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看守所对我的野蛮迫害


【明慧网2006年2月28日】我叫李翠玲。2005年5月26日下午3点左右我去法轮功学员明艳波家串门,当时给我开门的是一个便衣。我看到明艳波家里有三个便衣,他们把箱、柜、床里面的东西都翻了出来,乱七八糟的扔了一地。我转身刚要走,恶警们马上把我拽住并拖到了屋里按在地上。他们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没有理会他们的问话。这时恶警赵锐恶狠狠的打我的头部,我觉得头部被打的象要裂开似的痛。明艳波家里挂着师父的法像(照片)。恶警为了证实我是炼法轮功的,就卑鄙的去毁师尊的法像。我立刻阻止了他们的行为并告诉他们“千万不要这样做,这样做对你们真的不好”。他们把我强行绑架到江北龙华派出所。

到了晚上,我和明艳波先后被劫持到龙潭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在那里警察开始逼问、记笔录,并让我签字。我当时想,我是修心向善的好人,不应该被当成罪犯一样的对待。我更不能认可他们的这种行为。于是我撕毁了笔录。在旁的恶警刘锡春气势汹汹的把我推坐在沙发上。我便喊“法轮大法好”并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把我关了一夜,由两个警察看着。第二天一大早,我看到街上的行人,就推开窗户向他们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向他们讲着大法真相。这时恶警刘锡春从门外闯进来打了我的耳光,几个警察强行给我带上了手铐。

上午,他们把我和明艳波又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由于他们对我的迫害,我身体很虚弱,到了看守所时我浑身抽搐。在看守所不想收的情况下,恶警们还是强行的把我扔在了那儿,转身走了。

在看守所里我不去配合他们对我的任何劳教行为。在我被非法抓捕迫害的三天里,我滴水未进。因为他们的这种对修心向善的好人的迫害是无理智的、是极端邪恶的。所以我采取绝食的方式表示抗议,用我的生命表示对邪恶的不承认。于是它们开始给我灌食。当然,您不要以为这是什么人道主义,可以说这只是一种很残酷的刑罚。在七年的迫害中,曾有多名大法弟子在强迫灌食中被迫害致死。邪恶的真实目地是想通过这种酷刑使大法弟子屈服,从而放弃坚持真理、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已。

第一天给我灌食的时候,是在看守所的地板上。几个男警察和狱医首先把我强行按倒在地上。有用手按头的、有用脚踩胳膊的、有用脚踩腿的、还有刑事犯按胸的,因为我当时用力在挣扎,狱医又用皮鞋踢我的脸。他们把一个胶皮管强行插入我的鼻子一直插到胃里,然后又往里灌浓盐水和玉米面。我当时很难受,感觉非常恶心、憋闷、呕吐,当时因为呕吐的厉害,把灌进去的又都喷了出来,喷的满头、满身都是。灌食之后,我质问他们,“你们这是救死扶伤吗”?狱医说:“谁让你不吃饭,不吃就这样对待”。我告诉他“我并没有罪,更不应该到这里来”。但他们根本不理会。就这样每天灌食两次。

在看守所里凡是我能接触到的人,不管是警察还是犯人,我都不断的给他们讲真相。因为他们都是不明真相的,是被谎言蒙蔽的人。邪恶的江氏集团为了一己之私,做了一件最愚蠢的事儿。并且撒了许多弥天大谎,迫害死了众多的法轮功学员。所以我要揭穿谎言,不让人们被邪恶蒙蔽。在我看来这是做最好的事。我的举动触怒了恶警,他们给我带上了沉重的刑具,加重了迫害。

在我绝食的第十天,我又被送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在路上我一直想着“无论走到哪里我都要讲清真相,证实大法”。并一遍遍背着师父的经文《一念中》“坦坦荡荡正大穹 巨难伴我天地行 成就功德脑后事 正天正地正众生 真念洪愿金刚志 再造大洪一念中”。到了劳教所的时候我一直喊“法轮大法好”,并且正告邪恶“我又来证实大法来了”。结果劳教所说我的身体不合格而拒收,让回去治病。

在回吉林的路上恶警刘锡春威胁说“我好好给你治病,我治死你”。6月6日的下午到了吉林市的龙华派出所。恶警赵锐把我拽到一个屋说“我不相信什么遭报,遭什么报”并疯狂的打我的耳光,打了好长时间。我的头被打起了包、脸都被打肿了,嘴也被打出了血。当天晚上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在龙华派出所正念走脱,又汇入了正法洪流中。

在此正告哪些迫害大法徒的恶警赶快悬崖勒马,及早回头,千万不要再助纣为虐了。善恶有报是天理,在天灭中共之际,摆好自己的位置,选择一个好的未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