记家。事后不久在车间干活,被机器把那个手指头咬下半截。

事例三:有个光棍汉用杆子挑个桶,见到大法的横幅就用杆子挑下放到桶里,再交到村干部那里去。我们的同修曾想办法从村干部那要出来横幅,再挂到树上,并向钩横幅的人讲了真相。这个人以后得了肝炎不能动了,他说我再也不敢(挑横幅)了。

事例四:我在我屋西头挂了个“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村前一小伙子用刀割下后扔在路边的水沟里,我捞出洗净后又挂上。村前的同修问这小伙子“你昨天干了什么事?”他的脸通红说那是干义务工,那老同修告诉他不管一天给多少钱也不能干破坏大法的事,对你自己不好。第二天这小伙子到集上去买西瓜,莫名其妙的被人揍了一顿。

现在我村没有人再干破坏大法的事,前几天村里找不着人抹大法标语,从外村找了个人一天给二十元钱。大法弟子看到向这人讲真相,告诉他一天给二百元钱也不能干破坏大法的事,对你不好,俺村这么多人为什么没有干的?是因为他们都知道善恶有报的天理,有一个修路的老头别人告诉他不要摘法轮功横幅,他不信,见到就摘,见到资料就撕,没多日就死了。那人听后说:“你们李洪志师父不会怪罪我吧?”大法弟子说:“俺师父最慈悲,如果你知道真相后不再做破坏大法的事师父不会怪罪你的。”此人听后把抹字盛油漆的小桶都扔了,说再也不敢干这事了。

我村有个修炼法轮功的,她的婆婆90岁,公公84岁,不修炼。村里叫入人身保险,他家不入并说我们什么也不相信,就信大法,俺也没有病。俩老人见人就说大法好,如果见到被风刮下来的横幅,就捡来家,叫他儿媳整理好再挂出去。有一次派出所到俺村挨家挨户翻鞭炮(我村有卷烟花鞭炮的)手里拿着个记录本到他家往外走,老婆婆怎么也不让他走,说警察手里拿着的本子是他媳妇的大法书。因老人家不识字,那人说不是,她也不相信,硬是从警察手里去夺。那人说,你到你儿媳放书的地方去看看那本书在不在。老人到放书的地方一看书在,才把警察放走了。去年公公生了蛇盘疮,这种病很疼,她婆婆说俺蕾蕾(她孙女)她妈炼法轮功,人都说一人炼功全家人都跟着沾光,大法啊,你叫俺老头好了吧。就这么一念,老人一分钱没花好啦。今年老婆婆自己身上也生了蛇盘疮,她又念道结果又好了。直到现在老俩口身体健康,还能帮助家里干点轻活呢。

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说:“讲真象中你们讲出的话中、打出的能量,起着震慑与消除邪恶的作用,你们是世上生命留去的关键。你的话如果很纯正,真的一下就打到世人的思想最深处去了,一下就能叫世人明白。”有一次我家有客,由于事先我先发正念:清除共产邪灵及共产邪党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我先向他们讲大法叫人向善,又讲共产党的假恶暴及腐败等。就这样没怎么费事就有16人退出党、团、队邪恶组织。

在这几年的修炼过程中,我没有做出什么大事,但在这条很窄、偏一点都不行的修炼路上我还是坚定的走过来了。我是派出所常上门找的重点对象,可我总觉着师父领我走的这条路没有错,做好人没有错。我每次和他们面对都是祥和的神态,平和的语言,大方的举止,映于他们眼中的是一个伟大的大法弟子。自从2004年他们最后一次找过我,我对他们从法理上以及我自己举事例讲给他们,他们是笑着走的,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来过。听外村被抓去洗脑的同修回来说,那些邪恶的工作人员对他们说:我们这个村炼功的最多,那是个法轮功之乡。我听后说道:好名字,以后若有人问我哪个村的,我可以告诉他们:我是法轮功之乡的。

师父在《在2005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说:“而大法,这是你们在修炼中所认识到的宇宙的真正的真理,是永恒不变的、不动的,在任何情况下、任何环境下都要维护的正理,在任何情况下人都要遵照的。在任何环境中,只要修炼者正念足,都会从中得到提高、得到启示和帮助,从而加强正念,不被任何常人的手段、邪恶的诱惑所干扰。这就是宇宙的法则与人对神的正信,这就是修炼人走向升华中真理表现出来的,是常人所鼓吹的任何维护常人利益的东西所比不了的,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超越常人的,所以大法弟子在这场迫害中才能走过来。”有好几次村干部或同修告诉我要注意点,我就发正念时加上了一句:截断恶警伸向各处的黑手,所以没事。

我虽然修的达不到师父的要求标准,特别这一段时间忙于看小外甥,确实牵扯了我不少时间。不过我会利用所有属于我的时间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我会利用星期天和同修切磋,整体提高。师父每次讲法都要求我们多学法,只有学好法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我要时时把自己视为修炼的人,坚修到底,不忘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