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修炼路

【明慧网2006年2月17日】我经常在明慧周刊上看同修的修炼体会文章,和他们相比,我相差甚远,在修炼的路上,我没有什么突出的事迹,甚至有时还跌跌撞撞的,走得不十分稳,还有许多执著心没去。下边我就把这七年来走过的修炼路,做个总结吧。

一、得法

我二十五岁结婚,婚后因我们夫妻俩性格和不来,经常吵架,第二年就得了精神衰弱病,随着年复一年的吵架,病情越来越重,逐渐的又增加肠胃病、肾病、尿路感染、颈椎病、动脉动硬化、冠心病等。在三十多年的病痛和吵架的折磨中挣扎着,真是生不如死,天天盼着三个孩子长大,能生活自理,我就找一个清静的地方出家当尼姑。

一九九八年的十月份的一天,从一病友那里听说了法轮功,这个病友是肝硬化,她的病很重,可是两个月不见能在市场上卖菜了,而且精神和脸色非常好。我一见很惊讶的说:“你怎么这么好啊?”她笑着说:“我炼法轮功炼好的。”我说:“这功法这么神奇,我也炼。”于是她们学法组里的同修给我送去师父的济南讲法带,我急忙让大女儿把带放到收录机里,立刻传出师父的慈悲而祥和的声音,我一听就入了迷,师父这怎么说得这么好,法理讲得这么深刻,咱们怎么才听到啊!大女儿也说:“讲的真好,咱们要是早听到就好了。”第二天我就到学法组去学功,每天早三点半钟就起床去炼功点上炼功,北方的冬天凌晨三点多钟天又黑又冷,我也不怕,天天准时到场,等到第三天我刚一起床,就看到我眼前一个大火球一闪一闪的放光,我问同修是怎么回事,同修说是那是法轮,是师父鼓励你给你显现出来的,从此我炼功更精進了。晚上在家学法炼静功,周日就和同修一起出去洪法,心性提高也很快,家里没有了吵架声,从学法那天起就不吃药了,三十年的药篓子生活结束了,那么多的病,两个多月就都没了,在单位默默的干了许多份外的工作,同事和领导都说:“你越老越精神了。”我说:“这都是我炼法轮功炼的。”

二、進京

自从得法后心情舒畅,身体健康,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无论在家在单位,到处能看到我勤劳的身影,周围的好多人都从我的变化中得知了大法的好处,从而走進了大法成为了修炼的人。可是好景不长,炼功九个月后,99年7月20日,大法蒙受不白之冤,我失去了修炼的环境,只能在家自己学法炼功。到2000年末我退休了,我就同大女儿一起去了北京,我们从山东出发到北京,天已经快黑了,我们到天安门正是降旗的时间,降旗结束,广场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我俩就把带去的条幅、粘贴和真相资料贴到广场的各个地方,没贴完我们就边向北京西站走边贴,半夜十二点到北京西站,第二天早晨我们乘车回到了女儿家。

在2001年3月21日,我们又一次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这一次是我们一行四人。晚上到北京广场,因为天晚了,我们没有做,在北京西站休息室住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我们在前门附近吃了面条,八点钟,我们准时進入天安门广场,到了广场上,我们四人分开各去一个方向,我正走着就在后面上来两个武警拉住我,要身份证,我借着掏身份证的机会掏出条幅,两个武警忙抢我的条幅,我边抢边用尽了全身力气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两个武警将我抬上了警车,不一会儿我们四人又在警车上会齐了,警察关上车门就把我们四人打翻在地,一警察打了我几个耳光后就用穿大皮鞋的脚踹我的头和身体,把我踹倒在地爬不起来。

禁闭室,又黑又冷,还放着噪音,两个人对面说话都听不见,不断有全国各地610的人来认人并问姓名住址,这里共抓来我们11人,到晚上七点多才把我们送到北京团河劳教所,把我们11人分开关到各个监舍里,我在207监舍,在那里遇到两个同修,其中一人是大学教授。在十多平方米的监舍里关了24人,白天坐着还可以,晚上睡觉挤得伸不直腿,翻不了身。我一直向警察和刑事犯人讲真相,并且绝食抗议,到第八天单位一警察把我接回了家,在火车上,我一直向车上人和单位人讲真相,讲四、二五是因天津事件,我们上天安门不是去闹事,是因为我们法轮大法受迫害,我们冒着生命危险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我给看着我的警察讲真相,讲修炼的故事,他们默默的听着……

