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师尊警示:修炼的路很窄


【明慧网2006年2月17日】我是2002年得法的大陆大法弟子,我努力做好三件事,在我的洪法中,不少人开始修炼大法,其中还有外国人。同修都夸我了不起,其实我不好的一面在他们面前没有表现出来而已。我在个人修炼方面和法的标准相比还差的太远。

一是同事们老在谈她们的老公如何的体谅她们,心疼她们,这些就容易让我联想到自己,不时勾起我的执著。再就是我与一位同修常发生激烈矛盾,而我只看到他的不足,没有想到同时也是对自己的心性考验。看到他大量的时间都用在了上常人的网站上,玩各种手机上,下载美女图片。同修们为了做真相资料常忙到半夜两点,而他明明知道,都不过问或主动帮忙。一次,一位同修给他几封信,让他在回家的路上递到邮筒里。结果两个星期后被我发现还在他的包里,我对他大声指责,说他不像一个修炼人。看他工作不努力,修炼也不抓紧,我好言劝他、责骂他都无济于事。我气愤的不能控制,发脾气,因为他是我的家人。其实,无论他怎样做的不好,我一动气同样不像一个修炼人,是执著的大暴露。我的慈悲肯定还不够。

在这种情况下,我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我回到了文革期间我们家下放的农村。梦中我一路想,虽然我已经离开了我曾经下放的地方,但我还十分牵挂那个地方的人和事。我要回去看看那里的人在干什么。走到村口的时候,我看见一位十分慈祥的老人坐在路口,他温和的对我说:“那个地方你不能再去了,你应该赶快逃离。”我说:“但我很想去了解一下他们现在在干什么。”老人又说:“不行,你千万别去,你没有时间了。”我说:“不,我就是想看,就十分钟,您等一等我。”老人第三次说:“千万别去。”我还是抵制不了诱惑,就爬上村子的墙向里面张望,看到的景象顿时把我吓坏了。

我看见天色十分阴暗的村子里笼罩着无法形容的死亡的气息,长凳子上放满了被捆绑的裸体,女妖们用两尺长的针把人体上扎一些孔,然后把黑墨水注射到人体,有的人当时就死了,死了女妖也不放过,一定要把尸体染黑,渗透到皮肤里,无法洗净为止。我吓的惨叫一声,从墙头上掉了下来。

我后悔的无法形容。

老人却把我拉过去,象对他的孩子一样对我说:“别怕,你现在马上再逃离,一定要快。”我站起来撒腿就跑。一路上,路很窄,还有泥泞,有荆棘,我却发现我没有带上我的那双保护脚的雨靴。我很后悔平时没有带在身边,到用的时候却没有。不知何时,我身边多了一位同伴,他与我一起跑,他还鼓励我跑快。路的两边都是女妖在用针刺人们的身体。我知道我不能跑的偏离路的中间,因为路的两边好象透明的墙,只要不跑偏,女妖就被那墙隔在了墙外,但如果跑歪了,到了路边,那墙就没了,就可以走到路的外面。但只要你不走偏,女妖够不着你。

我沿路跑着,可是与我一起逃的那位同伴却忍不住好奇心,停了下来,走到路边去看看女妖是如何刺人的,他一到路边,那墙就消失了,那些女妖一哄而上把他拉过去了。它们数量多,我的同伴斗不过它们,女妖要他和它们一起刺,不然就刺他。他脱不了身,只好助纣为虐。

我回头看看他,而我知道我不能停下来,他看着我,好象说:“我现在只能与它们一起,你快跑吧。”我继续跑,跑到了一条河边,我又回头看我的同伴,他正把一只手砍下来,手还在流血,这次他的眼神在说:“我已经麻木了,没有办法。你要在我这里,我可能被迫对你下手。”

我看看河的对岸,是一片安全祥和,阳光明媚的景观,许多过河的人们穿着黄衣服一起往前走。我多么庆幸啊,不过还差几步,我还没有过河。多危险啊,要是晚一点桥就没了。我要马上过去与那些道德高尚的人一起向前走,我才是最安全的。因为女妖不敢到河的对面。这时我醒了,内心很震惊。

梦中的每一个情节都是对我修炼路上具体所想、所为、所遇的警示,那么明晰!我想也是对还有常人中的各种留恋的所有同修的警示。在高层空间看,常人社会多么惨烈,那是毁人的地方啊,只是肉眼看不见啊!还以为常人社会五花八门,很精彩,很繁荣,很热闹呢。路那么窄,稍微好奇都是致命的危险,可能就永远的毁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