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岁母亲笑称是大法的“干事”

【明慧网2006年2月6日】我母亲今年89岁,住在我二姐家。这里有一个资料点,每次做资料时她都主动帮着干。别看她年纪大,可头脑清楚,对工作顺序记的清,上下工序她忙着传递一点不出差错。因为经常参加做资料,老人边干活自己边笑称:我是大法的“干事”。

前几年我母亲不是这样。“7.20”迫害开始后,邪党的媒体恶毒造谣,使母亲也误听误信。跟她说这一切宣传都是假的她不信,与她很难沟通。母亲有五个子女,就我与二姐修炼,其他姊妹对我俩施压;又因为修炼前我这个人脾气不好,结婚后家庭关系搞得挺糟,并且隔三差五的出事,搞得大家不宁,母亲老为我揪着心。修炼后我的心性在大法中渐渐的发生着变化,这种变化还没等家人看明白,邪恶就铺天盖地的压上来了。03年除夕夜家庭聚餐时,我想利用这个机会放“自焚”栽赃案真相给大家看。母亲当时拦着不让放,我正念不足,失去了一次机会。现在看,当时母亲的做法也是邪党政治运动综合症的反应,经历过邪党诸多政治运动,中国人都让它给整怕了,母亲也是被邪党迫害的一员,她以为我还象没修炼以前不定做什么蠢事呢。

母亲的变化在住我二姐家以后,她原先住在我大姐家。大姐夫妇二人受邪党的影响较深,为了不受其影响,尽量的救度每一个众生,二姐把母亲接到自己家(二姐夫已故),这里条件虽然比不上大姐家,但是二姐家炼功的能量场和祥和的氛围,常人家是比不了的。住上没几天,也没吃药,长时间困扰母亲的便秘就好了。母亲就觉的大闺女家的条件比二闺女家的优越,在大闺女家靠吃药来解决便秘,可是老不见好;而在二闺女家不吃药反倒好了,这让母亲感到意外与喜悦,这使她走近大法。因为母亲以前居住的邻村有教堂,每到星期天本村的人都邀她去过礼拜,而她从来没去,也不掺和此类的事,也不信此类的事,但是大法改变了她人生的信念。

二姐除了在饮食上注意给母亲调理外,还时时开导母亲:常念“法轮大法好”比什么都好。二姐还以我们姐弟俩修炼后个人及家庭所发生的诸多的好的变化说给母亲听。尤其是我,自修炼后脾气变好了,烟不抽了,酒不喝了,家庭关系也和睦了。以前我媳妇经常向母亲告我的状,数落我诸多的不是,并且多次提出离婚;现在则夸我象换了个人似的。以前母亲为我发愁睡不着觉,而现在最放心的就是我。看着我修大法所发生的巨大变化,母亲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从来对什么事不轻易服气的她对大法服气了。虽然她对大法认识的不深,但二姐再给她说有关大法的事、读大法等她也不反对了,有时自己也翻看《转法轮》和《明慧周刊》等。虽然她识字不多,我们鼓励她只要坚持看下去,师父就会帮她。二姐放师父讲法的光盘她也坐那儿看;二姐教她默念法轮大法好,她也跟着念。

以前母亲吸烟喝酒,在二姐家住了没几个月,吸了好几十年的烟戒了,师父给她清理了身体,有一个多月,她老往外吐痰。以前基本上天天喝酒,现在除了生日、节庆外,几乎不喝酒。大法弟子所做的事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我母亲一直在观察着,她虽然懂的不多,但对大法的误解消除了,大法弟子在发正念时的神圣感染着她,她也单盘学发正念。有一天晚上12点发正念时,二姐觉着身边多了一个人,回头一看,见同床睡的母亲不知啥时起身,也在单盘发正念呢,见二姐看见,便不好意思又倒下佯睡。前些日子母亲牙疼,牙龈也肿了,吃饭也很困难,我二姐告诉她正念铲除邪恶,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母亲很听话,照着去做,我和二姐一起给她发着正念,结果肿也消了,牙也不疼了。见证着大法的神奇,母亲高兴的对我说:“我就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牙疼就好了”。我们为母亲的正念而高兴。

二姐家是个资料点,也是个学法小组。自建立后来这里的大法弟子们便多了起来。同修个个衣着整齐,对老人有礼貌,认真的做资料工作,吃饭都是自己打理,从不给别人添一丁点麻烦。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都透着祥和,使母亲更见证了大法的美好,心与大法贴的更近了,俨然把自己当成了大法弟子的一员。在做资料时她时时不忘注意安全,提醒锁上外面的门。有时同修黄昏时都走了,她就和我二姐一起忙着分装资料,饭有时忘了吃,有时忙到深夜,累的母亲一上床倒下就睡着了。因为经常做大法资料,她自己也觉得挺光荣,自己一边分装资料一边说:“我是大法的干事” 。一屋子的大法弟子听了全都会心的笑了起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