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大法神奇显现


【明慧网2006年1月30日】我是一名退休干部,1997年喜得大法。学法后,几十年的顽固疾病(严重的脑神经衰弱、心脏病、风湿性关节炎、颈椎骨质增生、腰椎间盘突出)都不治自愈,使身体、家庭、工作都出现了很好的变化。99年7.20以后,大法遭迫害,我一直是邪恶迫害的重点人。家庭环境也变得严峻起来。因本人修的有漏,曾经受来自家庭和社会的魔难,也曾经受多次邪恶的检验。由于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定正念,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还是堂堂正正的,一直稳步的走在正法路上。

─、正念改变家庭环境

我丈夫就象我身边的一面镜子,从我修炼一开始到今天,只要我有要修去的各种人心,就会演化一种表面上来自他给我的干扰或魔难。当我缺乏大忍之心、心理不平衡、心烦、委屈,想在家中说了算时,他就展示男子汉大丈夫的身份,非他说了算不可;当我怕丢面子的心态强时,他就当人面瞪眼睛,甚至厉声训斥我一顿;当我有欢喜心、显示心时,他会狠狠地说我:掉以轻心、麻痹大意、骄傲自满、狂妄自大等;当我干事心强烈,忽略对家人照顾时,他会不客气地说我自私、不善等等;如果我不转变观念,还不服气时,他会找茬反反复复闹我几次。当我守住心性时,他也表现得很平静。随着我观念的转变,心性的不断升华,对家庭讲真相的不断深入,他也做得越来越好。

师父讲:“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清醒》)我想到家人是常人,在这场邪恶的毒害下,在党文化的污染中,他们也是受害者。记得在99年7.20以前,我丈夫和孩子们都支持我学法炼功。大法遭迫害后,由于邪恶的煽动造谣,再加上“610”多次到家骚扰,使家里的环境也变得严峻了。家里人限制我到外边发传单、贴标语讲真相,不让串门讲真相。主要是怕有人揭发被抓,怕受株连等。特别是我丈夫在党文化毒害下,入过党、当过兵,又是行政干部,加上几年来不法人员对我的迫害,他在压力下,给组织部、“610”做过保证。有时他限制不了我,就发动儿子、闺女一起看管我。当初的日子真是不太好过。但凭着坚修大法到底的一念,还是堂堂正正的走了过来。我的观念转变了,心里不再怨恨他们,去慈悲善待他们,在师父的加持下,家庭环境改变了,而且越来越好。全面向世人讲真相以来,丈夫成了家庭讲真相的主要对象,不仅使我找出了经验、教训,而且随着他渐渐明白真相后,他心生正念,看了大法书,学会了炼功,退了党。如今他成了我的好帮手,帮我接待大法弟子,帮我转递大法资料,帮我给同修传递信息。

二、在魔难中正念脱险

在过去的六年中,市“610”在迫害我上下了很大功夫,多次家访探查。我曾三次被人举报,两次非法抄家,两次非法抓捕。面对残酷的迫害,我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铲除它;我的修炼道路是师父给安排的,师父说了算,我自己说了算,谁也左右不了我。我记住师父的话:“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所以,我始终保持正念,做到在任何情况下信师、信法,以法为师不动摇;做到在任何情况下都不配合邪恶。而以十足的勇气捍卫着真、善、忍的宇宙准则,向受到谎言毒害的众生讲法轮功真相。在师父的加持、呵护下,一次次闯过难关,全部化险为夷,使我稳步走到今天。仅举以下几例:

99年迫害开始,市委组织部长找我谈话,我只谈修炼法轮功的经过,有损于大法的话一句不说,本市召开邪恶的批判大会,组织部找我做大会批判发言,我请假拒绝参加会议,部长态度严厉,要我必须参加,并找单位领导施加压力,我无论如何就是不参加。2000年政法委书记找我参加所谓的“解脱会”,我请假半天,一不去单位上班,二不去参加市里的“解脱会”,他们看我不到会,又派专人到家接我,我还是请假不去,硬是在家休息(学法)半天,第二天照常上班;2001年春季我去发真相传单,顺便到山上去采野菜,被人举报,说我去山上组织会议,准备去北京,当晚市“610”四人对我进行非法抄家,企图找到所谓的证据抓捕我,结果大法书和真相材料什么也没得到,一招不灵又施展第二招,诱骗我去洗脑学校,说什么“不当学员去当教员也行”。大法赋予了我胆量和智慧,头脑清醒,不受诱惑,智慧的给他们讲了三个小时法轮功真相,将自己如何在家庭、在单位、在社会上做好人,做个更好的人,不需要去所谓的“转化学校”。较量4个小时后,他们灰溜溜的走了。但他们天天用电话骚扰家庭,让家里人怎么怎么的。于是我给丈夫讲明了真相揭穿了“610”的阴谋,取得了他的理解和支持。我立即给“610”和政法委书记写公开信,揭露对我的迫害,揭露对我家庭的骚扰和伤害,讲法轮功真相。丈夫帮我把信送去后,他们都认真地看了,说没让我写这个,结果不了了之。

2002年8月市公安局又派专人专车,夜间在我家附近蹲坑,对我进行监控。当时我有较重的病态,头晕、发烧、咳嗽、吐血,我意识到这是邪恶的迫害,我请师尊加持,坚持学法炼功不停,发正念不停,发传单讲真相不停,病业状态消失,蹲坑的四、五天后撤离。

