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退中遇到和想到的


【明慧网2006年2月5日】今天打电话给家里拜年,再劝我爸退党。我老爸一个劲的说,不行不行,让别人知道了怎么办。我说,你不和别人说,别人谁会知道啊?老爸说:“等别人退了我再退。”我说:“别人退没退,您也不知道啊。”我很纳闷,老爸怕谁知道啊?后来,我讲了中国大小贪官都在拼命往外跑,退党人数已经七百万了,小老百姓得为自己打算打算了。听得老爸有点心动了,他问:“真有那么多人退啊?”后来老爸说了一句话,我算知道他为什么不敢退了。老爸说:“我要是退了,怎么向组织上说啊?”说得我一愣,向组织上说什么啊?这事您自己说了算。老爸“哦”了一声,好象有点明白了。他说考虑考虑。(这也许是他第一次自己决定这样大的一件事,而无须向“组织”汇报)

放下电话,我觉得很悲哀。这就是恶党给人民的洗脑,洗得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思想,没有了自己的主张,做个决定,也要“组织”批准才算数。它就是要让你忘了自己是个有血、有肉、有思想、有灵魂的人,让你忘了自己作为一个人,应该有的权利和责任。从找对象、结婚、生孩子,到吃饭、穿衣,衣食住行样样都要“组织”批准才行,否则就“违法”。我爸那个年代更是这样,样样都要“组织”开个介绍信什么的。就连今天要退出恶党了,还要想着向恶党组织汇报才行。

在我们想来轻而易举的事,而对他们来说却是不可逾越的障碍。其实我们要是说明白了,他们也就真的懂了。如此看来,他们不懂,还是因为我们没有说明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