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了执著自我的根本执著

【明慧网2006年2月20日】今天发生的一件事,让我找到了我的根本执著。

我和同修A谈到了和我接触比较多的同修B。A说:不知B找到她的漏洞在哪儿了没有?(B半年前被邪恶抓捕妥协)我说她找到了,是对“情”的执著。A说:这么轻描淡写的不行,应该再深挖一挖。因为这个问题她已经跟我说过很多次了,而且B现在的状态也好了,我就没吱声,在做手中的事。

过了一会儿,A突然说:B有一个毛病,不让人说她的缺点,一说就“急眼”,你也是。我一下愣住了,连忙说:我也有吗?我什么时候急眼了?什么事?A说:谈到B挖没挖漏洞的根源,你不吱声,我就看出了你的抵触情绪。我连忙解释:我没有抵触,我和她一起找了,也不能老说呀!你要看见了,你就说说呗!A说:我说了怕伤她,她本来就不愿意听我说。

听到这儿,我接着说:那是因为你说话语气太生硬,同修之间不应该互相戒备,她能不能生气,你能不能生气的,沟通交流,何必制造间隔呢?你总是靠主观臆断来说人,给人定性,谁能接受得了呀!就象刚才你说我的,我什么时候不让人说了?说到这儿,我有些激动,甚至委屈。接着A又说:你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不能和你沟通。我立即否定她:那是你自己的想法。A又列举了以前的一些事例:什么和我说话感到累了,什么我常人反映出的想法快呀!多呀!……

一直以来,我都感到我和她没有什么不能沟通的,也觉的她不应该这样刺伤我,心中不是滋味。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她怎么一反常态的这么说我,我真的象她说的那样吗?我有什么执著呢?根源在哪儿呢?

发完6点的正念后,我开始理自己修炼这条路上的丝丝缕缕,一边想着同修给我指出的问题:为什么我心中不是滋味,我想到了师父说的:和你没有关系,就绝不会发生在你的身上的话。心想:我一定要挖一挖到底是什么?

经常看到同修写的文章中谈到根本执著,有私心、维护自己、执著生命等。也曾经多次找自己的根本执著,还和同修交流是否是根本的执著。今天因为这一件事的起因,我终于挖到了:“执著于自我”这一根本的执著,这么一颗强烈而肮脏的执著心。

从小到大,我的成长过程中伴随着歌声、微笑、夸奖、赞誉,无论工作、家庭、社会交往中,多是赞扬声。想想入门前,因为爱人工作忙,总是喝酒,应酬很多,孩子又小,所以觉的自己辛苦,被关爱的少了,再加上正好得了中耳炎,于是学了大法。潜意识中想:学了大法,我的内心就充实了,我不在乎爱人陪不陪我,有了精神寄托,我曾想到这是不是利用和依赖大法这个心是我的根本执著,总觉的不太确切,今天终于明白了,我是利用大法来解脱自己对当时情况不满意的情绪,来实现“自我”内心的安慰与平衡,使“自我”感到了满足,这样的一颗心,和神圣的大法连在一起,自己却不知道。

就在昨天,我可能还想:我没有太多的执著,努力做着“三件事”,从未和同修有过矛盾,相互协调时总是尊重他人意见……。当我发现了这颗心后,我顺藤摸瓜的查下去,我发现我居然是那么的差劲:因为执著于自我,在任何环境下不让人说出个“不”字,表现出来好象很完美、很要强。

我执著于在单位里我的意见是否被采纳,被下属顶撞时心里委屈,翻江倒海;转到新单位,总是不安心工作,是因为以自我为中心的小圈子没有了;在家庭中,我关注孩子是否按我的意愿学习,丈夫是否在意我的态度;在亲友中自己是否得到重视。床放在哪儿、花摆在哪儿……都得自己设计。

修炼中,我追求完美,不希望有矛盾,因为那样就伤了我,不愿意和更多同修接触,怕被牵连不安全,维护自我,切磋中自己的认识和观点不愿意让别人批驳,固守自己的观念,做证实大法的事时也希望按自己的想法:标语贴在哪儿?真相放在哪儿合适等等。把自己包裹起来,粉饰起来,留给别人的一定是微笑、平和、完美,不爱和同修多交流、切磋,认为一切做的很顺利,很自然,没必要说什么!失去了共同提高的机会……

修到今天,我怎么竟然还有这么多缺点,原来只是就事论事的没有找到根源,今天我终于明白了这些都是自己的根本执著没有找到,没有去掉,执著自我造成的。因为带着强烈的自我观念去找自己,当然是找不到了,今天遇到强烈的刺激我的语言,我终于找到了,因为“不是滋味”的正是这个旧观念的我,它难受了,不干了。我被自己吓了一跳,太危险了,这么强烈。执著自我的想法蔓生出:维护自我、显示自我、强调自我、以自我为中心、我的意愿、我的希望、我的想法,一个后天观念的我居然那么大,隐藏的那么深……

由此我又想到了近一年时间自己发正念的方式和内容居然不对,我单手立掌时清除一切邪恶、黑手、邪灵及共产党的一切因素等等,莲花掌时想: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最后想“灭”字。因为发正念的说明看的不认真,也没和同修交流,甚至还告诉婆婆和妈妈也这样做,自以为是的表现,让自己发正念的力量没有那么强,多么严重的错误。背法时只强调数量而忽视了质量,这种自我表现华而不实的作风都是执著自我的根源所至。

今天,我真得从新审视自己,让自己从刚刚认识到的“执著自我”的我中走出来,毫不留情的铲除它的根。这一刻我忽然觉的这个“自我”就象把无数根缆绳系在一起固定在岸边的一个结,我要砍断它连同其它的缆绳,让真正的我启航,去重塑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真正的我。让一个崭新的我,去做一个堂堂正正、表里如一的大法弟子,认真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完成自己神圣的使命,以谢师恩,也感谢同修的慈悲指正。

这一瞬间,我忽然觉的能指出问题的同修正如同一首诗中所写的:临下尘世时互相叮嘱:如果我迷在其间,千万要叫醒我,同回家园。我们该珍惜这份叮咛与唤醒。

认识肤浅,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