居委会、镇政府、市“610”人员还多次进行家访探查。我一次次以大法弟子风貌应对了他们,但有时对他们人的一面缺乏慈悲和善念。2003年10月的一天,“610”的4名成员坐车来家探查,我正在家做午饭,我腾开手去接待他们。他们开口就问:你还炼不炼了?我不正面回答他们的问话,我一边发正念,一边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还是问我。当他们问到第四遍时,我开始严肃的质问他们:你说炼什么?他说炼功。我说炼什么功?他说炼法轮功。我说到哪儿去炼?几个问号把他们气的一跺脚,说:走。我赶忙上前阻拦,不让他们走,留他们吃饭,我说:我还有话对你们说。一边追他们,一边发正念,一直到开车走远为止。他们回去后,下午开了碰头会,说找谈话搞家访的几个人中,态度最不好的就是我,说我顶撞了“610”的所谓领导,第二天早上,给我单位下了书面通知,叫我去洗脑学校。因单位领导和系统领导都明白大法真相,就到“610”去给我担保,说我人不错,工作也不错,我们保证他出不了事。此事不了了之。事后我做了个梦:“610”的4个人坐车回去的途中出了车祸,车毁人亡;车没了,人也没了,只剩下4只皮鞋和两个倒车镜。对这一梦境,我感谢师父对弟子的鼓励,使我体悟到正念解体了邪恶。但意识到自己的不善。

一次,因本市资料点同修被抓,该同修守不住心性,说出了他所知道的所有资料点的情况,电脑、复印机、耗材、车等价值十万余元全部损失。还直接导致二十多位同修被绑架,有的被非法拘留半月,有的被送进转化学校强制洗脑,有的被非法劳教。这一次我又是被抓的重点人之一。那是一月二日的晚上,公安局、国保大队开着两辆车,十几个人闯入我家,不容分说,进家就开始大搜查,我立即请师父加持弟子,不停的对着他们发正念,并告诉他们:人民警察爱人民,你们要遵守纪律。他们听了,行为规矩了许多。可他们查了个遍,什么也没得到。我边发正念,边给那个小头目讲真相,他开始象重感冒似的哆嗦起来,它强打精神说:“你看我们多不容易呀。”我说:“天这么冷,你们白天上一天班,夜间还要干这种事,真是不容易。但是你们心里可得明白呀,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正,什么是邪,啥事该干,啥事不该干,可得分清啊!”他说:一听你说话就知道,你到现在还没转化。

我微微一笑,接着说:“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执行任务最积极的骨干,到运动后期落实政策时,都成了打砸抢分子和极左分子,该开除的开除,该受刑的受刑,该枪毙的枪毙,谁干的事谁负责,上边没人给你承担责任。你们知道我是怎么回事吗?我一不犯法,二不犯错误,我就炼法轮功当好人,我炼功后,啥病没有了,身体健康了,在工作岗位上是主力,在家里还是主力,在哪里都做一个好人。如果谁想迫害我,谁想陷害我,我就去告他。”他们说:“不是我们陷害你,是有人揭发你,并有人证物证。你得跟我们去派出所核实问题。”我说:“派出所不是我去的地方,我坚决不去。因为我什么问题也没有,谁给我栽赃也栽不上。”他们说:你说不去就不去?你必须得去。他们要强行带走我。我心想: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不断的请师父加持,不停的发着正念。恶警们屋里屋外团团转。

我丈夫看我态度坚定,正念十足,他也鼓起勇气,态度严肃的说:“她已是60多岁的人了,看你们谁敢动她,如有三长两短,看你们谁负的了责任!”一群警察不知所措,于是就向国保大队请示,回答是:夜间带不走,那就明天再说吧。他们只好溜走了。让我第二天去派出所,我不理他们。结果我丈夫去派出所核实问题,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全给否定了,丈夫说他最清楚我的事了,说保证我什么问题都没有。派出所所长说:你们没问题更好,我们也不愿意管这事,我们是给国保大队干哪,你们去找国保大队吧。我丈夫找国保大队,大队长说:人证物证都有(物证指搜出同修的笔记本),如果有人咬,我们就得找。我丈夫又否定了问题存在后回了家。事隔半月后,国保大队又以涉嫌扰乱社会秩序罪传唤我,他们想带走我,我请师父加持,发着正念,坚定地说:“公安局、国保大队不是我去的地方,我按真、善、忍做好人,不犯法,不犯错误,谁也带不走我。”一名恶警看带不走我,就当场开手续让我签字,我不看也不签。我丈夫也据理力争,把手续给推到一边,不接收。恶警没办法,又去打手机给大队长,手机没电,就用我家的电话,刚一打通,丈夫抢过电话就说:“你们不实事求是,无辜抓人,不符合法律。”大队长说:“叫你们到公安局核实问题。”丈夫说:“公安局不是我们去的地方。”大队长在电话里告诉警察说,不来公安局,那就换个地方吧。警察一听,大队长也不给他们负责,气呼呼的说:要下班了到哪去找地方,咱们走!一气之下又回去了。临走时对我说:你今天不去明天去。

我边送他们边发正念,心里想:我永远也不去。隔几天又到我家找我一次,没碰上我在家,以后又不了了之。事实使我深切体悟到:信师信法,坚定正念,魔难中定能化险为夷。事实使弟子见证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