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农村做“三退”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2006年2月14日】我于去年10月份回农村老家做了一次传“九评”促“三退”的工作。经过20多天的努力,有205人分别退党、退团、退队,取得较好的效果。现把做法和体会写出来与大家交流,希望得到同修们的慈悲指正。

第一是要正念正行。为此,除坚持大法学习外,主要反复学习体悟《放下人心救度世人》《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越最后越精進》等经文,并经常背诵“世上的一切都是为正法开创的,大法弟子就是当今的风流人物,从古到今各界众生都在期盼。收救你们要度的众生吧。正念正行,解体一切障碍,广传真象,神在人中。”(《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经常想到师尊的这些教导,想到我们久远的洪誓大愿,想到众生的殷殷期盼,想到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思想中便一片光明,正念倍增,那种救度众生的神圣感、责任感也洋溢心间。这样,说起话来,自然就堂堂正正,理直气壮;做起事来呢,也能左右圆容,顺利成功。因为正念正行,讲出的话是有威力的,能打入对方的微观,清除障碍,启迪正念,大多数讲一次就退了。正念正行也是具有巨大感召力的。讲到恶党,有的人说起话来慷慨激昂,满肚子的苦水,和“九评”暗相呼应;有的甚至把祖传的一个从不敢公开的不解之迷——“共产党自行消灭”几个大字——也拿出来一起解了谜底,让大家受了一次生动的预言教育。

还可以从一件小事中看正念正行的威力。在我天天频繁的走家串户时,连众多的农家狗都不咬不叫,偶尔两次偷袭也是咬而无伤,因为它们根本就张不开嘴。因此,只要我们的思想言行时时时刻刻都在法上,正念正行,就能深刻地感受到大法弟子真是“神在人间”。

第二就是要有善心和耐心。作为大法弟子,是以真善忍为思想行为准则的。但在居住十分分散、思想闭塞、僵化的农村传好“九评”做好“三退”,没有极大的善心和耐心是不可能成功的。当时正值秋收秋播,晴天我要到地里去找他们,雨天我要到家里去找他们,山隔山,坡隔坡,山路小道,坑洼不平,走路很是艰苦。就是这样一家一家的走,一个一个地退,努力把师父洪大的慈悲和大法弟子救度的苦心送到每一家,落实到每个人。他们看到这一切,紧紧握手,连连称谢,纷纷议论:大法弟子真是好。

我开始到地里找他们,站着和他们讲,总感到有些距离和隔膜,后来我也蹲下和他们一起干活,骤然感觉话更贴心,效果更好,活也干了,“三退”也做了。这也折射出善的力量来。由于长期党文化的毒害,有些人中毒很深,思想也比较固执,怕心也重,特别是党员。对这样的人不急躁,不厌烦,一方面让他们自己看看资料,想想问题;另一方面对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工作;找准问题,解开心结,最后也都乐意地退了。

第三是要一视同仁。为此,我给自己规定了五个不论:不论高低贵贱亲疏;不论时间、地点、场合;不论天晴下雨路好路坏;不论男女老幼;不论文化高低态度好坏,都要诚心诚意,尽心尽力地去做,决不能有分别心。一有分别心,就会放任执著,纵容私心,就会借口种种原因,这个不讲,那个不退。举例子来讲,有叔侄两人,一个癫痫一个痴呆,旁人劝我不要去讲,但我还是坚持去讲了,结果一个退了队,一个明白了“恶党竟有这么坏。”还有两家人住在县城,刚刚搬進新居,不知住处,经过四处打听,找了大半天时间才找到他们,也把两家都退了。

第四是播下种子作骨干。鉴于农村面广人多,传“九评”促“三退”工作还非常繁重,我们也不可能经常去一个地方。为了使这项工作不断线,我在做“三退”的过程中,注意发现能讲能做这件事情的人,让他们明白做“三退”对人对己都有重大意义,有条件时也可找一些人一起座谈学习,帮助提高。这虽在试验之中,但我相信这些种子今后会发芽开花结果的。他们哪怕只能对自己的亲戚朋友讲一讲、做一做就是大收获。

第五是学好“九评”。这个非常重要。事实证明,如果自己不下苦功认真学习“九评”,认清恶党邪恶本质,肃清毒素,洗清自己,那么,传“九评”是传不好的,做“三退”也是做不成的。甚至直到现在还有一些同修,由于认识偏颇、怕心重,连自己都还没有“三退”。所以,要想做好“三退”,要先学好“九评”,然后退好自己,退好家人,退好亲友。取得经验后,再逐步展开,可能做起来平稳些,容易些。

如有不妥,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