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贵州省中八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2006年2月25日】贵州监狱的情况不时有文章披露,我这里主要揭露贵州省中八劳教所的罪恶。

中八所的法西斯迫害

当邪恶之徒用洗脑班达不到让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时,就将大法学员劫持到劳教所,所谓的劳教决定书上其基本依据都是:坚持“法轮功”观点;还有大法学员因向世人讲真相被绑架的,所谓劳教决定书上就写“持有法轮功宣传资料”;还有些被劳教的大法学员没有决定书。

令人发指的酷刑:开水烫脸、嗅海洛因……

劳教所强迫、指使、纵容劳教人员对大法学员进行各种折磨,并将他们的奖分与行为挂钩,不听它们话的就以奖分要挟,越恶越听话的奖分越高。恶警对心存善念者进行强迫,对不明真相者进行指使,对心性暴恶者则采取纵容的方法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如:寒冬里脱光衣服罚站;三伏天穿棉衣跑步;长时间站着不让睡觉;冬天淋水;开水烫脸;用各种东西打;还有让嗅海洛因的。

恶警亲自打、骂大法学员,用各种方式羞辱,如不准说话,限制一切自由,每周每月要写思想认识,要按它们的要求写,不然就要单独“攻坚”,就是用各种方式折磨。并以打电话、会见亲人、减期、加期、不给家属安排工作等来要挟大法学员。水城矿务局“610办公室”以不给吴奎安排工作来要挟其父吴常钰老人放弃修炼,并要挟家人协同迫害,在饮食中下药和不让睡觉等。

原来每个中队都设有所谓“攻坚室”,后来恶警把“攻坚室”设在大队,由各中队提供需“攻坚”人的名单,统一迫害。但是这样很多人都看得到,为了遮人耳目,恶警就在警卫队旁的六大队设了个“严管中队”。

在残酷迫害下,大法学员刘泽、高国圆、程华政被折磨致精神失常,王尚友、吴常钰等被打得伤痕累累,吴松、钟大刚被迫害得脚失去知觉,叶逢林被迫害去世。

中八所对行恶者大开方便之门

劳教所对行恶者大开方便之门:可以贪污,打人出了问题可以不追究责任,只要它们完成任务,怎么做都行。恶警黎计明、明洪、杨仁寿等公开说:“死几个人算什么,我们死人是有指标的。”

迫害大法学员不择手段的恶警们还公开扬言,只要想扣个“袭警”罪名,撞你一下就行了。2005年6月2日恶警徐华元打人就以“袭警”名义将大法学员彭叶柳、田中富关小号。6月10日,大法学员吴中然告诉恶警所长钱正楠有恶警打人,钱正楠竟说那是大法学员“袭警”,将吴中然关入小号。

大法学员赵鹏请律师,但无人敢作证;大法学员雷国挺的诉请信从中队到大队,到科室,到市法制办,到省法制办,到国务院,也没见人来询问。大法学员吴常钰被恶警龙卫林指使人殴打,女副科长刘慧薪却说欢迎去告,正好给他们“业绩”做宣传。

有不少恶警因迫害大法学员卖力而高升,如:李继良、陈革、黎计明、景建、明洪、涂老九、宋雪飞等。

贵州省中八劳教所恶警名单:
钱正楠 所长
封勇 政委
屈贵平 副所长
陈文星 教育科科长
刘慧薪 洗脑迫害法轮功的教育科副科长,女,610头目
左小忠(音) 五大队大队长
宋雪飞 现教导员兼管教大队长
涂老九 生产大队长
龙卫林 攻坚组组长

王锐 前教导员
刘勇 前五大队大队长
刘保义 前生产大队长

其它恶警:卢党、刘云鹤、黄先跃、徐华元、蒋皮大、黎计明、景建、万招贵、黄朝明、明洪、杨仁寿、潘忠、李继良、陈革等。

更详细情况请知情同修将其写出除恶正法,使其无处可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