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


【明慧网2006年2月5日】师父在《论语》里就明确告诫修炼者:“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象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师父还用八仙之一的张果老倒骑驴警示人们:“他发现向前走就是往后退,人离宇宙特性越来越远。”(《转法轮》)在最近发表的《越最后越精進》中又提醒我们:“其实人类社会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吃苦受难在常人看来就是不幸、倒霉、无能、没本事,纯粹是坏事,在修炼中“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

一、否定邪恶的迫害,我更加坚定

2000年2月,我因到天安门广场证实法而当场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从此,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和单位领导多次找我谈话洗脑,施加压力,软硬兼施的迫害,他们把恶党践踏法律的决定说成是合理合法的。长时间以来,我家属也这么认为。我跟他们辩论:我修炼做好人,祛病健身,多年的心房纤颤、肠胃炎、前列腺炎、风湿关节炎、颈椎病、腰椎病等都好了,几年来没报过一分钱药费,难道还有什么错吗?!

他们理屈词穷,根本不摆事实,不讲道理,都是无中生有,胡搅蛮缠,完全是中共假恶斗那一套,对我围攻、批斗、侮辱、诽谤,说我“腐败”、“极端自私自利”、个人主义“等等,非法限制我人身自由,進行非法拘留。

我抓住一切机会讲清真相,進行揭露,不论个别谈话,还是大会小会,就是上级机关找我,也不畏惧,基本上做到了抵制迫害。

经过几年的反复较量,在整体正法形势的推动下,随着大气候的转变,单位的形势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由过去他们整我,到现在我告他们,他们变得被动挨打,陷入了孤立的境地,甚至尽量回避我,往日的嚣张气焰也一去不复返了。

二、老伴的转变是我对老伴观念转变的结果

我从1996年1月22日得法修炼,老伴也曾看过《转法轮》,并跟我一起炼功。但在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以后,她不但不炼了,也不让我炼,我一看书炼功,她就劈头盖脸的跟我干,连讽刺带挖苦,把书和磁带也给藏了起来,甚至把录放机都给摔得粉碎;还召开家庭批斗会,并动员亲朋好友对我劝说威吓;还扬言要强行地把我送進精神病院。日夜对我严加看管,还多次提出离婚,并动用菜刀,要与我一刀两断。开始,我对她既怨又恨,并说:“我同意离婚。”还曾想:我到外边租房去往,离开这个家。

通过学法交流,我逐渐认识到,我不能与她针锋相对,这是邪恶在背后操纵她的结果。从此,我一方面发正念清除这些邪魔烂鬼;另一方面,从我自身找原因。我们结婚快40年了,关系一直不错。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指出:“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她这样对待我,根本原因还是我有漏。过去我俩也吵过,我对她还动过手,我欠过她,她现在向我讨债,我在向她还债,同时也是她在帮助我提高。我提醒自己:一定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管她怎么对待我,我都忍了。

我对她的观念一变,这个魔难很快就过去了。我再跟她讲真相,她也能听進去了。最近单位领导几次找我谈话,她都主动陪我去,并站在我这边,据理力争,起到了别人起不到的作用。

2005年2月27日,她妹妹到我家,不问青红皂白就把我连数落带骂的挖苦了一顿。我始终和颜悦色的听着,骂不还口。然后叫儿子给她倒水拿药,我还要打的送她回家。由于我的慈悲和宽容,她很受教育。她骑车回到家后就给我打来电话,说她刚才也不知道那儿来的那么大火。我真心实意的讲:别把你气坏就行了,我不但不生你的气,还得谢谢你呢。

三、这不是荣誉的标志,而是兽印邪灵的载体

我入党30多年了,还当过支部书记和总支书记。多年来存了不少这方面的书,还多次被评为所谓“优秀党员”,曾在人民大会堂受到中央领导的接见,并合影留念,1米8长的大照片一直挂在家里最显眼的地方,成为我的“最高荣誉”,也曾得到不少人的赞许。自从学习了《九评》以后,认识到这不是我应该炫耀的荣誉,它是深深烙上邪灵兽印的载体,便下决心清理。光是有关恶党的各种书籍就装了满满5大袋塑料编织袋子,都一本本的撕毁后扔進了垃圾箱。把十几个奖状、证书、奖牌、还有有关的金币都砸毁了,连同剪碎的大照片一起扔進了垃圾箱。我还写过不少歌颂恶党的诗词、教文等,凡能找到的,全部销毁了。

我于2005年1月正式向恶党党委递交了退党声明,并在《我为什么写退党声明》中说:“这是几年来党委书记等几个人对我進行迫害的结果。”他们哑口无言,从此再也不找我了。

四、拾钱包与骗我钱都是对我的考验

有一次,我在大街上散步,突然过来一个男青年,叫了我一声老师,自称是我的学生。几句寒暄后,问我的家庭住址,说准备去拜访我。我就不假思索的告诉了他。没过几天,晚上他来找我,说是骑车带着他儿子到公园里去玩,儿子一跳,不小心把腿摔折了,跟我借500元钱去给儿子看病,说明天就还。我毫不犹豫的给了他。第2天他果然来了,不但没还钱,还要再借1万元,送儿子到市里一家大医院去看。我当时手头确实没那么多钱,也就没错给他。至今他也没再到我家来。人们都说我被他骗了。

没过多久,我在公园里拾到一个钱包,里面装着1200元钱,我在原地等了一个多小时,问谁都说没丢钱包,我就交给保卫处了。有人对我说:你真傻,人家骗了你500元,你拾了1200元,扣除那500元,顶多交公700元就算是大好人了,这年头,谁还交公啊!

我说:他骗我,那是他缺德;我拾了钱交还失主,那是我积德。都是对我的考验,我决不做那种损人利己的事。这就是修炼人应有的品德。

五、由孙女发烧、咳嗽和落水想到的

我孙女今年4岁,2005年7月1日那天发烧39度9,家里人都说赶快送医院给她退烧。我把她搂在怀里,教她跟我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她就退烧了。

8月中旬的一天,她又突然咳嗽的很厉害,一声接一声的,家里人都怕她转成肺炎,又要送医院。我把她抱过来,又教她念那两句真言,第2天就基本不咳嗽了。

9月23日,我带她到一个公园里玩。她站在水池边,看见水里有条小鱼游来游去的,她想去抓它,刚迈步,一下子扑進水里。我一把抓住她的后背衣带提了上来。从头到脚,全身上下水淋淋的,跟个落汤鸡似的,哗哗向下流水。

当时气温十几度,她冻得打牙、哆嗦,脸也白了。我脱下上衣,把她一裹,让她坐在后衣架上,蹬车赶紧回家,两站多地,十几分钟,我教她反复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求师父保护,增加热量,平安健康。常人都认为她得大病一场,结果什么异常反应都没发生。

真是好坏出自一念,只要正念足,一切都会向好的方面转化。无论是大事小事,只要是矛盾,是问题,一事当前,都有个怎么对待的问题。用常人的想法和做法,那就是常人的结果;我们是修炼者,时时、事事、处处都应该用修炼者的标准要求自己。只要观念一变,一切都会随之改变。这就是我们修炼者与常人的根本区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