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学员需更理智的对待信息安全

学新经文《除恶》想到的


【明慧网2006年2月14日】师父在《除恶》中说:“而且目前特务的干扰成了迫害大法弟子的形势,这决对的不行。旧势力安排的这种用流氓特务对大法弟子的修炼、是决对不能承认的。修炼与人类这些最下贱的流氓特务之间没有什么修炼上的必然关系。”我理解到,我们不能指望依赖旧势力安排的中共流氓特务来修炼提升,但在我们还没做到彻底破除旧势力安排的情况下,已经发生的迫害和干扰却反射出我们修炼中的漏洞和对法理认识的不足,不能再“无所谓”了。

亚特兰大迫害事件发生后,很多了解情况的学员都想到同一个问题:海外学员的安全意识问题。俗话说,“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信息安全工作正是如此。——多少人花费多少时间、资金和心力保持的信息安全,却可以在一个人闲聊的一句话中、一次丢三落四、一次马马虎虎、一次无所谓、一次嫌麻烦图方便中、一小段时间过度依赖现代科技中,就崩溃和消逝。这在常人社会中是个常识问题。那么在问题发生之后,我们是否应该看看,每个海外学员是否都怀大志、拘小节,处于无私的心态,在信息安全问题上诚意做好了呢?

长期以来,明慧网上有无数的文章在谈大陆弟子的安全意识问题,但许多海外学员、甚至一些主要负责人一直不以为然,甚至反复出现因安全问题给自己给其他人造成的损失之后仍认为没必要、太累赘,也不吸取正面的教训;有的学员认为这是大陆学员的事,我们生活在和平环境中,不用如何如何;或者认为我们有技术优势,盲目自大;一些从来没有经历过中共之邪恶的海外学员仍对中共特务在海外活动猖獗这一事实表示怀疑;还有一些学员和负责人把安全措施当成人与人之间的隔阂而产生抵触和否定心理。其实无论海外还是大陆,修炼是一样的,在邪恶迫害还没彻底结束之前,不是说大陆学员才需要为了大局注意安全,海外学员面临同样的修炼问题——这不是因为我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是我们大法弟子需要对世人负责、对同修负责、对大法工作负责,因此不应该给邪恶迫害提供任何方便。

这次中共特务制造的亚特兰大迫害事件,也许不仅仅是针对海外学员长期不能正确对待信息安全问题而来,但我们也不应该忽视其中反映出的许多海外学员严重缺乏安全意识这个漏洞。——在邪恶迫害竭力到处渗透的时候,对安全问题掉以轻心、甚至采取一种藐视的态度,这是非常不理智、不明智的,也是对自己、对同修的不善和不负责,如果不能消除后果,实际上真的会起到助纣为虐的作用。这是和所有大法弟子的心愿以及正法对我们的要求背道而驰的。

各地都有一些海外同修比较喜欢谈论谁是干什么的、参与什么项目了,如何如何。有人好说,有人好传,而且在谈论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信息安全和自己谈论这些是否出于修炼人对法负责、对修炼负责、对众生负责的心态。有的为了和不修炼的家人(甚至来往于大陆和海外之间的家人)搞好关系,把大法弟子反迫害的信息不分轻重缓急的都轻易说出去(其实真的善待家人,家人会感受到的;并不需要拿大法同修内部的信息安全作为工具和代价)。同修本人说这些话的时候,从常人角度衡量,往往真的没有什么恶意,而且是好意,这样的话题表面上也会产生一种同修之间没有秘密的亲近感,但从修炼角度看,其实并不是在做好事,甚至是在做坏事,潜在的还是有常人心在起作用,比如显示啊、好奇啊、自我啊、人情啊,等等。而且这种现象,不是哪一个项目、哪一个人的问题,无形中给邪恶提供了方便(“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给重视信息安全的同修制造了更大的难度和压力;常人听了不必要听的话容易受到干扰而造业;项目外的同修也往往因为不在项目中而难以考虑周到,把握不好会给项目中的同修带来人为的干扰,或自己起了某方面的人心造成自己修炼上的障碍。

反迫害这些年,中共特务在海外倾注了难以计数的资金和人力,也有几次因为个别海外学员的人心泛滥和缺乏安全意识而得手。至此,海外弟子都应该清醒的、理智的认识到海外安全问题和修炼的重要了。金刚不动的状态从外面是无法攻克的。从修炼上讲,一些涉及信息安全的迫害事件,是同修过于缺乏安全意识造成的,然而在就这些事讲真相、揭露迫害的过程中,有的海外学员却不知出于什么心态,主动抛出更多的、大量的内部信息(也就是中共特务希望证实的所谓“法轮功情况”)。正法修炼已经这么多年,这些非常不理智、不明智的行为早该停止了,应该销声匿迹了。大法弟子努力做三件事是修炼的需要,但做事多少却不能简单的用来代表修炼的层次与境界,修炼人自己不能被假相所迷惑,大法弟子做三件事与常人搞事业本质上有着天壤之别。

总之,海外大法弟子都应该重视安全问题,要更无私才能不只想着自己的心意、自己的项目从而无意中做出令邪恶中共特务高兴的事来。破除旧势力安排、反迫害不是口头上说着好听,修炼必须扎扎实实严肃的对待才对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