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中讲真相证实法


【明慧网2006年2月25日】为了证实大法,我于2001年底再次去天安门,在天安门第四座白石桥上打出了横幅,喊了“法轮大法好”等口号,可被一便衣绑架。我先后被关在天安门看守所、清河看守所、广安门外派出所,后又回清河看守所。期间我绝食10天,也遭恶警灌食。邪恶插管太深,造成后来胸部感染。一天晚上,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都走出了看守所。由于被恶警迫害,我的身体出现了很大的魔难——回家后,被三次抢救,但在师父的呵护下,又活了过来,到2002年2月份又能学法炼功了。

过去我学法、炼功,家里人都不反对。由于这次连累了家人,他们所有的人都反对我再学法、炼功,不但不信大法了,还反过来反对了。尤其是我丈夫,始终阴沉着脸,一看我炼功,气就不打一处来,动不动就摔东西。

我尽力把家里的活料理好,还是不行。我想:“做人真难。”这想法刚一出现,我立刻猛醒,不对呀,我是大法弟子,是未来的佛、道、神,怎么能把自己沦为常人呢?大法是超常的,修炼人也绝非常人,常人永远理解不了修炼人,常人永远改变不了修炼人,只能被修炼人改变。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于是,我发正念清除他和我家庭其他成员背后的破坏、干扰、毒害他们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和其它一切邪恶因素。最初看起来作用不明显。他每见我炼功、学法,第一句话就是:谁都比你强。我心里想,不管你怎么说,怎么闹,我绝不动心,我是大法弟子。再说师父还告诉我们,人间的理是反理,那么他说不好就不好了吗?他是在帮我提高心性。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就要听些不好的话,我们就要能听那些不好的话。你好我也好,怎么能提高呢。师父《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说:“我们从那样严酷的环境中走过,我们从人类的最邪恶的一段历史中走出来,因为这不只是人类本身造成的,这是整个宇宙生命在这里聚焦造成的。这场迫害在人世间的这些表现是不同层次上所有生命在这儿、在利用人的行为在表现,所以大法弟子承受的也不只是人给我们带来的痛苦、压力,是很高层次天体的参与,甚至于是更多不同层次天体的参与造成的。宇宙众生都在注视着人类,三界成了宇宙的焦点。”

我静下心,向内找。我发现,家里的一切我虽做了很多,但对他照顾的不周到,特别是每天饭食的搭配上,因为他有糖尿病,有些东西得特意为他单做,买菜也要买糖尿病人能吃的。他每次发脾气后,我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和他交心,我说:“你是男子汉大丈夫,做什么事情都应该比我们妇女开朗、大度,不要因为小事就生气,气大伤身。我的所作所为,小里说为了这个家,大里说为了更多人们的美好未来,其中包括你、我、他。李洪志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其实你已经在受益了。于是我就谈了我修大法后全家人受益的方方面面,特别跟他回忆他第一次出事的情况:他横穿马路时,一个30多岁的小伙子,骑摩托车相当快,一下子把他撞了。一个60多岁的人,给撞出好远,可他只是脸和半边身子擦破了皮,手腕上有一个一寸长的口子,露骨头了,但没伤着骨头。可那小伙子满脸是血,牙都搓没了,不能走了,打手机让家人来接他。我说:“可你还能自己推自行车去医院。如果没有师父保护,你不死也筋断骨折了。”再一次,他当警卫,夜里煤气中毒,躺在地上动不了了。我说,“没有大法保护你还有今日吗?”我又讲了小孙子挨自行车撞、儿媳妇挨汽车撞后都安然无恙的事。我问他:“你怎么不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哪?再说我,今年已63岁了,身体任何病也没有。楼下那么多老头、老太太哪个没有病?你的病要炼法轮功早就好了。”当然我没有忘记告诉他,法轮功可不是给常人治病的,师父是给真正的修炼人清理身体。

经我多次耐心和他谈,又给他洪法资料看,现在他也开始炼功了,还听师父讲法录音。我们之间也有共同语言了。我真为他高兴,他得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