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迷失的昔日同修 至关重要


【明慧网2006年2月12日】想起迷失的昔日同修,心灵的深处有种感觉,而这种感觉却愈加强烈,感觉我们就是那与师父签约的觉者。如梦初醒,方知自己还有份责任,该去兑现自己的承诺,叫醒那些迷失的昔日同修,共同完成史前大愿——助师正法。

明确责任后,冲破重重阻力,找到昔日同修。可找了几次后却大失信心。看着他们离开法后,滋生出的强烈执著而导致的不在法上的言行;面对其家人生硬的态度和讽刺挖苦的语言,心里很是难过。那种无可奈何的心情油然而生,同时掺杂着某种程度的烦和怨,一种强烈的想法在阻止着我:“别管了,没救了。常人不了解法可以不厌其烦的去讲,一个在大法中修炼过的人,怎么还这么执迷?算了,别再耽误时间了,有这些时间能救多少众生啊?!……”此事就这样不了了之。放下后,慈悲的师父通过梦境清楚的点化我不能放弃;在日后的学法中更感觉师父让我一定要找回他们。“你们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所有的大法弟子我都不能丢下,每一个人都是我的亲人,你们怎么能把我的亲人另眼看待呢?”(《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人哪,一个生命在历史上的今天能够得到法,那不是一般的事,太幸运了!可是一旦他失去了的时候,大家知道那面临的是什么?是很可怕的,因为赋予那么大的责任和巨大的使命他没有完成的时候,那相对来讲和一个生命的圆满那是成反比的,那个生命,那真的要進无生之门了。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有什么样的错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想给他机会。……得了法的人就要珍惜他。”(《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明慧周刊》有关这方面的交流文章也在启发着我,促使我又静下来和同修進一步切磋此事:为什么这事就这么难?是谁在千方百计的阻挠?那些想法是我们自己的吗?找回同修意味着什么?我们不管,谁高兴?真的放下不就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吗?常人我们都尽全力去救,何况曾是我们的同修。没准儿他们就是哪个宇宙、大穹的王或主,是和师父签约下来的。(其中一位据说他前三世就已修炼,他的前世是和尚)他们现在修的好与不好,很可能决定着一个宇宙、大穹的兴衰,岂止是一个或几个生命的存亡啊?正法到了最后关头,慈悲的师父还一等再等,为了什么?他们修上去或掉下来那可绝不仅仅是他们的个人问题啊。“无论你身在哪儿,在你的范围之内就有相当庞大、巨大微观的生命和你的身体对应起来了。所以一个人在修炼中哪,不止是你自己的层层身体修好了,你身体层层粒子的细胞都是你的形象。可是大家想过没有?那个粒子细胞上边放大后看是不是还有无数的生命?会不会有人的形象的生命?那么有多少这样的细胞?其实你的细胞对微观生命来讲就是那个星球。何止细胞?细胞又是由多少微观粒子组成的?你的形象的细胞或微观粒子就是那个粒子中一切生命的王,那里面无数的生命都归它管。如果你修不好,你自己的细胞也修不好;你修好了,你自己的细胞修好了,你自己的细胞管辖的范围之内的生命也修好了。大家想想,一个生命修成了将修成多少生命?!”(《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因此找回迷失的昔日同修,迫在眉睫,至关重要。

明确认识后,从新再来,不达目地,决不罢休。发出正念,彻底清理他们的空间场与周边环境,一切干扰全部清除。先把《永恒的故事》放给他们看。看看你们当时是怎么说的,现在又是怎么做的?千百世的等待就在这一刻呀!岂能毁于一旦?反复来找你们的目地就是:一起下来,就一定要一起回去。因为当时我们互相叮嘱过,互相承诺过,一个都不能丢下。究竟是什么原因,致使你们迷途不返?

