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母亲起死回生


【明慧网2006年2月28日】我的母亲今年78岁。2001年,也就是她73岁那年,得了小脑萎缩,至今5年了。刚得病那阵子,吃饭、喝水都不会,吃药不会往下咽,经常是每天都拉、尿在裤子里,打针、吃药都不管用。

我们姐弟八人。我和两个妹妹是同修,护理母亲的责任自然落在我们身上。因为母亲晚上不睡觉,大小便失禁,一会拉一会尿,不修炼的人是承受不了的。这样下去也不是常事,之后只好送進了托老所待了二年。后来话也不会说了,尽打手势,问话不是点头就是摇头,跟傻子没两样。弟弟妹妹们每逢去看她见她这个样子,回来后几天都睡不着觉,都很痛心,但又无能为力。2004年的11月份,母亲病情加重,不认识我们了,而且裤子总是湿的,离老远就闻到一股臭味,因为托老所洗不起,尿布她也不愿用,只好这么湿着,光着脚不穿裤子就往外走,谁都看不了她了。

2004年的11月份,我只好把母亲接回到我家。刚回家时,吃饭也得喂,衣服得给她穿。我一天到晚总是洗衣服,不是拉裤子,就是尿床,最多时两个小时洗6条裤子。这时我的私心出来了,总是不平衡,学法、炼功讲真相都没时间。但师父的法理要求是:“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境界》)每想到师父的教导,心境就提高一层,几天后,我的心态终于平衡了。我开始领她学法,看师父讲法录像。最初她坐在那里也不老实,两只手一会儿摸摸脸,一会儿抠抠鼻子,一会儿又挠耳朵,晃来摇去,跟猴子差不多,没听两分钟抬腿走了。这样下去怎么能行呢?我就针对这种情况对她发正念,清理她空间场阻碍她得法的因素,因为她也是为法来的,她也应该得法,她也有明白的那一面。每次发正念半小时,几次后,明显好转,我知道师父在帮我,我求师父加持我。平时领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背《苦其心志》。她身体在一天天好转。

因为母亲身体一天天的好转,弟弟妹妹来看她,每人临走都跟她说:“你就和我大姐好好学法炼功吧。”都很高兴。

2005年的4月末,母亲的腰突然就不会动了,坐不起来,翻身都我丈夫抱着翻,疼的她直咬牙,两手抓着床头不放,很是痛苦。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母亲消业了,我就和她讲吃苦消业的法理。她说:“我知道。”

我丈夫没修炼,不理解这些,一看我妈妈这样子着急了,直催我给弟弟妹妹们挂电话,把她们找来研究去医院。我当时就想,如果她们来了,只定是上医院,那大法不是白学了吗?因为我妈妈受益了,十几种病都好了,不能光享受不承受,总让师父给承受,这不行,所以电话我没打,因为常人不理解修炼的事情。

我每天给她念《转法轮》,一口气念两讲,之后再看师父讲法录像。这样持续了十多天,母亲还是动不了,每天就是床上躺着,饭也吃不下了,明显消瘦,但是她的念特别正,我家经常有同修来,问她如果不行就上医院吧,她总是回答说:“没事,两天就好。”

我丈夫每天就是催我挂电话,我知道这是对我的考验,丈夫说:“现在就剩一个妈啦(父亲已去世)要真有个三长两短,我看你咋交待。”我当时就对他说:“不管你理解不理解,但确确实实是师父在给妈消业,因为她已经受益了,那也应该让她纯纯净净的还完业再走,因为师父给她消业,给净化身体,你还让给她往里灌那苦药水,再说那也治不好,既然都得了法了,什么都放下,生死也要放下。你知道师父给承受多少吗?师父就看咱们这颗心,我们修炼人消业只是承受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大部份都是师父给承受了。”

这是我的亲身体会。我修炼前患十几种病,一发烧就得打点滴,修炼后,有时发烧一会就过去,因为我知道这是大好事,在心里感谢师父,所以一会就过去了。丈夫也知道我以前是个病包子,经常住院,现在都好了,我告诉他,我们一定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虽然我什么也看不到,但是我感受到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呵护着我,看护着我,加持着我,我感受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的法理神圣,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就看我对师父、对大法坚定的这颗心,坚信的成度是不是100%。

