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旧势力用病业干扰大法弟子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2006年2月7日】我是93年5月25日走進大法修炼的门,也可说是老弟子了,在同修中也都认同我是比较精進的,但我自己认为与师尊对我的要求还差得太远。

现在我只谈2005年11月16日的事,这天正是我地邪恶之徒非法抓捕大法弟子的一天,虽然邪恶之徒没有抓我,但邪恶烂鬼用病业来干扰我。当天有一位功友来我家,我便利用这个机会给她讲了“九评”情况,并劝她和她的亲人三退,使她進一步认识到邪党的邪恶本质。下午六点我们发完正念后便吃饭,刚快吃完,我的鼻子流血了,一生从未流过鼻血,怎么就突然流个不停。媳妇见了,用纸卷起塞到鼻孔中,但血就从口来。她又用冷水拍后颈,用口吹耳朵(这是常人的止血方法)但无济于事。她要我去医院打止血针,我坚决不去,我说,没事的,一会就好了。心想:我是大法弟子,只求师父加持,邪恶怎么迫害,我不怕。我只要媳妇向一位功友打电话,但打不通,功友又打,还是不通,小孙子又打,打通了,但无声音。后来只有我自己打,打通了,对方反质问我怎么对你喊多少声,你不答应?我说实在无声音,你赶快来,流了这么多血,立即对我发正念,我自己也发,但还是不停。功友又告诉两位功友要他们一齐给我发正念。当然集体力量就大了(我们没有惊动更多的同修,以免影响大家整体上做好三件事)。此时,大儿子和媳妇也来了,他们见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背我去医院,到医院医师用药棉把鼻子塞满了鼻孔,在塞的时候也很难受。此时我就联想到我们的功友们被灌食那种痛苦,从鼻孔中插管子到胃,多难受。在医院没打针也没吃药,休息了一个多小时我便回家了。

我悟到,这次完全是邪灵烂鬼来迫害干扰我。因为2005年以来,我每次组织大家看“九评”或读“九评”,总要受到一些干扰。不是无缘无故摔了一跤,就是脚痛几天,或口唇长泡泡,或眼睛痒肿,我都不把它当回事,也几天就过去了。因为我认识到是邪恶干扰我就更坚定正念,我更要向大家讲清真相,让大家认清邪党的邪恶本质,帮助他们脱离这个恶党,我们根本就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

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讲到:“学员出现病业严重,它无非是两个目地,一个是让他出现这个状态,看周围的人怎么看,看你的心怎么动,看你动不动心,不就这个问题啦?大家都在动心,哎呀!他修那么好,他怎么就这样啦?执著都起来了,人心都上来了,有人在想,他都这样,我能不能行啊?”师父这段法确实点到了我们的心上。第二天,好几位功友来看我,其中一位说:“我想你那么精進,怎么出现这个事呢?”另一位说:“看你脸色还好,精神也还好。”还有一位说:“差不多流了大半盆,要不是修大法的人,恐怕头昏得起不了床。”还有的说:“你这次是过了一次生死关,对我们大家都是一次考验,也是一次心性的提高。”最后我说,我们应该感谢师尊对大法弟子的慈悲关照,感谢功友们对我的关心。今后,大家遇到什么问题,应该不要怕,邪恶什么也不是,什么也干不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