师父说“善意的跟他去讲一讲,看看他执著在哪里,他有一个执著的心结和怕心造成这种状态。”(《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通过交流,找到了他们的心结所在:曾经在大法中受益匪浅,迫害开始,怕心太重,怕失去官衔(有两位是市局级领导),怕失去工作,怕失去家庭,怕被抓坐牢,……在师父被诬陷、大法被歪曲,同修被迫害时,自己躲起来,不敢站出来说句公道话,还写了什么“书”,已不配再做‘大法徒’,再修也不能算数了……

我把师父针对他们心结的讲法找出来给他们看。“我不喜欢你们自责,一点用都没有。我还是那句话,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解法》)“我看问题和大家、和世人不一样。人看到一个人犯了错误简直不可饶恕了,我不这样看问题。我全盘的看一个生命的整体,哪怕还有一线希望我都给他希望。”(《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大法弟子整个修炼的过程就是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认识到了,你马上就去改正;摔倒了你就爬起来,继续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么也就把你这个过失啊,算作在你修炼中没走好的关,重新走,有机会再给你过,也就仅此而已了。师父不能够把你修炼过程中的事算作什么。”(《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师父不是在吓唬谁。谁错过了这个历史机缘,谁错过了这次机会,当你明白了你错过的是什么的时候,叫你活你自己都不想再活了!”(《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

师父的法惊醒了他们,他们深感师父的慈悲至微至极。我抓住这一契机,马上和他们组成学法小组一起学法,并把7.20以后师父的讲法全部学一遍,每天边学法边整点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并请师父加持他们的正念,让他们尽快回到法中来。

真是“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通过学法,他们明确的认识到自己的责任,应该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之所以迷失,诸多人心且不说,关键是受邪党文化毒害太深。要彻底肃清恶党毒害,必须立即退出邪党组织,深入学习“九评”,真正弄清邪党本质。加强学法,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全面做好“炼功学法、发正念、讲真相”三件事,尽快赶上来,跟上正法進程。

他们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讲真相、证实法、加倍弥补,积极投入到助师正法的整体中来。其中一位不修后开始抽烟、喝酒、赌博,致使旧病复发,去医院抢救,险些丧命。家人怨声载道。回来修炼后,这些陋习全部戒掉,身体迅速康复。现已引导4位有缘人修炼,还有3位已开始学法。(其中一位是居士,修净土多年,一接触大法,便马上投入到讲真相,发资料中去。)光是第三次《转法轮》改字,他就为50多人准备了需要的字,还帮助8名有特殊情况的同修改好了字。在改字的过程中,他深有体悟:“改字也是修炼,过程中修去了很多不好的东西。”改字时他看见这些字五光十色,美妙无穷。他炼功时,家人看见满屋红光,还看见法轮旋转。家人感慨的说:“还是修炼好啊!”因此非常支持他修炼,并积极帮助做证实大法的工作。

另有两位夫妻同修,看到明慧倡导的“遍地开花”后,说“咱也开花”。二人商量后马上达成协议,建立家庭资料点。让我感触颇深的是,圣诞节那天的晚上,我们准备出去发资料。由于天太冷,他们照看的小孙女(不满两周岁)的父母没来接,我说没人看孩子咱明天再去发吧,他们却坚定的说:“不行!今天是非常有意义的一天,很多人都不知道圣诞节的来历和基督教被迫害的真相,我们今天的资料正好有这方面的内容,这对证实大法能起到一定的作用。过了今天就失去了明慧同修编辑这部份内容的意义所在,必须在第一时间内发到常人手中,让它充份发挥作用。孩子没人看,我们就背着去。”北方的冬天很冷,他们背着孩子,顶着寒风,踏着积雪,在零下二、三十度的气温下,阔步走在救度众生的大道上。把一张张、一份份真相资料送给了有缘人。

望着他们的背影,看着他们那坚定的步伐,我感慨万分:他们醒了,真的醒了!在践行着他们的史前誓约——助师正法。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又一些宇宙得救了,又一些大穹得救了。他们回来后倍感机缘难得,不可错失,便迅速找回他们知道的迷失同修,……。现在这些回来的同修都已全身心的投入到助师正法中来。

扪心自问: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我们完成的如何?想想看:如果每个迷失的同修都能清醒,迅速的返回,去兑现自己的誓约,完成自己的使命,那么邪恶定会加速解体,正法進程便会迅速推進,法正人间的那一刻就会早日到来。也会让我们的恩师少一份操劳,少一些承受。如果我们人人都能行动起来,每人找回一个同修,回来的同修每人再找回一个,……。这是一个什么数字?如果这些同修都能参与到助师正法中来,将会有多少宇宙、大穹重获新生?那会有多少众生得到救度?所以我们一定要找,一定要找回迷失的昔日同修,形成一个强大的整体,让师父欣慰,令邪恶胆寒,共同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助师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