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万家劳教所的虚伪和残酷


【明慧网2006年2月19日】黑龙江万家劳教所墙上写着教育、感化、挽救的标语;板报上写着文明执法,不许虐待劳教学员之类,然而万家劳教所施加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的各种酷刑,殴打、警棍打、电棍电、长时间坐铁椅子、吊刑等等,数不胜数。下面是我在万家劳教的亲身经历,写出来戳穿他们的邪恶谎言,揭穿他们的丑恶的虚伪面目。

以2004年5月份对大法弟子张秀琴的迫害为例。张秀琴是哈工大的工程师,65岁了,他们把张秀琴从背后用手铐子把双手铐上绑在横梁上,整个身体悬空。

这时赵余庆[科长]一边用电棍电,一边问张秀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张秀琴说:“知道,这是万家劳教所。”赵问:“你怎么知道的?”张秀琴说:“我亲戚在这工作。”赵问是谁,张秀琴说出她侄子的名字。赵又问他父亲是谁,张秀琴又说出她大伯的名字。赵说这是我们前任处长。赵又问张秀琴:你爱人在哪上班?张秀琴说:“是省法院的法官。”

赵余庆听了这些名字后停住了手,说:“你知道吗,这些名字救了你,要不我今天就把你毁了。”可张秀琴已被迫害得惨不忍睹:双手、脸、脖子水泡连成一片,双手的手腕被手铐扣到骨头,流着血。

张秀琴历尽了九死一生的酷刑,要求让他的侄儿来看她,干警不让见。第二天把毛大夫找来。毛大夫用针管把泡里的水抽出来,一个星期后才让张秀琴侄儿来看她。张秀琴侄儿看到自己婶婶被迫害的这么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张秀琴说:“我在家时和你们说,万家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你们不信,你看看,我就在你眼前。”她侄儿把头低下了 。

刘淑珍被双手从背后扣在床上蹲了七天七夜,结果人残废了。一年过去了,现在她连走路还走不了,一走浑身乱晃。

延庭珍被吊起来双脚离地,上、下午各一次用电刑。

孟庆英家住哈市经纬九道街,姚福昌把孟庆英绑上吊起来用警棍打,打得她都拉到裤子里了。恶警让班长给孟庆英找内裤时却说:“孟庆英怎么那么脏,身上全是皮,给她换换衣服。”都是无耻的谎言。

袁秀芝被扣在铁椅子上一星期之久,双手双脚肿的跟馒头似的,科长吴宏勋却说:没事,放下来几天就好,死不了人。

孙运珍家住哈市康安路,42岁。2005年12月29日被送到万家劳教所,当天就被吴宏勋、吴宝云把双手从背后绑上吊起来,双脚离地一尺多高。他们把她的嘴用黄色宽胶带封上,头用塑料袋套上,把双脚绑上,两人来回拽着拳打脚踢再加上警棍打,试图让孙运珍在窒息的恐怖中屈服,可是他们永远也办不到。

通过以上几例,世人可以看到了万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是多么邪恶残忍、下流,很多手段都是在背地里不可告人状态下进行的。一听到有检查的来了,就把被迫害者弄到管教休息室,把门锁上不让别人看到。同时姚福昌还对法轮功学员说:“你们都注意点,干警们几天不收拾你们手都刺挠。”

她们背地里总是在残忍的迫害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