在双鸭山看守所里有两个女监舍,每个监舍里有十多个大法弟子,我住的监舍里有十名大法弟子,我们互相督促着学法、炼功、背“论语”、背《洪吟》,大家都非常精進,不浪费一分钟,我通过学炼功,不懂的就问同修,法理不清的地方就和同修切磋,心性提高很快,大家的心性也都提高上来了,认识到这里不是我们呆的地方,我们要出去助师正法。新经文传了進来,是师父助我们成功,在4月30日我们出去打扫卫生,有两个女大法弟子从监狱里走了出去,看守所找610解决超期关押问题,我是半个月拘留已经关押了一个月了,还有的同修已经关了5、6个月,这次都放了出来。五月四日,我回来后单位还不放过我,她们让我交罚款6000元,说是去北京接我四个人的费用,扣我几个月的劳保工资,并且扣我的工资卡,到现在不还我,让我每月到单位去领劳保费,一个月要去取两次。

三、讲真相

讲真相的形式很多,向各家各户发真相资料,在电线杆上树干上或建筑物的墙壁上贴粘贴,面对面的讲,挂条幅,到熟人家去讲等等。总之怎样方便就怎样做,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把救度的众生时刻挂在心上,有了这一条就会利用各种方式去做了。平时外出上街或办事,口袋里、兜子里总是带上些资料、粘贴、护身符,无论走到哪里就做到哪里,遇到能对面讲的,就对面讲明白后再送上一份真相资料或护身符。

在2001年的冬天,有一次,我和女儿在宝清县城的和平大队给各户发真相资料,做着做着,后面就有一女人跟了上来,我俩也没在意,以为是过路的,这时我们也发完了,就到亲属家接孩子(女儿的孩子)我俩進院了,跟踪的女人就去大队报告了,(这是以后知道的),我们進屋本来是应该暖和一下,天很冷,可不知为什么就是急着要走,亲属怎样留也没停留,出了院子,我就想打车,平时我们很少打车的,这时正好一辆三轮车回家吃中午饭,我迅速的上了车,车就飞快的开走了。回到弟弟家,亲属打来电话说,“你们前脚走,大队就来抓人了,把我家前后好一阵找,向我们要人,我们说没看见,没人来我家。”报告人说:“我明明看见進你家院了。”“那你就找好了。”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在师尊的保护下安全脱险。

2003年的夏天,我到老家一农村去参加婚礼,背了好多资料。在婚礼的前一天,我给各家送去了真相资料,还给好多家对面讲真相,一直忙到晚上很晚才休息。第二天,参加婚礼又和好多熟人讲真相,吃过中午饭,本来应该去与人家告别,可不知为什么就急着到表姐家去讲真相,所以离开酒桌就乘车去另一方向。晚上我弟弟打来电话说:“610开车去抓你,找了好几家也没找到,把你落脚的几家亲属威胁一通,实在要不出人,只好走了。”师尊又一次保护着我脱险,我激动的泪水流出来了。在表姐家住一夜,表姐家明白了真相,老屯回不去了,我就乘车去了表妹家,去哪里都是讲真相发资料救人,这里不行去那里,哪里都是大法弟子的天地,在表妹家住了两夜,把带去的资料发完了,再呆下去也没意义了,就买了张车票回家了。

2005年3月份来到小女儿家,给她看护孩子,因女儿工作忙,孩子整天都是我看护着,所以学法炼功、发正念挤到晚上和夜间,虽然每天睡的觉很少,可是却没有困倦和疲劳的感觉,讲真相就做得少了,自己还找借口,没有资料,人生地不熟……看到师父的《越最后越精進》经文,自己才惊醒,向内找,找到由于时间的执著产生了懈怠的情绪,自己不精進,还为其找借口掩饰,这是常人变异的狡猾心理,被魔钻了空子。我脖子的后面到两只胳膊起了很多的小疙瘩,结成了层厚皮,痒得很难受,发正念清理也不管用,这个大漏终于找到了,看了师父经文,直觉得是师父专为我写的,我看了一遍又一遍,感激师父及时提醒,漏洞找到,及时堵上,我要做好“三件事”,把时刻救度众生装在心里,在证实法中修去怕心,不断归正自己,走好自己修炼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