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魔窟高阳劳教所


【明慧网2006年2月23日】人们都用“人间地狱”来形容中共邪党控制下的拘留所、劳教所、和监狱等那些邪党用来对广大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强制“转化”的场所。不过,对像高阳劳教所这种地方,人间已经没有合适的词来形容它的邪恶程度了。请看大法弟子李霞在高阳劳教所的恐怖经历。

李霞是衡水法轮功学员,1996年得法开始修炼

2003年7月29日,武邑县公安局的十几人突然包围了李霞的家,随后有的从墙上跳进院子,有的从房上跳进院子里,强行把当时只穿了件短袖上衣和短裤,拖着一双拖鞋的李霞拉进警车,直接送进高阳劳教所。

李霞被拉到一间屋里搜身,接着就让她写所谓“保证书”。她不写,恶警就用电棍电了她半个多小时。后来恶警们替她写了一份“保证”拉着她的手强迫按上手印。晚上7点交接班时李霞不报数,就被拉到二楼的一间画有阴阳图的屋子里再用电棍长时间电她,接着上绳2次。这是李霞到劳教所的第一天。

第二天恶警派一个叫张玉珍的给她做“转化”工作。5、6天过去了“转化”不了,恶警就用3、4根电棍同时电她,连她自己都不记得电了多长时间,直到全身都紫了,两只胳膊肿了,还脱了一层皮,胳膊被绳子勒的至今快三年了还留有伤疤。他们又逼她看电视“妈妈再爱我一次”,想用情打动她。没有效果。第二天恶警赵园、牛丽军用书猛抽她的脸,用笔往她身上扎,嘴里恶狠狠的骂着“把你治到死为止”,还骂了许多脏话和诬蔑大法的话。在这种残酷的迫害下,李霞失去了正念,违心的写了“四书”。(后上网声明作废)

2003年11月初,恶警中队长魏红玲和范亚菊及各班恶警队长叫转化的和违心转化的学员填表。除了几个真正转化的外,其他的学员填的表都是正的一面。邪恶气急败坏的大骂,拉出3名大法弟子去折磨迫害。承受不住的又写了“保证”,邪恶之人就把大法弟子们叫到大教室,叫写了保证的学员当众念自己写的保证,杀鸡给猴看。

2003年11月5号晚上,李霞被值班的叫到二楼再逼她写“保证书”。她不写,她们骂她,骂出的话之肮脏难以入耳,地道的一群流氓。她们把李霞的鞋脱掉电她的脚心、脚背,八根电棍同时电。其中一个叫赵燕平的恶警怀着6个多月的孩子,挺着个大肚子还不甘落后,手抓两根电棍电李霞,由此可见这帮人真是一点人性都没有了。李霞承受着七、八个恶警同时手持电棍电击,前后2个多小时。11月7号晚上李霞又被他们叫到专门打人的那间屋子里。恶警魏红玲的丈夫扛来一个床板,上边绑着铁丝圈,恶狱医王国友(他叫恶警往大法弟子的穴位上电)抓住李霞的头发一连打了她好几个耳光,打得李霞眼冒金花,天旋地转。他们电她后背,脚心、脚背、大小腿、两个胳膊,脖子两侧一边一根电棍同时电,电的李霞疼痛难忍,牙齿咬的咯咯响。此时魏红玲问李霞写不写保证?李霞告诉她:“逼着写的没用。”魏说违心的你也得写,李霞说:“死也不写!”她们不死心,又狠狠的电了她3个多小时才放手。恶警酉彦晓走到李霞身边说:“不是我们愿电你,因为你业力大。”回到班里,同班的人看到李霞全身上下被电的都是红点,脸上一片片的青紫,两手全是泡,手铐把手腕铐肿了、破了,胳膊和脚背上脱了一层皮。即使这样,他们还每天逼着她到地里干活。

一次次的迫害,惨不忍睹。

遭受这种迫害的岂止是李霞!好多大法弟子被带走后被抬着回来,有的送医院抢救,就因为她们宁死也不写“四书”和“保证”,遭受了这样的血腥迫害。这种肉体上的折磨和精神上的承受,真是使人窒息!普教们都说:“能够活着出去就不错了,象这种人间地狱般的生活,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真是无法想象,无法相信。张秀英、孟俊罗、刘淑芹、李翠平等曾被逼咬舌(不是自杀)抗议这种残酷的暴力强制“转化”。

2005年10月的一天搜监,几天没吃饭的大法弟子李翠平因拒绝搜身,被李雪军、魏红玲等几个恶警用手摇电话机长时间电击,直到李翠平受不了了被逼把舌头咬破,他们才住手。

赵淑英被迫害的几个月来身体一直不好,甚至生活不能自理,恶警们仍然要搜身,使她晕倒在地,几天昏迷不醒,大小便失禁。恶警和高阳医院串通一气,说赵淑英没病,装的,又把她抬到一楼用手摇电话机电她。现在赵淑英恶心、头痛、吃饭就吐,身体极度虚弱,精神受到很大刺激,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了。

承德大法弟子谢平的父母是恶党党员,受恶党毒害很深,为了“转化”女儿,竟与狱方勾结,带着一个邪悟的犹大张秀芹来给谢平做“转化”工作,一连十几天。恶警不让谢平回班,将她关到大教室隔离,每天上、下午、晚上由恶警带走迫害。谢平精神受到严重摧残。邪恶犹大张秀芹还主动向高阳劳教所的管教提出让她给其他法轮功学员做“转化”工作。谢平告诉张秀芹善恶有报,张说她不怕遭恶报。尽管谢平的父母和恶警使用了各种诱骗手段,都没能动摇谢平坚修大法的心。

在高阳劳教所根本没有任何法律、法规,他们自己就是法律,他们私设公堂,只按照自己的好恶任意的给被关押的人减期或加期。

高阳劳教所小卖部以高价出售物品,价格比外面贵一倍以上,勒索被劳教人员的钱财入私囊。

高阳劳教所里关押的几乎都是五、六十岁的老年妇女,一部份是炼法轮功学员,有的是常人受了冤屈去告状反而被强行关在这里。被关押的人中有残疾人,还有许多有各种病的人,如心脏病、性病、肝炎、肺结核等等,几乎没几个健康人。按国家规定劳教所不应该收这些有病的人,高阳劳教所知法犯法。对法轮功学员,他们最是心黑手毒,根本不拿法轮功学员当人看,学员们就这样生活在水深火热的魔窟中。

高阳劳教所对大法弟子行凶的恶警有:李雪军、魏红玲(魏红领)、范亚菊、牛丽军、酉彦晓、吕亚芹、师江霞、刘会丽、李继星、王国友、王志台、赵园、赵亚平、房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