这样过了一个月,装老衣服也做好了。

有一天来了两个妹妹,其中有一位是同修,一看我妈妈这样子,动了人心,说不行就上医院吧。当时我就在想这也是针对我妈妈的考验,虽然她有时糊涂,但是在这个问题上,她确实放下了生死这一念,当时问她时,我没有在场,因为她们怀疑是我教给她说的,不让她上医院,于是她们就趁我不在的时候问妈妈是否去医院看一看,结果妈妈说:“哪也不去,过两天就会好。”妹妹们一看这样也就放下了这颗心,再也没提这事。

这是第一次消业,持续将近两个月,突然有一天她自己能起床了,我们全家人都高兴,感谢师尊,感谢大法。

只要我们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一切都是师父给做。这个大难过去之后,师父又给我母亲消心脏方面的业力。以前每次心脏病发作,谁都不敢碰她,脉搏跳动140-150次,几个小时不敢动,手脚冰凉。

有一天我家来了客人,妈妈从卫生间出来,边走边乐。我们大家都问她,你乐什么?她说我刚才犯心脏病了,我一看真是的,满脸汗水往下淌,她说已经过去了,好了,客人不相信,问:“你犯病怎么还哈哈乐呢?不象犯病。”我说:“你不懂,我们难受的时候就是师父给消业呢,人生生世世做了许多不好的事,欠了很多业债,怎么还?身体承受了痛苦,那不就是还了吗?而且是从根本上还了,永远不存在了,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就看咱们这颗心,向善的心,什么都不看只要咱们相信师父、相信法,所有的一切都是师父给做。你看就是有病(消业)也是一会就好。”客人说:“这么好,那我也学。”

她现在已经走入大法中来了。

我妈妈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每逢家里来了亲朋好友,一看她白里透红,就会问她:“你现在身体怎么这么好啊?”她就会说:“我学大法好的,我听师父讲法好的。”她也在时时刻刻的证实大法。

2005年的10月份,我妈妈过生日,经过了一场风波。我们到饭店去庆贺。吃饭期间,又谈到了我妈妈的吃药问题。因为在这头几天我妹夫给买了几盒治脑病的药,花了好几百元钱,我知道他这是好心,但是我更知道,修炼是严肃的,一点含糊不得,所以我就没有给她吃,而妈妈自己也说没有病,不吃。全家二十几口人在饭桌上七嘴八舌都说:“法你也学,药你也吃,这不是好上加好吗?”我当时一听这话,就知道这是黑手乱鬼利用常人的这种形式来考验我对师父是不是真正的坚信,对众生是不是负责,我当时就说:“你们说的不对,以前咱妈一把一把的吃药,见着药可亲了,结果什么病也没好,而且还没少花钱,大伙跟着着急上火,什么作用也不起,你们看现在多好,来我家一年了,身体变得这么好,而且春天时病的那么严重,一粒药也没吃,一分钱也没花,甚至你们都不知道,结果全好了。不用吃任何药,只能一天比一天好,你们大伙放心好了。”大伙还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在劝,我就在心里想,一粒药也不能吃,只要吃上一粒药,邪恶就有空可钻了,这个吃药的想法都不应该有,不但不让邪恶在我们这里钻空子,而且还要彻底清除掉,不让邪恶迫害其他同修。我求师父加持我,正念正行。我当时对大伙说:“你们都放心吧,咱妈有师父管她,多幸福啊,浑身轻松,哪都不难受,你们现在问一问七、八十岁的老人,有几个这样的,最起码也得有个伤风感冒吧,也得吃个镇痛片吧,顶多也就维持一会儿,该痛苦还痛苦,有谁能真正解除痛苦呢,咱们谁也做不到,但是大法师父什么都能做,但是咱们得真心相信,发自内心相信,那师父什么都会给咱们,给咱们最美好的一切。”

到现在谁都不再提吃药的事了,好几百元钱的药还在那放着呢。“关关都得闯,处处都是魔”。师父拉着我的手,呵护着我闯了一关又一关。我妈妈现在几乎正常了,一切都是师父给做的,师父给了我们最美好的一切。

这只是我妈来我家16个月中的一点点感受,还有许许多多没有写出来。我妈妈每天听师父讲法,两、三天就听一遍,平时看真相光盘。

最后,我真挚的希望那些至今还在被病魔干扰的同修,都能放下有病这一念,放下生死,死就不会存在了,正念正行,多学法,做好师尊赋予我们神圣的三件事,那魔都不会也不敢干扰咱们了,因为师父和众神都在看护着咱们,只要咱们坚信师父坚信法,得到的一切都是最美好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